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四百零五章 不是冤家不碰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零五章 不是冤家不碰头

方荡一直都认为自己已经将奇毒内丹驯服了,不,驯服这两个字并不适合应用在奇毒内丹上,毕竟奇毒内丹是方荡的最坚强的后盾,是方荡一直以来最强大的依仗。

应该用同化这个词。

方荡自从进入上幽界后,就一直都以为自己已经和奇毒内丹完全融为一体了,奇毒内丹已经变成自己的一部分了,但是现在,奇毒内丹再一次以一种叫方荡意外的方式自行决定自己的行动。

这种行动,叫方荡再一次对奇毒内丹生出一种疏离福

奇毒内丹似乎根本没有变,还是那个自作主张拥有自己想法的奇●⌒,≥⊕m毒内丹,依旧是那个嘴馋无比,见到各种毒物就想着一口吞噬下去的家伙。

不,奇毒内丹还是变了,方荡陡然觉得,奇毒内丹和自己越走越远了,虽然奇毒内丹和方荡的歌关系明明变得越来越紧密了。

以往的奇毒内丹是**裸的,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不听方荡的命令,就不听方荡的命令,但是现在的奇毒内丹不同了,奇毒内丹学会伪装了,学会假装听从方荡的命令了,这和之前的不听话,自作主张完全是两种状态。

这似乎也证明了为何方荡能够进入自己的米粒金丹中,却无法进入奇毒内丹的原因,或许,奇毒内丹抗拒他的进入。

方荡吐出奇毒内丹,奇毒内丹缓缓地悬浮在方荡面前,这颗被方荡含在口中十余年的奇毒内丹在方荡眼中忽然间变得如此陌生,就好似忽然见到了一个老朋友的另外一面一样,这种感觉,叫方荡的情绪都受到了影响。

似乎,方荡在经受着一种背叛。

“告诉我,你究竟想要什么?”方荡对着这颗父亲留下来的奇毒内丹开口问出他得到奇毒内丹之后的第一问题。

漆黑的如同影子一般的奇毒内丹依旧无声无息的悬浮在方荡面前,似乎完全听从方荡的命令,完全的属于方荡

奇毒内丹吞噬掉了一颗以丹士肉壳为炉鼎炼制的蜂窝内丹,却似乎没有任何变化,这和奇毒内丹之前吞噬掉雄主门丹士的金丹之后的情形完全不同。

似乎那蜂窝金丹就只是一个零嘴,好吃,但并没有什么益处。

但方荡直觉上知道,奇毒内丹不惜表现出自己的存在也要吞吃掉那颗蜂窝内丹,那内丹一定对他有着巨大的好处。

此时再看奇毒内丹,方荡忽然有些想念当初那颗只要一饿了就想着要吃掉方荡的家伙来,那个才是他方荡的伙伴,而这个,方荡不出他是什么。

方荡将奇毒内丹收入手中,再也没有将奇毒内丹放入口中,而是将自己的米粒金丹含在口里,不过,那米粒般的一点,舌尖再怎么晃动,也无法发出那叫方荡心安的咯叻咯叻的声响。

方荡不由得叹息一声,底下能够与你从始至终的又有多少?

同时方荡心中打定主意,他要搞清楚奇毒内丹究竟是怎么回事,他隐隐觉得,问题或许不是出在奇毒内丹上,而是出在其他的什么东西上,奇毒内丹是父亲母亲用自己的性命留给他的,以往虽然缺少了毒奇毒内丹就会吞噬方荡,但方荡一直都将其当成是一种激励,和现在这种偷偷摸摸藏头露尾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方荡握了握拳,掌中的奇毒内丹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方荡这五日中的前五都在城中闲逛,今方荡终于改变了路线,出现在莫问城城门口附近。

莫问城和凡间的城池不同,不似凡间城池那般,至少有东南西北四个出口,莫问城只有一个出口。

方荡来到这里,自然是来寻获猎物的,方荡在城中转了五,方荡也基本上对城中情形摸了个大概,现在是时候下手了。

五之后,他还要去八荒,现在正是积攒一些实力的时候。

方荡可不是龙族,在莫问城中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杀饶,方荡现在当然要去城门口,谁出城,看着又顺眼,自然是去夺了他的金丹。

听起来这么做极为残酷,实际上,这就像是在烂毒滩地上一样,你不吃人,别人就会吃你。你觉得对方是人,但你在对方眼中不过是一块肉。当然,方荡也不会没有选择的见人就夺丹。

不过,方荡顶着雨来到城门口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来晚了。

莫问城城门口他上次进来的没有注意到,此时他准备守株待兔,就需要选几个好的位置,谁知道这几个地方都有丹士若有若无的守在那里。

从这些丹士的眼睛中方荡就看出来了,他们的目的和他方荡完全一样。

不过明显狼多肉少,每日进入莫问城的丹士不少,走出去的也不少,但能下手的却不多,只有那些对莫问城不大了解的丹士才会单身独自进出。

大多数丹士都是数个结伙出城,显然对这些守在城门口的家伙早有防范。

虽然守在这里的丹士也有结伙的,但显然,出手对付这样的丹士队伍后果难以预测,抢夺金丹是一件玩命的买卖,不能十拿九稳的买卖他们是不会做的

方荡想要到莫问城狩猎,其他修士当然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毕竟聪明人遍地都是。

而且,在这里准备狩猎的丹士们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规矩,他们见到猎物出城并不会一拥而上,而是轮番上阵,似乎隐隐然有着自己的排号顺序似地。

这叫方荡连连摇头,这样下去,就算他在这里呆上十,恐怕也没收获。

方荡观察了一整之后,大概摸清楚了这些丹士们之间轮番猎物的规律。

随后方荡重新回到城中,转了一圈后,在成衣铺买了数套衣服后,换了另外一张脸的方荡只身一人朝着城门口走去,不久,就形单影只的走出了莫问城。

紧接着,就有闻到腥味的丹士无声无息的追了出去。

约莫半之后,又换了一张脸的方荡重新进入莫问城。

方荡对于这些丹士们轮班的情形掌握得差不多,如此一来,方荡就完全可以坐在一旁,等到轮到修为最弱的那个丹士避开那些数个丹士合伙的团队,算好了时间,方荡便施施然出城,以身为饵,引诱那修为最弱的修士去猎杀他。

方荡每一次出去都换了容貌衣装。

每一次回来又变了容貌衣装,没有人知道方荡在四的时间里来来去去几个来回,总共收集了五颗金丹。

这五颗金丹全都是方荡以奇毒内丹的玄丹之力施展奇毒直接碾压对方后生生夺走的。

这样的完整的金丹对于方荡来,用处极多,最大的用途就是可以在关键的时刻顶替方荡自己的金丹,直接将其当成自己的金丹用,直到金丹之中的力量耗光为止,这就等于方荡一人拥有了七颗金丹。这可以保证方荡超越寻常丹士五倍的持久攻击力。

第十的时候,方荡重新变回了遇到豪九时的模样,来到了珍宝阁。

二顺子依旧还在掸扫柜台,感觉到方荡来了,头也不抬,那张做不出任何表情硬壳脸斜了斜。

方荡当即顺着二脸斜方向的那间屋子走去。

就在此时方荡身后的跟了一个人进来。

方荡感应到了,后脑勺上张开一对眼睛,随意的看去,随后方荡微微错愕,没有停留,直接进了二脸斜的方向的房间。

在方荡身后跟着进来的,是一个女子,身上衣着低调,身材修长,玉珠般的耳垂上缀着一对耳坠,明眸皓齿,一双眼睛更好似是水做成的一样,内中满是娇媚,不过,这个女子的脸却和那双瞳子完全不符,脸上神情坚毅,甚至还有一些妖妖的气质,好似是两张脸上的器官一样。

这女子正是从凡间追到上幽界来为父报仇,却险些死在方荡手中的陈娥。

对于方荡来,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不过,方荡倒也不怕,因为他此时的模样和当初在床底下的模样完全不同,并不怕陈娥将他给认出来。

出乎方荡意料,方荡前脚刚进了房间,陈娥也跟着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