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五百九十八章 谁都搞不定的张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百九十八章 谁都搞不定的张易

方荡从张易身上吸出一颗金丹来,这金丹的品级不高,乃是一颗蓝丹,方荡也以为这就是张易的水准所在了,但方荡的六子阴珠将张易的金丹吞掉之后,方荡想要触摸这颗金丹的本质了解张易的一切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这颗金丹变化出来的却并非张易的容貌,也并非张易的记忆。

这颗金丹之中充满凶厉的念头,这些念头一下就侵入方荡的神念之中,作恶起来!

方荡不得不动用佛像才将这些纷杂恶念镇压下去。

若是方荡没有佛像这根定海神针来把持自己的精神的话,说不定就被张易乘虚而入,将那些邪念植入到他的精神世界之中了。

若真是这样,方荡要想将这些邪念斩杀掉,要费的功夫就太大了。

方荡将邪念斩杀后,再去看那枚从张易身躯之中吸出来的金丹,就见那蓝丹开始冰雪般消融迸碎!

也就是说,这颗金丹是张易幻化出来的。

连金丹都能够用幻术演化出来,方荡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小看张易的幻术了,不仅仅能够幻化出一座完整真实的城池,还能幻化金丹,这样的神通,称得上逆天两个字。

他方荡也不过才有两颗金丹,而这个张易,想要有几颗就有几颗。

想到这里,方荡不由得发愁起来,原本他以为抓住了张易,就得到了一切,现在却发现,抓住了张易,他一样什么都得不到,如果只为杀掉张易,那么还好办一点,但他方荡真正需要的是张易的幻象神通,现在九层金浮屠拿张易没有办法,就连六子阴珠也拿张易没有办法。

方荡不禁摇头,收了张易,就算他打算用水磨工夫一点点将张易的修为磨没了,也没什么太大用处,因为身为丹士,张易在自己路途禁绝的时候总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叫他方荡得不到半点好处,甚至还叫方荡吃个大亏。

自爆!

方荡现在的感觉就是一块肥肉就在嘴边上上面却全都是刺,无处下嘴。

此时张易嘿嘿一笑张开双目,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完全没有半点自己被方荡抓起来的觉悟,看他的样子似乎被囚禁起来的不是他而是方荡:“方荡,我不得不承认你的那尊雕像很厉害,竟然能够祸乱我心,但,没用的,你在我身上得不到半点好处,不如,我们打个赌,你若是赢了,你想要怎么就怎样,我若是赢了,你放我离去怎么样?”

方荡闻言笑着连连摇头:“你这家伙,和蒙童幼子对赌都耍赖,我就算赢了你,你又能信守约定?”

张易脸皮向来最后,似乎自己刚刚根本就没有耍赖,笑道:“我那不过是让他两局,我是看他是个可造之材,才将其收了,准备培养出一个衣钵传人来,这样也算是对我师父有个交代,仅此而已

。”

“你这话说给鬼听,鬼都不信!”张易这个家伙要是有他师父的一半儿信用,方荡也不会说出这句话来,在方荡心中张易就算说真话,他也不信!

张易丝毫不在乎方荡信不信他的话,看了看将自己圈禁住的那座九级浮屠,啧啧连声,赞叹道:“不错,不错,当真是一件了不得的神通,不过么,对我无用,方荡这么跟你说吧,我的神通叫做道衍天地,你明白是什么意思么?嘿嘿,这是古神郑开天立地演化四极八荒的神通,我这神通鬼神难破,和你们哪些不入流的所谓的三千大道不可同日而语,就凭你的这些手段若是能够杀得了我,那就不是杀了我那么简单了,你就毁掉了整个世界,因为我死了,就是古神郑错了,古神郑若是错了,这一方天地,四极八荒也就自然没有存立的基础了!”

方荡微微皱眉,沉吟半晌道:“你说的话,每个字我都听懂了,但连在一起我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张易闻言自得一笑道:“以你的境界自然无法明白,就算是元婴丹士也未必能够听得明白我的话语,不过,这番话我还是首次说与人听,即便是我师父我都不曾告诉过他。”

方荡对于张易的言语并不怎么相信,张易说出这些唬人的‘虚言大话’的时候,方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易想要拖延时间,这里毕竟不是善地,他已经抓住了张易,自然没有必要在险境种继续和张易周旋,方荡对于这个连穿开裆裤的小娃娃都骗的家伙的言语先天的不信任,他实在不愿意和张易在这里纠缠没用的废话,当即将张易收了。

张易的声音还是留在了空荡荡的小巷之中。

“方荡,不如这样,你我不能赌一局也没关系,咱们完全没有必要做敌人,可以做个朋友,我帮你一个忙,你放我离去,怎么样?”

方荡心说:“我要的就是你的全部,这个忙恐怕你不会愿意帮!”

收了张易,方荡沉吟片刻,找不到什么太好的办法将张易彻底驯化,只得先将这件事放一放。

在方荡看来,还是先离开这里然后再说,这里毕竟是丹宫的地盘。漏了马脚的话,危险太大。

方荡当即迈步朝着城外走去。

……

冷容剑在空中一路疾驰,身后的尹求败阴沉着一张脸开口道:“那小子有什么好的,竟然敢拒绝你,我替你杀了他!”

尹求败要杀方荡自然是真的,但更多的是为了自己。

冷容剑神情淡然道:“他这次拒绝不了我!”

尹求败微微一愣,心中不由得一搅,醋意略微上涌,直接问道:“为什么?”

冷容剑只是冷笑一声道:“他以前欠我的,现在还要多欠一点!”

冷容剑的话没头没脑的,尹求败听了只能得到一肚子昏浊,心中暗骂那个方荡,道:“这小子欠你的,你还将自己送上去,可不是欠多了一点?”

不过,这些话尹求败说不出口,他琢磨着的是怎么从方荡手中赢了这一场比试

冷容剑和尹求败却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整个头天下的中心,龙宫、丹宫、所有的想要追逐方荡人头的存在全都围着他们转!

眼瞅着前面就是不归城了。

“那一十三剑的剑气就是从这里发出的!不过,要想将他从这座不归城中找出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尹求败双目微微收窄,眼中也放出了一线明亮剑光,不过这明亮的目光中也有一丝难办的神情,毕竟下面的城池人口众多,想要从中找出一个人来实在是难比登天。

尹求败还未说完话语,冷容剑骤然停住身形,随后伸手一点身后的龙纹宝剑,龙纹宝剑发出一声长鸣,声音如龙啸一般,一道道音波涟漪一般的扩散出去。、

此时方荡收了张易,却拿张易毫无办法,正举步离开不归城,骤然听到这声嘹亮剑鸣,不由得微微皱眉,随即方荡掉头就走,债主来追、债了!

方荡刚动一步,随即就叫了一声蠢!

果不其然,方荡不动还好,一动,就正好落在了将整座城池全都收入眼中的冷容剑的眼中。

这就是做贼心虚的坏处,方荡一生也不曾辜负了谁,唯独对于云剑山的劈山剑有了一丝愧疚,而冷容剑算是穿了劈山剑的衣钵来找他,这愧疚自然也就着落在了冷容剑身上。方荡觉得,若是佛像用这个来袭击他的内心的话,一定会对他造成巨大的伤害,在普通人那里,这一线愧疚或许算不得什么,但若是佛像出手,这一线愧疚对于方荡来说,简直就是要命。

方荡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一线愧疚化解掉。

刚刚还在说要将方荡从城中找出来相当困难的尹求败不由得膛目结舌,他怎么都没想到将方荡找出来竟然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

冷容剑见到听到自己的剑鸣当即掉头就跑的身影,那张冰霜也似的面容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看上去简直就像是雪中的梅花吐蕊绽放一样,冰冷种带着一丝艳丽。

冷容剑身形一动就到了方荡面前:“方荡,三年之约到了!”

方荡却忘记了,这几个月折腾下来,他果然已经进入上幽界三年多了。

方荡干咳一声,眼睛一转有了想法,将陈娥唤了出来,果然对面的冷容剑一见到陈娥一张脸立时变了颜色。

虽然方荡没有介绍陈娥,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冷容剑这个女子究竟是谁。

虽然陈娥是个大杀器,但这手段用出来,但却绝对是把双刃剑,如果自己不能很好的补偿冷容剑的话,那么他心中的愧疚会由一线变成一道宽阔的沟壑。

“冷姑娘不是我不想与你结为道侣,实在是,我已经有了道侣,这样吧,只要你提条件,不论做什么,我都愿……”

哎?

就见一剑飞来,凌厉无匹,杀气腾腾,冷容剑当真是冷冰冰的脾气,说动手就动手,半点犹豫都没有。

方荡略微愣了下,随后就发现这一剑不是对他,而是对他身后的陈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