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回来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二十三章 回来了

无月之夜。

阴森森的树林中,地上时皑皑的白雪,虽然没有月亮,但依旧不算特别的黑暗。

光秃秃的树林遮蔽不了多少身形。

“在这!”一声大吼骤然响起,惊得树枝上的积雪簌簌落下。

随后就是数百道身影的急速狂奔,这些身影显然修为都不低,在树林中化为一道道的虚影,狂奔不止。

他们的目标从雪堆之中仓促窜出,随后数道身影一路狂奔起来,地上的积雪被踩踏的凌乱一片,露出了漆黑的陈年腐叶。

无数道细小的支流汇聚在一起,化为一道漆黑的壮阔长河,紧追在那几个身影身后。

“那孽种就在前面!”这声大喝刚刚响起就戛然而止,一个圆滚滚的肉球,将这个家伙脑袋给摘了下来。

“你好大的胆子那是我大洪皇帝的孙子,你竟然敢叫他孽种?”

开口说话的正是禽兽不如中的兽贰,这家伙最是阴损,乃是大洪皇帝的耳目。

兽贰的形象就是个小丑,这兽贰专门负责搜索国中的种种消息,汇报给大洪皇帝。

此刻的他依旧还是老样子,一张口准没好事脸上有一半被面具遮起,面具上露出来的是一颗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血红眼球,另外半张脸也是一副滑稽模样,一看就叫人开心的那种。

这家伙只有一米三高,却肚大手短,如同一个球一样,此刻他摘了那名修士的脑袋,鲜血狂喷。

这名修士身后几名修士大怒,却不愿多说什么,毕竟他们现在的目标是前面的方荡的儿子,不想节外生枝。

而四周的修士们有不少面上露出窃喜的神情来,显然,这如怒河狂奔般的修士们并不是来自某个门派,或某一方势力,甚至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太好。

方荡的仇人满天下,现在想要抓住方寻父的比比皆是。

眼前这些不过是追踪到了方寻父的下落的冰山一角罢了。

郑守背着硕大的竹楼玩命的狂奔着,身后则是方气、方回儿,还有赵燕儿和母蛇蝎、丁苦儿、丁酸儿,和无腿的绿袍郎中还有眼睛细长的蓝烨。

眼瞅着身后有书名修士追了上来,方气猛地一挥手,伸手一戳,大喝一声,从他袖中嗡的一声飞出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巢蚁来,这些巢蚁凶悍无比,一下就将那几名修士团团围住,眨眼之间,这几名修士就化为一具具的枯骨

不过,杀几名修士对于挽救大局并无什么益处,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转眼间就又有数名修士追上来。

这一会方气儿扬声大喝,蓝烨猛地身形一顿,伸手猛地一抓身后的那名修士的脑袋,那修士想要躲避却没能躲开,被蓝烨一把抓住,随即这名修士身子立时蜷缩起来,越缩越小,最终缩入蓝烨的掌心之中。

缩影天地,乃是蓝烨炼入气海之中的一件宝贝,当初蓝烨就曾经用这件宝贝将洪靖还有方气、方回儿一网打尽全部装入其中,逼得方荡将蓝烨炼成了肉蛊血奴才将弟弟妹妹还有洪靖拯救出来。

此时一个小胖子从后面无声无息的贴了上来,一伸手就丢出一颗圆滚滚的拳头大小的丹丸来,这丹丸迎空便炸,嘭的一下化为滚滚浓烟一下就将郑守等人给圈禁烟雾之中。

丁苦儿还有丁酸儿两姐妹连忙叫道:“小心,这是毒雾,你是火毒门的弟子?怎么跑来害方荡的孩子?”

丁苦儿丁酸儿两姐妹当处也曾经住在火毒仙宫中,再说,火毒仙宫的修行和丁苦儿丁酸儿的修行皆是来自《炼毒天经》这家伙的修行来源,她们两个一眼就能看破。

那胖子冷哼一声道:“不错,我确实是火毒仙宫的弟子”

“方荡与火毒仙宫关系匪浅,你怎么能来抓他的孩子?”丁苦儿再次说道。

那胖子嘿嘿怪笑道:“关系匪浅?对,对对对,不错!我和他之间的关系非常不一般,当初是他在火毒城中夺走了属于我的回生丹,他活着的时候太强,我只能忍气吞声,现在他都已经去上幽界这么久了,也该我子寻报仇了!”

“子寻?你的名字我听过,当初我哥哥在烂毒滩地吃了太多的药渣,毒性入体,是他在火毒城中发现了回生丹,随后他就遇到了你。”

“说得对,他盗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回生丹,现在我要他加倍偿还!”子寻发出凄厉的大喝,他早就想要报仇了,可惜,方荡的修为一日千里,哪怕只是一天不见,方荡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这使得子寻只能将仇恨埋藏在心底,今天终于迎来了他报仇雪恨的日子,虽然报仇的对象并不是方荡,但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毒雾滚滚,将郑守等人全部囊括在内,郑守不由得咳嗽起来。

这个时候,一股红色的烟尘在毒雾之中燃起,这些红色的烟尘似乎能吞噬哪些白色的雾气,随后红色的烟尘凝聚成一颗颗的雪花般的碎片从空中跌落。

这烟尘将四周的空气清洁一新。

子寻面色微微一变,随后冷哼一声,“你知道么?这数年来我一直都在想一个事情,那就是当初我在看管云镌丹炉的时候,若是将方荡杀了,将那些回生丹收入手中,那么我会不会就是方荡?我会不会叱咤天地间?甚至已经成就金丹踏足上幽?是方荡抢走了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子寻的那张肥胖的脸上充满了扭曲的表情,说着子寻双手在空中一抓,抓出十颗蓝色的丹丸来,漫天花雨般的朝着郑守背后的背篓砸去。

此时那无腿的绿袍郎中忽然口中发出刺耳的尖鸣,随即袍袖一摆,从中钻出数十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来,这些小娃娃飞在空中,见到那一颗颗的绿色的丹丸就笑嘻嘻的抱了上去

这些丹丸内中的毒性非同小可,小娃娃一触就爆,将小娃娃腐蚀得周身糜烂,小娃娃依旧在笑,但声音听起来却着实的恐怖,叽叽叽叽的,叫人发毛。

子寻一击不成当下也有些着急,他的修为并不太高,敢于出手全仗着自己手中从宫中偷出来的毒药。

此时子寻一咬牙取出一颗火红色的骷髅来,这宝贝犹如活得一般,大嘴咔咔的上下撞击。

母蛇蝎一见这宝贝当即叫道:“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母蛇蝎说着身形一顿,落在后面,想要用自己的性命来和这件叫做毒火骷髅的宝贝相抗衡。

这宝贝母蛇蝎在《炼毒天经》中看过,乃是用五岁幼、童的脑壳外加四材毒宝中的一百八十三味毒材炼制而成,并且一般的炉鼎可炼制不了,就算修为稍差也是炼制不成的,这毒火骷髅至少也得是开启了四百个窍穴之上的存在炼制出来的,这宝贝一旦施展出来,杀死他们所有的人都绰绰有余!

这个时候,母蛇蝎决定如鸽子那样,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最重要的人。

母蛇蝎最近几年因为方荡之前给她提供了极多的修炼材料,多疑修为上有了长足的进步,炼制出了不少非同小可的毒药。

此时母蛇蝎一股脑的将自己身上所有的毒药全都祭出,一颗颗的毒丹飞出,朝着那毒火骷髅撞去。

子寻这毒火骷髅一出来边张口狂吸四周的风气,毒火骷髅迎风暴涨,一瞬间就涨大一倍,然后再涨大一倍,再涨大一倍,转眼间,这毒火骷髅已经涨大了数十倍,变成了一个犹如宫殿般大小的魔头。

毒火骷髅此时猛地一吐,喷出滚滚的小毒火骷髅。

这些毒火骷髅当即就长大了嘴巴朝着母蛇蝎祭出的那些小小的丹丸咬去,一口一个将其吞入口中。

随即这些小毒火骷髅口中橙色的火焰流溢,竟然将母蛇蝎的那些毒丹给生生炼化掉,当他们张口一吐的时候,喷出来的就是焦黑的渣宰。

母蛇蝎不由得一愣,她知道这毒火骷髅相当了得,却万万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打造出来的毒药在这毒火骷髅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

子寻的一张肥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桀桀大笑道:“老婆娘,就凭你也想拦阻我的毒火骷髅?”

子寻是一个极能忍的人,当初他在火毒城中装疯卖傻连带装孙子一连数年时间就为了那一炉丹,结果被方荡给捷足先登,一口吞掉,从那个时候开始,子寻就闷着一口气想要报仇,可惜,方荡的修为进境一日千里,短短时日就将他远远地抛在身后,他一直都没能找到翻身报仇的机会,现在终于等到了方荡离开,即便这样他依旧在忍,直到听说洪靖也进入了上幽界,全世界都在追杀方荡的儿子的时候,他才终于窜了出来,抓住这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子寻就是那种没有机会就忍着,一旦有了机会就绝对不放过的家伙,他这次来做足了准备,几乎可以说稳稳吃定了方寻父,他的敌人只是那些抢夺方寻父的其他势力而已。

至少在子寻心中,就是如此。

数百只毒火骷髅分兵两路分别朝着方寻父还有挡在子寻身前的母蛇蝎冲去

母蛇蝎本身修为不高,她最擅长的从始至终都是炼丹而已,丧失了身上携带的毒药,母蛇蝎也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所以,那毒火骷髅一下就攀在了母蛇蝎身上,将母蛇蝎身上咬得遍体鳞伤,好在母蛇蝎连忙吞服了一大把解毒丹药,这才没有立即毒发毙命,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余力。

不过,另外一边的那一颗颗的鬼火骷髅铺天盖地的朝着郑守追去。

肉骨血奴蓝烨还有绿袍郎中纷纷施展手段,和那些鬼火骷髅战在一起,丁酸儿丁苦儿两姐妹则尖叫着退回去想要从骷髅手中救回自己的娘亲。

方气还有方回儿两个修为终究不算太高明,虽然一人独战四十余只鬼火骷髅,但这已经是她们的极限了,她们数次想要保护狂奔的郑守,不过却都被马蜂般缠绕着他们的鬼火骷髅给分割开来。

剩余的上百只鬼火骷髅已经追在了郑守背后的竹篓后面,咔咔的叩击这牙齿,嘴中喷出一道道的橙色火焰。

郑守的心脏发出咚咚巨响,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着,发出大海咆哮般的巨响,他的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炸出一个大坑来,郑守简直就是在用自己的生命狂奔,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停,他若停下来,那么就在没有人能够拯救方荡的儿子方寻父了。

抛开他和方荡之间的师徒关系,他是从小看着方寻父一步步长大的,在郑守眼中,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孙子,拼了性命,也得保住这个孩子。

郑守从未如此不顾一切的狂奔,迎面撞来的不管是巨石还是巨树,他都一撞而过,石头在他的身上撞成粉末,巨树在他的身上化为齑粉,此时的郑守脑中一片空白,狂奔,狂奔,狂奔到生命的尽头。

竹篓里面缓缓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这小脑袋的眉心处有一个大大的几字,就如同上了年纪常年忧心忡忡的老者额上的皱纹一样。

这小家伙的也眼睛也在竹篓里面露了出来,随后这一双眼睛微微闪烁起兴奋地光芒,随后,小家伙忽然一伸手,一把抓住一个鬼火骷髅,随后嗖的一下,就将那鬼火骷髅拽进了竹篓里。随后竹篓微微颤动两下,就没了动静。

这个时候,小家伙的脑袋再次从竹篓里面钻出,齿缝中窜出一团橙色的火焰来,小家伙显然越发兴奋了,那些毒火骷髅尽皆都是剧毒之物,这小家伙似乎并不惧怕毒火骷髅身上的毒性。

不过,但他看到竹篓外面的情形的时候,那双兴奋的大眼睛变成了恐惧。

在这漆黑的无月之夜,一双双橘红色的眼睛几乎遍布了他眼前的世界,并且,他和这些眼睛之间的距离相当的近。

小家伙从小就在无数的危险中一步步长大,对于危险有着最敏锐的洞察力。

此时此刻,他怕得要死,连忙一缩,缩回了竹篓中。

“滚开!”一声大喝陡然在竹篓后面炸裂,一道身影出现在竹篓之后,而那些扑上来的鬼火骷髅被炸得四处乱飞,撞成一团。

一个浑身上下披着兽皮鸟羽的家伙忽然出现在郑守身后,这怪物在这乌黑的夜晚之中越发显得恐怖之极。

天底下只有两个人有这样的特征,就是那个剥了自己的皮换了一身兽皮鸟羽的叫做怒战的家伙,还有另外一个,则是怒战的儿子怒早归

现在出现在这里的,显然是怒战。

怒战哈哈狂笑,鹰爪般的爪子朝着郑守身后的竹篓抓了过去。

眼瞅着怒战忽然出现,远处的子寻惊骇莫名,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捉拿方荡的儿子的最大的对手不是郑守等人,而是同在追杀方荡儿子的家伙,现在算是证明了他的这个想法。

怒战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子寻一见怒战出来了,就知道今天没他什么事情了,这子寻也算是相当了得,知道事不可为,此时已经开始准备开溜了。

而另外一边,看到怒战斜刺里面冲了出来的兽贰一张肥脸不由得一抖,他身负皇命,若是不能将大洪皇帝的孙子弄回去,罪责之大绝对不是他能扛得下来的,斩掉他十颗脑袋都不够抵罪。

所以兽贰当即大怒,拼尽全力将那如球般的身躯滚动起来,希望能够早一步赶到。

至于其他门派各方势力此时都如子寻一样,觉得事不可为,本来他们和方荡都有血海深仇,但其实也未必非得亲自手刃方荡的独子,只要看着方荡的独子死得凄惨也就罢了。

所以除了兽贰外,其余的门派此时同时收手放慢身形。

兽贰的动作虽然不算慢,但毕竟距离有些远,他是无论如何都拦不住怒战了。

怒战阴声怪笑中,一只手已经快要触摸到竹篓边缘,郑守此时汗流如浆,浑身上下的力气几乎已经被催逼到了极致,但郑守知道,这一次,彻底完了,他虽然背后没有眼睛,但却能够感受得到身后的那个家伙的强大力量。

郑守心中一片悲凉,因为他知道,他就算是想要拼命都不行,对方的强大,远超他能对付的极限。不过郑守依旧瞪大了眼睛咬紧了牙关拼命前冲,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放弃。

眼瞅着怒战的爪子就要将郑守背后的背篓给撕成碎片。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前面的树林里面响起:“怒战,你好大的胆子!”

这声音使得怒战不由得一愣,怒战这个家伙当初为了潜入蛮族中卧底,宁可剥了自己的一身人皮换了一身兽衣鸟羽,可见这家伙的性格多么坚毅。

但此时,依旧被这个声音给震慑得愣在当场。

而在怒战之后的子寻双目瞳孔瞬间缩小到了针芒状态,原本他就打算逃之夭夭了,此时更是再不停留,当即掉头狂奔。

兽贰那翻滚着的身子微微一歪,直接撞在一块巨石上,将巨石撞个粉碎,兽贰惊诧莫名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密林深处。

这道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太充满威严了,这是曾经叫整个世界都臣服在他的脚下的国存在。

而在最前面狂奔的郑守也是一愣,只不过,他愣了一下之后是满脸的欢喜’一道身影不紧不慢的从前方的树林中缓缓走出。

啊?怎么会是你?

方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