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心中的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百九十三章 心中的恶!

此时方荡脑海之中的那尊佛像开口道:“方荡,你虽有琉璃身,却没有琉璃心,你的境界在那里你的佛像就在成就在那里。”

“你以为靠着一颗元婴就能一步成琉璃?如果这么简单的话,不说人人都是琉璃身,至少那些修为能够碾杀元婴婴士的都能弄一具琉璃身来,如此我佛家岂不是一个笑话?那些苦苦求索负重修行的和尚们岂不全都变成了傻子?”

“天底下没有白来的便宜,你要信众信仰你,你就要先给予,你现在能给他们的只是恐惧和慈悲而已。”

“当然,这个元婴琉璃身也不是全无用处,这琉璃身能够帮助你放大你的慈悲,能够叫你使得五千多人都受到影响,甚至连丹士都不例外,他们感受得到你的慈悲,所以为自己的这一生劳苦而哭,你若给不了他们更多,他们因何要信你?你这一念愚蠢至极啊!”

这佛像边说边淡淡的笑着,略有些得意的样子。

方荡似乎看到了这个家伙眼睁睁的看着他方荡耗尽全部力量打造琉璃佛像,现在这个时候,终于可以跳出来说风凉话了。

“这番话你好像已经准备很久了。”方荡看着自己的这尊琉璃佛像开口说道。

佛像呵呵一笑一口承认下来道:“是啊,看着你辛辛苦苦的炼制这琉璃身的时候,我就想说,这几天可把我憋坏了。”

“坏种啊!你们佛家全是你这样的坏种么?”方荡凝视佛像声音冷冰冰的。

“坏?非也,言语得来终是浅,亲身经历才是真,你不经历这番磨难付出,怎知道这个道理的重要性?”佛像开口,金光大放,此时的佛像正义的就像是一尊太阳。

方荡对于佛像这句话倒也认同,但他却依旧不屑的切了一声。

随后,方荡继续观察周围的那些已经走出茫然,但哭得浑身上下没有多少力气的凡人们。

他觉得自己的琉璃佛像既然叫这些民众痛哭流涕,那么总归还是有些作用的,或许一次哭泣不足以叫他们信奉自己,再来一次就成了。

不过,方荡观察一番之后,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来,此时的这些百姓民众一个个看上去虽然疲惫至极,但却面色安然,甚至有些看上去充满喜悦,很有一种放开了桎梏的放松感。

方荡以五贼观法观止,惊讶的发现,这些民众身上的五贼气脉似乎变得清澈了不少,就像是脏污的衣服被洗涤了一遍,方荡相信,经历这么一场大哭,这些凡人至少可以延寿一年,身体也会变得比以前更健康。

这还叫没有给予?方荡看着自己被抽空的两颗金丹,觉得今天这笔买卖自己陪大。

此时三名守卫这里的丹士已经开始在空中乱飞,方荡的手段能够叫这些百姓们茫然不知所措,却骗不了这三个丹士,他们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自己刚才大哭一场应该是中了什么诡计。

方荡觉得自己还应该继续观察一下这里的民众,所以并未着急离开,方荡不必化身成旁人,施展隐形匿迹的手段就足以瞒过这三个四处乱飞的丹士。

方荡在这座城池中呆了一晚,半夜时分方荡进了皇宫中

说是皇宫,在这五千多人的城池中也就是一个地主富户的级别,宫殿就是一片三是多栋的建筑,里面住着皇帝和嫔妃太监三百多人,外加整个城池之中唯一的三百多人的军队。

五千多人供养这六百多人其实是相当吃力的事情,所以这些军队也在开垦土地自己耕种的。

方荡无声无息的进入了皇宫,直奔皇帝的寝宫。

此时皇帝正搂着妃子呼呼大睡,方荡来到皇帝的床头,随后伸手拍了拍肥头大耳的皇帝的脸蛋。子。

这座小小的城池之中一直都是安静平和,这位皇帝的皇位已经传承了三十八代了,所以,对于皇帝来说,他从没有过在寝宫中会出什么意外的想法。

若是一些庞大的帝国,皇帝身边也会有些奇人异士在侧保护,但如核桃城这样的麻雀小国,可养不起这一类人。

骤然被人拍了两巴掌,皇帝一惊做坐起身来,随后他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的那尊琉璃般的佛像。

这佛像双目空洞,骤然在也夜半时分出现在皇帝的床头,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幽灵鬼魂一样,皇帝被吓了一跳,正要大声呼叫,嘴巴却好似被黏住了一般怎么都张不开。

皇帝连忙去抓旁边的妃子,想要用妃子挡在前面,谁知道却抓了个空,随后他才知道那个妃子现在藏到了他的身后,竟然拿他当了挡箭牌。

皇帝又惊又怒的时候,那尊琉璃佛像空洞的眼眶中忽然绽放出一缕光芒,继而琉璃佛像脑后的光轮猛地一涨,一道淡淡的光辉将皇帝和妃子两个全都笼罩住。

原本惊恐无比的皇帝被这光轮笼盖住后,一股慈悲的意念就深入到了皇帝和那妃子的心中。

皇帝缓缓将嘴巴闭了起来,这种慈悲的念头他白天的时候也曾亲自感受过,还彻彻底底的大哭一场,哭过之后简直就是一身轻松,整个人就像是将心里面的哪些阴暗的腐朽的,罪恶的东西都通过大哭排泄了出去,若非如此,他今晚也睡不了这么好。

要知道,这位皇帝已经连续五年没有睡过囫囵觉了,每天晚上只能睡两个时辰,多一点都睡不着,以至于他精神越来越差,身体也跟着开始走下坡路。

笼罩在这慈悲之中,皇帝却完全没有了白天的时候的那种想要嚎啕大哭的感觉,相反的,他觉得自己平安喜乐。

就连皇帝身后的那个妃子也都悄悄的从皇帝身后钻了出来,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尊琉璃佛像。

皇帝最初还觉得在这慈悲光下是一种享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泰,好似被泡进了温热的泉水中。

但就在皇帝感受这种慈悲的时候,四周轰隆一声响,那慈悲炸开消散,随后那一尊琉璃佛像的光轮中散发出慈悲,随后气氛陡然一变,那琉璃佛像猛地变了一个模样,三头六臂,呲牙咧嘴,看上去犹如一下变成了一头凶恶的魔神。

那还笑吟吟的坐在床上享受那慈悲的皇帝不由的一愣,随后他惊诧的发现一只手从自己的床下钻了出来,死死地按在床沿上,这只手苍白无比,看上去没有半点生气,僵硬得简直就像是一节树枝。

皇帝双目瞳孔骤然缩小,随后他就看到了那白惨惨的手指上戴着一个碧绿色的翠玉戒指

这个戒指……这个戒指……

这是他的皇后的戒指,这只手看起来和他的皇后的手果然很像。

不过,那个总是在他身边叨叨的皇后不是被他失手砸死了么,脑袋都被砸出一个窟窿来,至今他还记得那血流满面的场景,这也是他总是睡眠不好的缘由所在。

怎么……怎么这只手会出现在自己的床底下?

皇帝嘴唇都开始颤抖起来,一张脸变得铁青。

此时那只僵硬惨白的手猛地用力,将床边抓得嘎吱作响,随后,一个漆黑的脑袋缓缓从床沿边上钻了来。

皇帝瞪大了眼睛,当他看到这漆黑的脑袋上有一个的大窟窿,窟窿中正在不住淌血,冒着蒸汽的鲜血将这脑袋的面孔完全染成血红色,皇帝再也把持不住,被吓哇的一声大叫起来。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忽然从身侧蹿出的凶猛异常的猛兽或者是大虫子,也不是那些钢刀利刃,而是人心中住着的那些鬼!

每个人心中都有无数恐惧,而这些恐惧的来源,往往都是曾经做过的哪些违背本心的事情。

就如佛家讲的因果一样,一旦沾染上就永远别想摆脱掉。

方荡的脑海之中的那座有着无数漆黑的七级浮屠的光轮就是方荡的因果。

现在,这位皇帝的因果找来了。

皇帝嗷嗷大叫,不住的在床上翻滚,而那从床底下爬出来的,脑袋上有个窟窿鲜血不住的流淌出来一张脸上满是滴滴答答的鲜血的皇后一步步的靠近皇帝,已经到了皇帝的身边。

“皇上,你看看我的脸美不美?”那张鲜血滚滚的面容忽然一歪,横了过来摆放在皇帝眼前,皇帝啊啊啊啊啊的惨叫不止……

“皇上,你看看我的脸美不美?”

“皇上,你看看我的脸美不美?”

此时此刻,一个个脑袋上有着一个大窟窿的女子从床下爬了过来,很快就将整张床给占满了,皇帝被拥挤在中央,简直就像是一座鲜血中的孤岛。

啊啊啊啊……

皇帝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双手还不住的在身前乱舞,似乎想要将变成鬼怪的皇后的阴魂驱赶走。

但他随即发现,屋外阳光灿烂,几道温暖的阳光穿透了窗棂,照在了他的脸上,暖洋洋的。

而皇帝身前根本就没有什么皇后的惨白的手和戒指,更没有那颗鲜血滚滚的脑袋。

原来是梦?皇帝不由得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但他的这个动作还没有做完,就僵住了,引为,在床头上在阳光下,有一只手缓缓的从床下伸了出来,攀在了床沿上,那碧绿色戒指惨白的皮肤,刺得皇帝发出刺耳的尖叫……

本书来源l/23/23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