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上中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上中天

如果说寇青松的死使得一众云剑山的丹士们震惊甚至动摇了原本对于云剑山的骄傲,那么孟凡的死,对于云剑山上上下下来说,就如同会心一击一样,直接将那摇晃不休的骄傲砸个粉碎。

关于剑术独尊的传说这一刻崩塌了。

就如同一个人的脊梁被一击砸断,整个云剑山上上下下所有的丹士都陷入了茫然和失魂的状态。

似乎一个忽然间被世界遗弃的孩子。

原本丹宫仙圣说要以剑杀剑,他们还觉得那不过是一个笑话,但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了,这不是一个笑话,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残酷的现实。

不可能的事情就这样在他们面前骤然变成了现实。

此时黄越挺着硕大的肚子走出来,他的那张略猥琐的脸上露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我知道云剑山傻子多,而且还都是不怕死的傻子,接下来,那个傻子梗着脖子出来送死?来一茬黄爷我就割一茬儿,黄爷我倒要看看,云剑山里面究竟有没有怕死的。”

云剑山的弟子原本还处于那种震惊仿徨之中,此刻被黄越的言语一激反倒清醒起来。

云剑山的骄傲崩塌了又怎么样?无所谓,云剑山上下连门派被灭都不怕连身死道消都不怕,还怕万剑源头的虚名被破?

现在是时候绽放自己最明亮的光辉,对于云剑山的弟子们来说,修剑其实并非完全是为了大道,为了成就怎么样的境界,修剑是为了自由,是为了能够自由自在随着念头一路向前,所以,云剑山并不重要,性命也不重要,心中的这一股念头才是云剑山的精髓。

此刻,这念头因愤懑而积蓄,如水池高涨,如湖海满溢,正是不得不发!

死算什么,为了胸中这口气云剑山上下什么都舍得出来。

当即就有数十位丹士站出来。

“姓黄的你休得猖狂,我来会你!”

这些丹士自然就是黄越口中的傻子。

黄越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撇道:“呵呵,都是老熟人,说起来,杀掉你们还真叫我感到心痛呢!”

黄越嘴中这么说,却半点没有心痛的表情,“你们或许在心中琢磨,郑武却是挺厉害的,但黄越这个家伙或许和以前一样,没什么了不起,现在我也不怕提前告诉你们,丹宫三位宫主随手创出了两种剑法,一种叫做撕天剑,一种叫做裂地剑

。在下不才,刚好将裂地剑修习完成,正好拿你们来试剑!”

对面的数十位云剑山剑士闻言都是一惊,郑武已经那么厉害,黄越若是有郑武六七成的修为水准的话,那么黄越就足以秒杀他们这些所有的人。

不过数十位剑士没有一个犹豫的,纷纷再次上前高声叫道:“黄越我来伸量伸量你有几斤几两。”

黄越呵呵连声,环视众人后道:“不如你们十个十个的来吧,杀起来也有趣些,不然我实在是懒得动手。”

黄越的狂妄言语彻底激怒了对面的云剑山剑士,当即就有三名云剑山剑士一窜而出,不过随即又两名剑士停下来,他们并不想胜之不武,若是平日追杀,或者对付其他门派的弟子,那么自然是随心所欲,无所不用其极,但现在对方用剑又是独身一人,那么就绝对不会一拥而上,如果他们一拥而上就是对剑的不尊重,对剑道的不尊重。

如果一名剑手是你的敌人,如果他的剑术比你的高明,那么你就应该死,一对一的剑术比拼绝对不能掺假。

三名丹士齐出,最终两名修为较低的停下脚步。

为首的那名剑士乃是云剑山东南西北四大剑之一赤东剑,赤东剑手中长剑发出清越的鸣啼,绽放出朝阳一般的光芒,在剑尖上有一轮朝阳缓缓升起,朝着黄越隔空炸去。

黄越嘿嘿一笑,肥大的身躯微微一晃,手中多了一把丧星剑。

这丧星剑乃是一根枯白的骨剑,乃是用八荒中不知名的巨兽骸骨磨砺而成,哪怕不注入任何修为,这把剑舞动起来都会发出狼哭鬼叫般的声响,一旦丹士将丹力灌入其中,这把剑边氤氲出一头那头古怪巨兽的模样来。

八荒之中有许许多多古神郑打造出来的变异物种,这些物种都是不溶于这一界的存在,他们或者太过强横,或者太过孱弱,很显然,这把丧星剑的本体绝对是前者。

“嘿嘿嘿,云剑山的傻子们脑壳都是坏掉的,你们以为你们不来对付我就是公平对决?错了,这不是公平对决,现在叫我来告诉你们原因,那就是我太强大了,你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我的对手,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的强大究竟有多么可怕!”

随着黄越丹力涌入,那把丧星剑猛地一涨,在黄玉身后猛地钻出一头八头巨怪,这巨怪通体碧鳞,十六只大眼睛金光璀璨,下身则长了八只人形手臂,和长长的托在地上的金毛,金毛缝隙之中时不时钻出一颗颗人头来,这些人头一咧嘴发出一声声的怪笑,格外渗人。

显然这是一种古神郑炼废了的四不像怪物,或许早就已经彻底消失在八荒中了。

这怪物一出来就发出桀桀怪笑配合上他身躯下毛发之中不断进进出出的头颅的怪笑,叫人感到阴恻恻的浑身发毛。

不过云剑山上下对于这怪兽却并物太大的畏惧感,毕竟这怪物他们本来就是很熟悉的,并且对于这个怪物的本领也相当清楚。

这东西没什么太大的本领,就只是瞎咋呼罢了,夺人心魄,虚张声势,而黄越则往往趁这个机会给敌人致命一击。

这被云剑山称之为丧星兽的怪物基本上就是个面子货。

所以,丧星兽即便笑得再怎么阴恻恻,云剑山的丹士们也没有将其当成一回事

所有的注意力依旧击中在肥大的胖子黄越身上。

黄越阴沉沉的一笑,口中吐出三个字来——裂地剑!

随着黄越这三个字吐出,那头原本只是惺惺作态的丧星兽忽然如同发了疯一般的狂暴起来,浑身上下的长毛被怒风卷起猎猎作响,八只手狂奔起来,迎着云剑山的丹士的剑猛冲过去。

原本这也没有什么,毕竟丧星兽最擅长的就是障眼法,声势越大其实内容越空,但眼睁睁的看着丧星兽和那名剑手撞在一起,云剑山的剑士们亲眼见到云剑山四大剑之一的赤东剑被碾压得粉身碎骨。

谁能想到堂堂的四大剑之一赤东剑,如此简单就被黄越一击斩杀。

可怖!

正如之前寇青松被斩杀的时候一样,不管你修为多高,不管你是怎么样境界的修士,不管你曾经付出过怎么样的努力才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在撕天剑和地裂剑面前,都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剩下被简简单单的宰杀的份儿。

以至于赤东剑的死显得那么的缥缈虚幻,似乎不曾发生过一样。

然而,真正恐怖的事情却远远没有完结,那丧星兽一下吞噬掉了赤东剑后,竟然丝毫不停,朝着那两名停住脚步的云剑山剑士冲过去。

两名云剑山剑士此时还在为赤东剑如烟雾泡影一般的破灭而感到震惊,万万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这么强横,吞掉了赤东剑后竟然还要将他们两个也一口吞掉!

两名剑士连忙抽剑,但那丧星兽速度极快,称得上是转瞬及至,几乎没有给两名剑士出剑的时间,就从两名剑士身上一碾而过。

两名云剑山剑士转瞬间粉身碎骨。

这使得四周的丹士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心中震惊无比,这丧星兽恐怖如斯?

但他们还是看轻了地裂剑加持的丧星兽,最凶猛最恐怖的是,这丧星兽一连吞掉了三名云剑山剑士后,竟然依旧冲势未停,朝着云剑山剑士们聚集的地方冲去,那里至少有三十多名云剑山剑士,这三十多名云剑山剑士悚然一惊,随后各自祭出自己的宝剑,一时间剑光闪烁,在月光下如粼粼波光一样。

三十多剑急速飞出,朝着那丧星兽激射而去。

丧星兽却猛地发出一声巨吼,丧星兽脚下的云海陡然间波涛翻滚,继而云海裂开,露出下面的烙刻着洞文裂刻的文字的岩石。

这些岩石竟然开始发出咯咯作响,洞文裂刻的蝌蚪文字急速闪烁,虽然崩碎的只是细细小小的残渣,但所有的云剑山剑士还有四周观战的丹士们全都露出惊骇莫名的神色,因为这洞文裂刻保护的岩石的坚硬程度相当可怖,在上幽云海之中,所有的丹士公认最难破坏的就是这些岩石,只有一品赤丹丹士才能对这些岩石做些手脚,但也差不多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这裂地剑竟然能够将洞文裂刻保护的岩石毁坏,实在是叫人震惊甚至感到恐怖。可以想见,如果这地面是寻常的岩石的话,那么这裂地剑绝对能真的裂地!

随着那细碎的岩石飞起,在空中化为千万把细小的短剑,裹挟着丧星兽,如同一片剑海一般的席卷过去

随后就是漫天的碎剑缤纷,三十多把宝剑尽皆被击碎,融入那一片细碎的剑海之中继续前进,朝着三十多名云剑山剑士冲去。

不过在击碎三十多把宝剑之后,这丧星兽前进的速度终于开始放缓,三十多名剑士后面的十几名避开了这丧星兽的冲击,但前面的二十余名剑士则成了丧星兽周围的细碎剑海的牺牲品,只要是被卷进去的剑士就立即被搅碎成鲜红的血雾,将那一片细碎的剑海染成一片艳红。

丧星兽发出一声猖狂的嘶吼,不过到了此时这丧星兽也已经没了力量,嘶吼之后,就慢悠悠的退回了黄越身边,摇晃了一下后缩小得如同一个人大小,一张口吐出大大小小的金丹玄丹蓝丹二十余颗!

场中所有的丹士齐齐盯着黄越手中的那一堆金丹,一个个呆若木鸡,即便是云剑山的剑士们此时也全都陷入空白状态。

眼前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甚至他们做梦都未曾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现在这样的不可能的事情就如此摆在众人眼前。

震惊,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云剑山的剑士原本觉得云剑山的剑道崩塌了,现在,则觉得自己的剑道也崩塌了,自己由天之骄子,傲视群雄,被一下贬低到了脚底下的烂泥里,变成了蝼蚁一样的存在,被人轻轻松松的成片成片的宰杀。

强大,实在是太强大了,丹宫实在是太强大了。

此时的云剑山上下弟子觉得自己面对的已经不是一个敌人,而是面对的一座浩瀚的星空宙宇,对方的强大深不可测,自己对于对方的了解近乎一无所有。

丹宫两位宫主随手就研创出这样的惊天地的神剑剑术,这叫他们这些天天以剑为命的剑士们觉得自己的人生都虚度了,都在做一些没有用处的事情,这种挫败感终于开始碾碎他们的道心,一步步的将他们的道心撕得粉碎。

原本云剑山的剑士们就算云剑山的骄傲甚至是对于云剑山剑术之源的信仰被粉碎了,至少还有他们不变的道心,现在连他们的道心都被粉碎了。

此时不少云剑山的弟子纷纷看上眉头紧皱胸口鲜血淋漓黑肉蠕动不休的剑首剑尘。

此时此刻,他们自己的道心已经变得极端脆弱,他们实在是太需要一个人站出来重新给他们信心了,而这感人的最佳人选就是他们的剑首,但看到剑首此时的模样,他们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剑首此时的样子至少还要一个时辰的时间才能将胸口处的伤修补完整。

此时此刻,云剑山的弟子们变得消沉下去,原本还一个个斗志昂扬,但此刻,云剑山众弟子们一丝声音都没有,终于云剑山的弟子们重新抖擞,不过,虽然云剑山弟子不怕死,但缺失了信仰和骄傲之后,云剑山的一众弟子就只剩下不怕死了,这种不怕死,已经脱离了原本的云剑山弟子的那种风骨和傲气,不再叫人感到敬佩和恐惧。

这种不怕死,更像是破烂户们的破罐子破摔。

剩下的是沉沉的暮气。

整个云剑山在这一刻都死掉了!

丹宫的三位仙圣此时哈哈大笑道:“云剑山原来也不过如此,我丹宫一出,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将云剑山大落凡尘,你们看看,这些家伙还是原来的那些云剑山剑士么?分明只是一些斗败了的野狗罢了

!”

四大剑之一地北剑周雄笑呵呵的接口道:“幸好我早日离开了云剑山投入丹宫门下,若非如此,我现在估计也变得如他们一样灰头土脸,我太清楚这些云剑山剑士的本性了,你们别看他们平日里趾高气昂,高得不得了,动不动就要与人性命相搏,其实他们这帮家伙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只要你比他们强,你就能征服他们,这个时候他们往往只剩下拼命一条路可走,正所谓狗急了咬人么,我知道,这帮家伙接下来就只剩下自爆剑丹了,啧啧,我是羞于与这帮家伙为伍的!”

云剑山所有的剑士齐齐望向周雄,从未有一个人叫他们如此愤怒,从未有一个人叫他们如此杀意盈、满,若非这个周雄,云剑山的剑首剑尘也不会被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有剑首在的话,那么他们断然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周雄,我先杀了你!”尹求败怒喝一声就要冲出去。

不过尹求败被另外一名云剑山剑士给拉住。

“我来!”

尹求败扭头看去,是云剑山东南西北四大剑中的水西剑。

水西剑是四大剑中最不善言辞的,也是最不愿意说话的,曾经上百年不吐一字,此时一口气说两个字尹求败知道自己没法和他争,另外,他换了一颗金丹,修为上下跌非止一点,现在的他就算出手,也只剩下送死一途,当然,就算是水西剑出手,也不过只是死得比他稍稍好看一点罢了。

谁能想到对方不过区区四个云剑山叛徒就将他们整派逼入如此逼仄的境地?

“来来来,不论谁来,都不过是早死晚死的事情,我现在就要叫天下的所有门派清楚地看看云剑山是怎么样被我丹宫如捏死一只臭虫一捏死的!”

丹宫仙圣哈哈大笑着说道。

“不错,从今之后云剑山将不复存在,你们身后的那座玄云剑塔将被拆除,从此之后,上幽云海再无一剑!就是要叫天下门派看看违逆丹宫的下场,知道知道我丹宫的威严神圣不容侵犯。”

丹宫另外一位仙圣声音阴沉的说道。

四周的丹士们此时此刻尽皆面露悲怆之色,他们不是怜悯云剑山,而是怜悯自己,因为今天灭掉了云剑山之后,整个上幽云海再无一人胆敢反抗丹宫,而他们这些门派,将成为丹宫的奴仆。

云剑山的剑士们一个个目露凶光。

如果云剑山今日要亡,那么他们就如剑奴一样,为云剑山殉葬!

同仇敌忾,与敌共亡!

以我剑心,血我共耻!

一颗颗剑丹被云剑山的剑士们从口中吐出,这是要玉石俱焚的拼命了。

“哈哈哈,果然如我所说,你们看看,他们果然吐出剑丹准备爆丹了,所以我说,云剑山这帮家伙都是狗,可惜急了眼的狗也不过只会咬人而已!哈哈哈……”

此时月上中天,一道清冷的声音从玄云剑塔中传来。

“谁敢这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