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该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四十六章 该死!

“方宫主,你说的仙人古墓在那里?”孔度的声音在方‘荡’身后很远的地方传来,方‘荡’扭头的时候,却发现孔度就在自己身侧,正用一双冰冷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看本书请到

方‘荡’看向孔度,孔度则凝视方‘荡’,双方的目光碰撞在一起,随时都能暴起火‘花’来。

然而,在这凝重的情绪之下,方‘荡’忽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一下变得放松下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破了口子的皮筏子。

孔度眼睛眯了眯,不能理解此时方‘荡’为何会‘露’出如此表情来。

方‘荡’笑着道:“你动心了?还好你动心了,你若没有动心的话,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

孔度倒是没有想到方‘荡’忽然将事情说得这么明白,冷然一笑道:“也不一定,我心情好的时候一般不杀人。”方‘荡’撕开了那层薄膜,孔度也不再遮遮掩掩。

此时在孔度身后出现六名丹士,这六名丹士一言不发,上前将方‘荡’围在中间,前后左右,方‘荡’再无逃生之路。

△≮79, 巨大的‘阴’影缓缓笼罩过来,那艘虚空舟再次出现在方‘荡’头顶上,一座大山般死死的压住方‘荡’。

孔度微微一笑,眼神变得悠长而深邃,“我不感兴趣你未必会死,但你若说假话诓骗我,必死无疑!现在,告诉我仙人古墓在哪里!”

四周六道目光死死地钉在方‘荡’身上,方‘荡’甚至能够感受到四周的六名丹士身上的杀机在这一瞬间增长数倍,自己如同跌入了一座血池‘肉’沼中,刺鼻的血腥气使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而眼前这个淡笑着的孔度则化为一头狰狞的凶兽,巨大的双瞳中满溢着滚烫的鲜血,方‘荡’相信,只要对方愿意,随时可以一口将他吞下去,连皮带骨全吃掉,点滴不剩。

方‘荡’甚至能够感受到这头凶兽呼吸之间散逸出来的刺骨风气,吹得他浑身上下汗‘毛’直竖。

这就是绿丹丹士的威压么?

方‘荡’舌尖上的奇毒内丹猛然颤动起来,方‘荡’知道,奇毒内丹喜欢上孔度的内丹了。

“你以为我是傻子么?就算我是傻子,石头右卫也不是傻子,你问我我就告诉你?直接说吧,我必须在能够保证‘性’命不受威胁的情况下才会带你去,至于怎么样能够叫我觉得我的‘性’命不受威胁,那不是我的事情,需要看你怎么做!”方‘荡’停住身形,此时的方‘荡’好似变了一个人,随后竟然一路向上,直接飞向头顶上的虚空舟

反倒是虚空岛的六名丹士外加孔度皱起眉头,留在原地竟然不知道方‘荡’究竟想要做些什么,随后虚空岛的众丹士才随着方‘荡’的身形上升。

方‘荡’直接落在了虚空舟上,那样子丝毫不像是一位客人,一位没有收到邀请就胡‘乱’登‘门’的客人,反倒像是一位主人。

一位对虚空舟的主人没有半点尊敬的客人。

虚空舟上本来还有四名丹士,若非方‘荡’能够和仙人古墓联系在一起,他们早就将方‘荡’给杀掉了,方‘荡’别说双足落在虚空舟上,他连仔细看虚空舟一眼都做不到。

不过现在他们一个个目中寒芒‘乱’‘射’,却保持着最大的克制,全都是因为仙人古墓四个字。

方‘荡’肆意浏览虚空舟中的一切,不时发出啧啧声响。

这虚空舟足足有五十多米长短,通体碧绿,沉甸甸的犹如一块翠‘玉’雕琢而成,间中镶嵌有一道道金‘色’的丝线,除了这些金线外,虚空舟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整艘船给人一种充满向前‘挺’拔挤压的感觉。

孔度落在方‘荡’身边,也不说话,就那样淡淡的看着方‘荡’。

方‘荡’最初没有在意那块巨大的占据了虚空舟一半空间的先天之宝,在灰烬之中,方‘荡’还以为是这座虚空舟的船篷,他还觉得这虚空舟看起来不错怎么用了这么破烂的船篷,石头右卫却已经惊叫出声:“先天之宝!”

方‘荡’一愣,重新将目光锁定在那块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东西上,同时传音石头右卫询问详细。

石头右卫道:“这就是先天之宝,啧啧,没想到孔度他们竟然找到了这种大小适中,方便携带的先天之宝,这种宝贝太难得了。宫主,如果有可能,这宝贝一定要‘弄’到手!”

方‘荡’眨了眨眼,仔细观瞧这件先天之宝后,有些无奈的道:“‘弄’到手?你说得倒是简单,我现在能够活命离开都觉得是万幸了。”

方‘荡’虽然这么说,但眼睛也不由得多望了那先天之宝一眼。

孔度一直都在盯着方‘荡’的眼睛,他心中最怕方‘荡’和别的丹士合起伙来诓骗自己,目标则是他手中的这块先天之宝,若真是这样的话,方‘荡’随意带路,将他们送进埋伏圈套之中,那他们这些人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不过孔度觉得这种可能‘性’太小。

并且,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孔度将方‘荡’眼神之中的诸多变化全都看在眼中,那目光从平淡无视,到惊讶,到震惊,到贪婪,到无奈,种种情绪都只在一瞬间快速的在方‘荡’的眼睛中来回切换,这个时候,孔度终于放心了,至少方‘荡’在来到虚空舟上之前并不知道他们手中有一块先天之宝。

孔度对于自己的判断相当自信。

排除了这个,孔度觉得方‘荡’的危险‘性’直线下降,已经达到了人畜无害的地步,正因如此,孔度此时对于方‘荡’变得极为宽容,没有谁会为一些小事为难一个将死之人。

“方宫主,这是我们在这睚眦荒域中的收获,怎么样,想不想走近去看看?”孔度看着方‘荡’贪婪的目光开口说道。

方‘荡’果然不客气的靠近过去,但走到距离先天之宝十米之外方‘荡’就停下来了,这先天之宝上满是坑‘洞’,每一个大大小小的坑‘洞’中都有一根触须伸长出来,这些触须就如同水底的珊瑚一样轻轻‘荡’‘荡’的来回摇摆,看上去柔弱无力

“据说先天之宝能够用来做一切事情,既可以炼制法宝,也可以当成灵丹妙‘药’直接吞服,这是‘混’沌中诞生出来的宝贝,先天之物,可以弥补万物残缺,他们无所不能,当然,你得能够将这东西切成小块,或者能够将他们成功祭炼的话,说起来,我还真想尝尝这种诞生于‘混’沌之中的先天之宝的味道究竟如何。方宫主,你完全可以去、‘舔’一‘舔’,我不会介意的。”孔度似乎在开玩笑,眼神之中多少有些戏虐的神情,似乎真的想要看看方‘荡’‘舔’先天之宝的模样。

方‘荡’却并不觉得这个玩笑有趣,从先天之宝上收回目光,方‘荡’心中一直都想要用五贼观法瞧一瞧这先天之宝,看看这宝贝的究竟,不过最终还是被理智压下去了这个想法,从现在开始,方‘荡’的一切实力都要小心隐藏,只在需要的时候才展‘露’出来。

“你们想好怎么叫我相信你们,确定我能够在带着你们找到了仙人古墓后依,旧能够活着离开的办法了么?老实说,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讲,实在想不出我领着你们到了仙人古墓后,你们会放我离去的原因,毕竟你们不光想要仙人古墓中的东西,还想要石头右卫。”

“谁说我们想要石头右卫了?那块石头有什么用处?到了仙人古墓,区区一个石头右卫对我们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了。”孔度这话半真半假,第一句当然是假的,但后面的几句话,确实不假!

石头右卫再重要,也不过就是一块先天之宝的残片,说白了,是先天之宝用剩下的品质不纯的残品,真要到了仙人古墓,里面若是真有宝贝的话,他们根本不会再看石头右卫一眼,白给他们,他们或许还会觉得拿起来费事不方便。”

“我不能相信你!”方‘荡’虽然在点头,但依旧说道。

“我也不相信你,你是不是应该证明一下,你确实知道仙人古墓在哪里?”孔度身后的一名丹士忽然开口道。

方‘荡’看了这丹士一眼,这丹士看起来岁数比较年轻,一张面孔颇为英俊,一张红脸证明了这家伙城府不深,一看就是那种较为冲动的类型,也正因为‘性’格如此,所以别的丹士此时依旧沉默,他却直接开口。

方‘荡’记住自己对于这个家伙的第一印象,然后笑道:“我不需要证明什么,你们如果怀疑我,就直接杀掉我,反正你们也已经得到了一件先天之宝,完全可以回去‘交’差了。”

“你……”红脸丹士正要发作,孔度已经笑道:“没关系,如果找不到仙人古墓,那么我会将方宫主带回虚舟岛,好好款待方宫主。”孔度的笑容着实叫人心寒,方‘荡’心中捏了一把冷汗,现在他和孔度之间玩的就是一个你非得信我不可的游戏,他和孔度之间的关系完全建立在方‘荡’有可能知道仙人古墓的有可能三个字上。

有可能三个字实在是太虚无缥缈的,有可能会赢,但从石头右卫知道的关于瞪眼故宫之u输的可能‘性’更大。

孔度肯定不完全相信方‘荡’知道仙人古墓在哪,但孔度愿意赌一把,原因不是方‘荡’,而在于石头右卫,在于石头右卫的上万载寿元,有可能三个字最终就着落在石头右卫身上。

任何丹士碰上仙人坟墓四个字,都绝对不会等闲视之。

当然如果孔度知道自己被骗了,那么方‘荡’的下场估计会非常惨,非常惨

“我以我的本我神念立誓,如果你带我们找到了仙人古墓,我必定放你离开,不,我将护送你回到上幽界,保证你的安全。”

凡人喜欢对神明立誓,因为他们觉得神明是最可怕的存在,但丹士们却只对自己立誓,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本心本我本念才是最可怕的东西,一旦违背了本心本我本念,那么将永远无法登临大道。

方‘荡’皱眉凝思片刻后,看向其他十位丹士。

孔度道:“他们也是一样,放心,只要你能带我们找到仙人古墓,我们必将保护你的安全,老实说,找到了仙人古墓后,我们只会立刻将宝贝取出带走,绝对不愿意节外生枝。”孔度说这话的时候是充满诚意的,同时也是认真的,并且相信自己一定会履行诺言的,真找到了仙人古墓,他们才懒得在毫无威胁‘性’的方‘荡’身上做什么手脚。

方‘荡’想了想后点了点头,随后朝着灰烬深处一点道:“前行八百里,那里会有一块形状古怪的石头,至于怎么古怪,我也不知道,按照石头右卫的说法,到了那里见到了那块石头自然就知道了!”

“云山雾罩的,你可真能胡诌!我看你到时候找不到形状古怪的石头怎么办!”石头右卫嘀咕道。

方‘荡’笑道:“这睚眦一界到处都是滚滚‘乱’石,找一块形状怪异的石头又有何难?”

孔度听方‘荡’说得相当坚定,皱了下眉头后看了一名丹士一眼,这丹士身材粗壮,孔武有力,他点了点头后走到船头,伸手握住船头上的一根木柄,随后这丹士双臂之中一道道电流疾走,汇入木柄中,随后这座虚空舟微微一晃,缓缓加速开始向前行进。

方‘荡’也来到船头,放目望去,就见那浓浓的灰烬被劈风斩‘浪’的虚空舟破开,虚空舟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初四周的一切还能看得清楚,随着虚空中速度越来越快,四周的一切都模糊起来,最终,四周的一切全都变成雾‘蒙’‘蒙’的灰烬,方‘荡’也没有料到虚空舟这般了得,速度竟然这么快,此时方‘荡’不禁有些后悔了,他应该说八千里才对,不过,说八千里的话,谎言立马就会被戳破,因为八千里他根本无法在三天内走个来回,不能回到上幽云海,找到了仙人古墓又有什么用处?

不过八荒中的八百里也不是那么好走的,虽然他们走的是天空,却也不是平平安安的旅程。

走到三百里的时候,浮空舟便遇到了强横的灰烬云‘浪’,灰烬汹涌如‘潮’,冲击在浮空舟上,几乎将浮空舟打翻,巨大的浮空舟在这灰烬云‘浪’中犹如大海中的一片树叶,被巨‘浪’掀着翻滚不休,在十一名虚空岛丹士一起全力出手镇压浮空舟的情况下,才逐渐稳固下来,最终驶出了这片灰烬云‘浪’。

方‘荡’心中暗暗咋舌,如果不是在浮空舟中,他若是卷入这灰烬云‘浪’中,用不了一刻钟就会被撕成碎片。

此时方‘荡’回头遥望那灰烬云海,简直就像是火山口喷发出来的气‘浪’,这浮空舟也是一件宝贝啊!

方‘荡’不由得伸手抚‘摸’了一下浮空舟的船身,不过方‘荡’也看出来了,这浮空舟相当坚固,但要想将浮空舟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还需要丹士力量的贯注,十一名绿丹丹士全力灌注下,这浮空舟才能从灰烬云‘浪’中挣脱出来,若是他自己驾驭这浮空舟的话,估计一样要沉没在那灰烬云‘浪’中。

浮空舟上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有什么欣喜的表情,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八荒之地危机重重,度过一个灰烬云‘浪’没什么大不了的,接下来说不定还有更大的危险会袭来

浮空舟继续前行,果然在行驶到五百里的时候,更大的危急袭来,滚滚灰烬之中一个巨大的黑影在灰烬中载沉载浮,远远的虽然看不真切,不知道那巨大的黑影是什么东西,但方‘荡’却能看出来,那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浮空舟本身不小,但在那巨大的黑影面前,就如同公‘鸡’脚下的蚯蚓一般。

如果光是体型巨大的话,也没有什么,但这东西身上散逸出巨大的压迫力来,这种压迫力下,方‘荡’觉得整座浮空舟都在颤抖。

方‘荡’口中的奇毒内丹也在颤抖,危险,极度的危险。

这还是方‘荡’在进入睚眦荒域后首次碰到八荒之中的庞然大物,这种存在或许在睚眦荒域外围永远都不可能见得到。

这一次孔度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来,十一名丹士齐齐走到船舷各个方位,各自伸手按住船舷中升起的一颗颗圆珠,同时将自己的力量拼命贯注进这圆珠之中。

浮空舟周围开始形成一层薄膜,方‘荡’知道这薄膜和他手中的‘迷’光珠是一个‘性’质的东西,能够遮掩身形。

整座浮空舟缓缓消失在灰烬之中,但‘迷’光珠虽然能够遮掩身形,却无法阻止浮空舟缓缓前行的过程中排开的灰烬,即便浮空舟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会出现一个没有灰烬的地带,不过此时孔度也在乎不了这么多了,只能尽全力遮掩身形,希望那庞然大物没有发现他们或者对他们毫无兴趣。

眼瞅着那庞然大物在空中摇头摆尾的缓缓离去,显然没有发现他们,孔度紧张的情绪不由得松开一线,此时他才发觉自己竟然淌出几滴冷汗来。

随后孔度微微皱眉,因为他的余光看到了方‘荡’,此时的方‘荡’站在那颗先天之宝前,背对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孔度也只不过看了方‘荡’一眼,他并不认为方‘荡’能够做什么,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方‘荡’除了老老实实的呆在船上还能做些什么?

孔度看了方‘荡’一眼,随后扭头再次朝着那庞然大物望去。

不过随即孔度就心中生出一种极端不妙的感觉来,当他再次扭头看向方‘荡’的时候,就见方‘荡’身前不知怎么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一下就将那件先天之宝给吞了下去。

嗯?

然后,方‘荡’缓缓扭过头来,那双清澈的眼睛之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随后方‘荡’的嘴角缓缓上翘,‘露’出一个纯粹的笑容来。

“糟了!”这是孔度心中升腾起来的两个字!

随后就见方‘荡’猛的发出一声大吼,随后方‘荡’一头撞在包裹虚空舟的薄膜上,嘭的一声,犹如一根针刺破了气泡,虚空舟上包裹的那层能够隐藏虚空舟的薄膜一下炸裂。

那巨大的身形微微一顿,随后,一个硕大的脑袋缓缓转过来。

而此时,方‘荡’已经背对着虚空中,背对着那庞然巨、物疾驰狂奔。

“该、该死的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