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八百五十七章 需要你帮忙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五十七章 需要你帮忙

方荡穿越那水银般的重水,四周漆黑的世界陡然一亮,方荡几乎毫无半点防备的一头撞在了岩石石壁上。

那恶魔的一掷之力用力太过了。

方荡废了不少功夫才将自己的半边身子从石头中拔出来,尚未落地就看到了苏晴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显然苏晴很想问问自己此行有没有成果,但却又不敢开口询问,生怕听到坏消息。

方荡看了一眼水银一般的水潭,然后缓缓落地,一笑开口道:“你可以准备一下见一见自己的母亲了!”

苏晴听到这句话,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方荡的言语一样。

不过,苏晴的目光慢慢的一点点的移动,朝着那水潭一般的通道。

苏晴的目光在一点点的变化,紧张、欣喜、忐忑、兴奋等等,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汇聚成难以言述的一种情感。

就在此时水面晃动起来,苏晴的呼吸明显开始变得急促,那声音在方荡听来简直可以媲美空中的狂风呼啸了。

出乎方荡意料之外的是,从水面之中升起来的并不是那个凶恶无比的恶魔,而是一个身形娇小的中年女子,这个女子面目和苏晴的半张脸简直如同一个模子里面翻出来的一样。

只不过,方荡之前见到的一直都是苏晴的半张脸,现在整张脸展现在方荡面前,方荡不由得惊叹一声,这张脸并不能说是美到了什么程度,关键在于这张脸上的那种温婉,站在这个女子的身边,天下似乎再也没有半点难事,什么都不必发愁。

方荡原本还在好奇,苏晴的父亲怎么会和这样的一个妖魔诞下苏晴这样的孩子,方荡自觉自己如果和这样的妖魔在一起的话,什么都做不出来,方荡甚至一度觉得苏晴的爹口味奇特是个变态。

苏晴眼圈一下就红了,在从水中升起的女子笑着张开双臂的时候,苏晴就像是一只乳燕一般,朝着女子扑了过去。

一对母女很快就抱在了一起,方荡脸上的表情变的欣慰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他见到了自己的父母一样。

不过方荡微微皱了皱眉,他似乎在重水之中产生了幻觉,听到了一句话,说什么要将女儿嫁给他,简直可笑。

不过,方荡还是决定早点离开,万一那不是他的错觉呢?现在想想,以他的修为境界又怎么会生出错觉呢?

方荡正准备掉头离开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小家伙,你要做什么去?”这声音和之前那沙哑难听的犹如来自地狱深处的声音完全不同,细腻清脆,悦耳动听,并且还包含着一种关切,这样的语气,如同母亲在对自己说话一样,内中的慈爱能叫人心颤。

方荡却生出一身的鸡皮疙瘩来,正因为方荡知道这女人的邪恶模样,所以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沉浸在母亲的怀抱之中的苏晴此时也扭过头来看向方荡道:“方肠,谢谢你,我一定要报答你,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的都能答应你!”

苏晴含着泪水的眼神之中满是感激,方荡能够感受到她诚心诚意的感激之情。这个时候方荡只要提出她能做得到的要求,她一定会倾尽所有来回报方荡。

方荡却并不奢求什么,道:“我已经得到报酬了!”

方荡心中越来越觉得不安,目光不由得扫向了苏晴的母亲,这个女人现在双目之中满是温婉,叫人一望甚至就能想起自己的母亲,但对方越是如此,方荡越觉得心头乱跳,不安和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

方荡不想再停留一刻,掉头就走。

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小家伙,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不太礼貌?”

苏晴的娘的声音,这声音之中有着一种嗔怪,但却并无其他的意思。

方荡头也不回的道:“当然是回家!”

方荡此时已经到了洞府门口,正要一穿而出,身后再次传来苏晴的娘的声音。

“别急着走,我还要好好感谢你将我带出了那炼狱一般的囚牢。”随着苏晴娘亲的声音,方荡身前的洞府大门猛的消失,方荡险些一头撞在石壁上。

方荡心中一紧,并不停留,伸手一指,一件法宝猛的窜出,咚的一下撞在了石壁上,管他是什么洞府,没有了大门方荡自己砸出来一个就是。

谁知道方荡的法宝砸在洞府石头上的一瞬间,一道道的蝌蚪文字流水般的赶来,方荡的那件法宝尚未砸到石壁上,就被从石壁中弹出的一个个蝌蚪文字包围,刹那间方荡的那件法宝就丧失了力量,迷迷糊糊的飞回来。

方荡眨眼之间,一道道的洞文裂刻蝌蚪文字已经游遍了整个洞府,将整个洞府化为一个囚笼。

方荡眉头微微皱起,他知道这一下要糟糕了,这女子乃是三转婴士,即便是被囚禁了许久,但修为上似乎半点都没有荒废,这些洞文裂刻的文字方荡想要突破出去恐怕就只能动用世界生灭之力了。

方荡伸手捏住刚刚弹飞回来的那件法宝,双目微微变冷,扭头看向苏晴的娘,淡淡的道:“怎么?你要囚禁我?”

苏晴也愣住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方荡将母亲救出来,对于她们母女来说自然是有恩的,但看母亲的所作所为,似乎两者之间没有恩情反倒有仇?

苏晴的娘面对方荡的质问只是微微一笑,淡雅得不沾半点烟火气,这样的面容,足以叫任何火冒三丈的人转瞬就没了脾气。

方荡当然不吃她这一套。

“方肠,我留下你是因为要你帮我一个忙。”苏晴的娘开口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方荡眉头蹙得更紧,他可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要不是从苏晴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并对苏晴的那种恋、母之心深有体会的话,方荡是绝对不会来帮忙的。

所以,对于苏晴娘的请求,方荡想都不想就一口回绝掉。

“我没有帮别人忙的兴趣。”方荡的回答简单干脆。

苏晴则好奇的看向自己的娘,她不知道娘有什么事情要摆脱方肠,虽然苏晴觉得娘这样拦住方荡不大好,但苏晴并未多话,她首先得搞清楚娘究竟想要什么,她和娘已经太久没有见面了,并不知道娘是不是有些什么特殊的需求,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她一定会好好的补偿方荡。

苏晴的娘对于方荡的拒绝却完全是充耳不闻,开口缓缓说道:“我在囚牢之中跟你说过,我出来后,会将整个太清界化为一片血海,甚至连最亲近的人也不放过!”说着苏晴的娘看了一眼苏晴,伸手将苏晴拦在怀中,爱怜的抚摸苏晴的肩膀。

“我需要你想办法叫我一直保持清醒!”苏晴的娘的这一句话使得方荡还有苏晴两个都是一愣。

保持清醒?这对于一名三转婴士来说似乎根本就不是问题。

如方荡这样的一转婴士,数十年不睡觉也不是问题,要是境界达到了三转,恐怕可以永远不睡觉了。

苏晴的娘微微摇头,脸上的神情由温婉变得严肃起来:“我的问题不是睡觉,在我的身躯之中还有另外一个我,她会来抢夺我的身躯,我和她之间的战争从数千年前一直延续到现在。”

“别看我现在占据主动,拥有这具身躯,但那个家伙一直都在蠢蠢欲动,如果某一次我失败了,叫那个家伙得逞了的话,那家伙一定会报仇,她会血洗她所能够看到的一切。”

“尤其是我的女儿,她会非常愿意用我的女儿来折磨我!”苏晴的娘眼中竟然开始流露出一丝惧意,身为三转婴士,在这个世界上本应该一无所居,但此刻站在这里的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而不是三转婴士。

苏晴对此并不之情,此时苏晴一脸震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方荡却依旧摇头道:“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

苏晴的娘呵呵一笑道:“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但你要知道,你是不是能离开这里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c≡c≡c≡阁c≡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尤其是这种威胁的话语用温婉的慈爱的声音说出的时候,显得格外的诡异。

苏晴低声在娘耳边道:“娘,你这样做怕是不妥,方肠终究帮我将你从牢狱之中救出来,就这样将他囚禁起来……”

苏晴的娘一摆手道:“囚禁不过是暂时的,等他帮我做了我要他做的事情,我自然会弥补他的!”

苏晴没有说服娘,此时重新看向方荡,开口求肯道:“方肠,求你帮帮我娘,你需要什么就跟我说,我一定尽量满足你的需要!”

方荡看着四周墙壁上如流水般明灭不定的洞文裂刻文字,手指轻轻摩挲着手中的法宝,方荡在计算,炸开这洞文裂刻游走不定的洞府对于掌握世界生灭之力的方荡来说,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炸了这洞府并不是方荡的目的,方荡要的是远远的离开这里。

炸开洞府和能够自由离开,对于方荡来说完全是两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