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四百三十章 道侣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因为先天生命凤拒绝了古神郑的繁衍力量的赐予,所以,古神郑一怒之下,将凤囚禁在世界深处,具体在哪里谁都不知道。△,..”

“现在的凤鸣八荒据说是就是上古凤在冲击古神郑对于她施予的禁制,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凤鸣八荒对于各种禁制的破坏力惊人。”

“也正是因为凤拒绝了古神郑赐予的繁衍力量,所以天底下到处都听到龙的名号,却很少有人听说过凤,虽然有龙凤呈祥之类的吉祥话,但和龙想比,凤几乎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生存痕迹。”

“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冲击一次古神郑的禁制,不过不知道多少万年过去了,凤却一直都没有成功过。”

方荡闻言心中一惊,凤冲击古神郑的禁制的余波就能有这么大的威力轻松毁掉火毒仙宫的护派大阵,若是直接面对凤的力量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而古神郑的禁制又得多么强大?

以方荡的境界根本无法揣测凤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古神郑的禁制有多强,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方荡的境界能够理解的范畴。

这个传说不光方荡首次听到,一旁的陈娥也是第一次听说,同样惊讶得合不拢嘴。

“凤鸣多少时间一次?”

“没有固定的时间,或许隔着十几天,或者相隔数天。”石头右卫忧心忡忡的说道。

方荡想了想后说出一句话来,叫石头右卫还有陈娥都不由得一呆。

“你们说凤鸣十三次加起来咱们能杀多少个雄主门丹士?”

方荡的想法实在是与众不同,在所有的人都想着要逃跑的时候,方荡却在琢磨能杀多少个雄主门丹士。

相对于石头右卫的不信任,陈娥几乎第一时间就相信方荡,这倒并非是因为她喜欢方荡,而是因为方荡之前一直都给她惊喜,无论是杀掉玄丹丹士塔婪还是杀掉了丹宫天尊,都是在绝对不可能之中找到了一线可能。

况且知道方荡修为颇深的陈娥眼中如果设计合适的话,阴掉几个雄主门丹士还是不成问题的。

方荡随即低声说了些什么,石头右卫不由得直了直眼,随后一脸担忧的道:“能行么?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陈娥想了想后,抿嘴笑道:“一定能行!”

石头右卫固执的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样一定不行!”

方荡则拉下脸来道:“能行,我说这个一定能行!”

石头右卫有些气恼的抬起头看着方荡道:“你不要总是用你的宫主身份来压我,就算你说行,我也依旧觉得不行

!”

方荡闻言叹息一声道:“好,你说我用宫主的身份压你,我就不用宫主的身份压你,现在咱们举手表决,同意我的计划的举手!”

方荡和陈娥举起手来,石头右卫眨了眨眼,随后冷哼一声,表情相当的不爽。

“宫主,你这分明是在自寻死路,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想办法逃出去,我可以帮你拦住外面那些丹士,肯定能够给你制造离开的机会,比你这个幼稚的计划要强百倍。”

最终石头右卫也只能发牢骚而已,毕竟这件事主导权不在他的手上,他也并不擅长劝人,最终石头右卫还是乖乖的听从方荡的吩咐。

不过此时石头右卫很难再继续自己将身躯之中的那件宝贝交给方荡的计划,那宝贝并不是得到手马上就能应用的,至少需要一定的时间祭炼消化,若是这个时候被雄主门杀进来,就一切呜呼了。

况且方荡身边还有一个陈娥,原本石头右卫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他觉得不将陈娥的底细高明凝白,他还不能轻易去死。

火毒仙宫的夜晚是极为宁静的,或者说是充满恐怖的,广大的宫殿漆黑一片,只有一个房间燃烧着一道火把。

陈娥似乎习惯于烤火,此时的它就坐在火焰边上托腮沉思不知在想着什么。

火焰将陈娥的面容柔化,使得陈娥看上去温婉的就像是一滩水,轻轻拨动就是一片涟漪。

此时方荡走到陈娥对面坐了下来。

远处的石头右卫枕着火毒仙宫宽大的门槛,虽然闭着眼睛,却竖起了耳朵。

“陈娥,有件事我们得说清楚!”方荡开口说道。

陈娥似乎没有听到,依旧还在出神。

“我和你之间不是道侣,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方荡直截了当的说道。事实上说这句话的时候方荡的脑袋里面还在琢磨着陈娥究竟有什么目的,毕竟方荡不认为自己有那种叫人一见倾心的魅力,方荡遇到了太多的人,也从未有谁对他一见倾心,这样的事情在凡间都没有遇到过,到了这上幽界却碰上了,实在是有些扯淡,所以方荡决定将事情说开了,不管陈娥的目的为何,都叫她死了这份心。

陈娥眼神微微动了动,“因为那个叫做冷容剑的女子?白天那个雄主门丹士说我长得很令他失望呢!冷姑娘长得很漂亮?”

方荡摇头道:“我和她也不会是道侣,我在凡间有妻子,我的妻子终究回来到上幽界,成为我的道侣。”

方荡的言语充满坚定。

陈娥似乎没有料到方荡的原因是这个,眼睛终于看向方荡,内中充满古怪:“真的?”

方荡捡起树枝轻轻拨动火焰中的木块,点了点头。

陈娥忽然呵呵一笑道:“要是因为这个我就放心了,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内若是你的妻子不能来上幽界的话,你就是我的。”

火光之下的陈娥笑得开心,充满自信。

三年?方荡嘴角抽动一下,丹宫给火毒仙宫三年的时间,冷容剑又给了他三年的时间,现在陈娥也跟他说三年,三年三年,三年这个时间充满魔性啊

方荡摇了摇头道:“你究竟想要什么?直接说出来,比这样绕圈子要好些。”

陈娥却依旧笑道:“我要什么?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这个人,这么说吧,我就是看好你,不管你怎么想,不管你是不是拒绝,我都要你,如果,那个女人来跟我抢你,我就杀了她!我是认真的!”

陈娥一脸笑意的说着这样话语,老实说,陈娥的话语叫方荡背后升起一丝寒意来。

这是个疯女人,这是方荡心中生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我可能摊上事儿了,这是方荡心中生出的第二个想法。

方荡甚至有些相信陈娥的话语了,因为陈娥说话的时候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内中不含任何杂质,就像是他方荡的眼睛一样,一个拥有这样的眼睛的家伙,一定是个做出决定就不会回头的人。

远处的石头右卫皱了皱眉。

火毒仙宫之外,十几名雄主门的丹士和原本守在火毒仙宫外面的雄主门弟子汇聚在一起。

“云鹤这个时候你叫我来这里干什么?凤鸣八荒之后,八荒开放,正是我们大展身手在八荒之间搜取宝物的机会,没时间在这垂死的火毒仙宫上浪费人力物力。”开口的男子身材修长,面目青白,看上去犹如死人一样的一张脸,头顶上插着一根竹节银簪,这个男子应该是玄丹丹士。

在男子身旁是一名面容姣好,身材丰腴得犹如一条锦鲤般的女子,这女子眉目之间仿似有水在流淌,看到那里,那里的丹士就觉得心头燥热,连忙避开那双忽闪忽闪的眼睛,祸水两字,就是用来形容这样的女子的。

这女子头顶上也插着一根竹节银簪,这是道侣的标志。

上幽界的道侣之间有各自的标志,两人结为道侣之时会共同祭炼一对宝物,这对宝物能够进行彼此联系沟通,或者其他妙用,至于有什么其他妙有就看这对道侣之间是如何祭炼的,也看两位道侣各自的神通手段如何,还有一种情况,毕竟能够炼制法宝的材料不多,有些事直接将某种法宝重新炼制而成,原本的法宝的用途也就成了新法宝的一部分。

总之这种道侣之间共同祭炼的法宝不光是一种象征,更是一种有着相当实用性的法宝。

云鹤看了女子一眼,干咳一声道:“云涛师兄,云珠师姐,火毒仙宫之中不但进入了一个方荡,现在有进去了一个叫做陈娥的女子,自称是方荡的道侣,我觉得趁着凤鸣八荒的机会,将方荡还有那个女子一举斩杀掉,为我雄主门开疆拓土扫掉最后一个障碍,在门中也算是功劳一件,所以,我甚至没有上报门中,就叫了师兄师姐过来,一起占了这桩便宜。”

云涛那张青白的面容略微沉思了一下,看向一旁的道侣云珠,云珠显然是两人之中负责拿主意的那个,那双水汽十足的大眼睛略微一转开口问道:“那个方荡就是去年进入上幽界的千年垃圾金丹宫主?”

云鹤连连点头。

“那个叫做陈娥的女子呢?什么修为?”云珠又问道。

云鹤道:“我只看到她出手一次,不过可以肯定实力不超过金丹,其实要杀方荡易如反掌,唯一可虑的是那块看门石头,那家伙的修为似乎恢复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