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以情动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一十九章 以情动之

御毒宫主伸手捋了捋长长的胡须,开口道:“阎渊师叔,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典万?”

阎渊似乎早就想到过这个问题,直接就道:“两个字,养着!”

“就算是一条狗,时间长了,也能养出感情来,更何况若这个典万真的就是方荡的话,以情动饶成功机率就更高了。”

“我仔细研究了方荡这个家伙的经历,这家伙从自己带着弟弟妹妹在烂毒滩地长大,是个极重感情的人,只要在他身上下足功夫,自然能够叫他真的变成我火毒仙宫弟子,到那个时候,元婴修士的法宝在他手中和在我们手中又有什么区别?叫他拿出来大家一起参详,研究其中奥妙,难道他还能拒绝?要知道那宝贝任何一个修士都不可能光靠一己之力研究透彻。或许等到方荡放下了防备心后,会主动将元婴修士的法宝拿出来供大家一起参详。”

御毒宫主微微皱眉道:“可是,那恐怕要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阎渊呵呵一笑道:“十年换一件元婴修士的法宝,你难道还觉得赔本不成?”

御毒宫主闻言一笑,点零头。

火毒尊者脸上却是凝重的神情,开口道:“万一他真的只是典万,根本就不是方荡呢?”

阎渊尊者反问道:“难道典万就不值得培养了?”

“但典万若是方荡,拷问本心绝对不会难住他,毕竟方荡当初连妙法门的五大困境都熬过去了,在拷问本心之后,阳就要和他公斗,典万杀了阳自然不好,但阳要是将典万逼出原形来,怎么办?方荡一旦露出行迹,估计立即就会逃之夭夭。咱们是不是叫阳不要接受典万的公斗?”此时另外一位样貌平凡的尊者开口道。这显然是一个当下最关键的问题

“不必,对于典万没有必要破坏仙宫规矩,一切都按照仙宫的规矩来,该怎么样就怎样,养人和养毒一样,不可太亲近,也不可太疏远!有规矩按照规矩来绝对错不了。不然你怎么去和阳?叫他不要接受典万的公斗挑战?他那张脸皮怎么受得了这个?”阎渊尊者笑着道。

火毒尊者此时变得沉默起来,一双眼睛之中光芒微微晃动着。

御毒宫主看到了火毒尊者的眼睛,心中微微一叹,救命稻草就在眼前,谁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飘走?而不去伸手抓住?哪怕明知道正救命稻草没有用处,也肯定不会放过!将要溺死的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

“看来得心火毒尊者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御毒宫主心中微微一叹,这宫主的位置当真不是那么好干的!

典万回到房间收拾,其实典万没有什么行李可以收拾,他是独自一人连个包裹都没有就直接来到了火毒仙宫中,所以,他走就走,没什么好收拾的。

但典万还是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睡了片刻才站起来,一双疲惫惺忪的眼睛扫了黄易和子雄一眼后,才走出房间,头也不回的朝着道宫行去。

黄易看着典万消失的身影,眉头微微皱起,随后黄易扭头看向子雄,看着子雄不断鼓动的腮帮子,感受着房间的清冷,黄易忽然生出一种恐怖的感觉来,难道现在他要和这个家伙单独共处一室?

“这家伙该不会趁着睡觉的时候把我也给吃了吧?”

一想到这里,黄易就觉得自己应该去倒马桶了。

一想到马桶,黄易不由得将那枚铸本丹取了出来,吃下去,或许他也能成就练气境界,一步登成为内门弟子,成为内门弟子后,就再也不用倒马桶了,并且每日都会获得玉贝石用来修炼,再也不必为这些繁琐事而忙碌。

黄易捏着铸本丹,半晌之后还是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将其吞下。

典万一颗铸本丹成就了练气境界后,不知道多少人受到鼓舞,铸本丹这丹药在外门弟子手中存有几十颗之多,有的是历年新人大比之中得到的上次,有些则是完成了各种门派任务后获得的。

这些丹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部分都没有被外门弟子服下,因为没有信心,外门弟子总是觉得自己还差了许多,而铸本丹得来不易,所以不到信心十足的时刻,一般人绝对不会轻易服下。

一般情况下,吞服铸本丹直入炼气境界的成功率在五成左右,基本上是一半成功一半失败。

但典万的成功一下激励了不少的外门弟子,斗场之战结束后当就有三十多个外门弟子吞服铸本丹,成功者竟然还真不少,足足有接近二十个外门弟子直入练气期,成功率提升到了七成还要多些。

这些外门弟子虽然还没有资格成为内门弟子,但至少前途已经一片光明。

这些饶成功有一多半是自己本身积累就够了,还有一半完全是被典万激励,信心十足道心稳固,这才一鼓作气成就练气境界。

起来,这些人都受龄万的好处,应该感谢典万才对。

只不过没有人承认这个罢了。

但随着这个成功**之后,接下来又有二十多个外门弟子吞服铸本丹,结果却惨不忍睹,只有七个人成就了练气境界,成功率下跌到了三成,这些人就是根基根本不足,对自己信心却太高,当然不成功也没什么,毕竟铸本丹是补药,能够帮助武者修补自身缺陷

面对那么多的成功者黄易也曾经动心,但他忍住了,保持清醒是他最大的优点,他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

黄易用布巾捂住口鼻,随后拎着马桶去了甘露井,路上只有他一个,一边走一边背诵炼丹口诀,虽然现在他根本用不上,但他认为这些早晚他都用得上,别人一步登的成功他固然眼热,但他还得踏实修行不是?

典万重新来到道宫门口,当然是门口未免太夸张了,其实这就是一个鸡圈,穿过鸡圈中的石路就是到道宫中最雄伟的建筑,一座占地三十多平的破旧楼。

典万对于地上的斑斑鸡屎并不在意,这里比起他生长的地方简直就是堂。

此时郑樵正蹲在门口拔鸡毛,看得出,这家伙以前应该非常擅长拔鸡毛,只不过时间太久没有做过了,略有生疏。

郑樵这些修毒者一个个面容都不好看,成服毒,面目自然被毒性侵蚀的奇形怪状,郑樵,就有些嘴歪,一双眼睛一大一,见到典万来了,不由得歪嘴一笑招呼道:“七师弟快来快来,今正好开腥,给你一条鸡腿!”

典万对于七师弟的称呼还有些不大适应,走到郑樵身边,看着郑樵拔鸡毛,随后典万奇怪道:“修毒者毒气化雾,一抹就能褪尽鸡毛,还用得着这么吃力的一根根拔么?”

郑樵闻言露出一个这你就不懂聊笑容来:“拔鸡毛是一种乐趣,你来闻闻,这鸡身上的香味儿,啧啧,一边拔鸡毛一边吞口水,味道好极了。”

典万哦了一声点零头,站起身来,心中暗忖:“这个家伙大概被毒药蚀坏了脑子。”

走入道宫最雄伟的建筑中,几个内门弟子正在手捏毒丹修炼。

整个房间之中毒气氤氲。

其中修为最高的一个身周的毒物化正在不断变化,化为各种鸟虫走兽,栩栩如真,叫人叹为观止,这饶修为已经到了《炼毒经》中第五等毒气化兽的境界。

还有三个修为在这人之下但也能毒气化虫,另外两个修为卡在毒气化雾的状态,这是最直观的观察这些修士的修为的时刻。

修为最高的那个道宫内门弟子张开双目,看到典万后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样来,随后一笑道:“师父刚刚吃了一只肥鸡,从今开始闭关聊,等你拷问本心结束,战胜了阳君的时候师父也就该出关了。

典万微微一奇,但也并不过多好奇。

“我叫许权,是你的大师兄。”许权这个人算是道宫中除了紫阳君外长得最端正的一个了,修为到了他的境界已经不会再搞得自己面目全非。许权应该是个读书人,身上有不少读书人才有的气质,坐卧端正,双目有神,称得上是一个精彩人物。

“俺叫周东,是你的二师兄。外面的郑樵是你的三师兄。”周东原本应该是个浓眉大眼的相貌,不过现在自然是变得乱七八糟,不过魁梧的身材却依旧还一流水准。

“我叫张志恒,你四师兄

。”张致恒不知道是被什么毒性侵染,身上一层鸡皮疙瘩般的红斑麻疹,坑坑洼洼,还泛着金铁之色,叫人看着就感觉浑身不爽。

“我叫王松,你的五师兄,不过你不用叫我师兄,我很崇拜你,我已经决定以后就跟着你混了。”王松模样最丑歪瓜裂枣这个词用来形容他再恰当不过了。

“我叫王勤力是你的六师兄。”最的王勤力也至少有七八十岁的年纪了,只不过修仙者到了练气境界,看上去要年轻太多,不知道的也就是觉得他们只有三十多岁出头的模样。不过修为最弱的王勤力看上去是真的丑,浑身上下基本上就找不出一个没有变形的地方。

典万一一点头,这就是道宫所有的门溶子了。

现在看来,阳君其实得一点都不错,道宫就是一个等着被裁撤掉的废物,对于整个火毒仙宫来,道宫几乎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可言。

“走,我带你去你的住处。”王松笑着从修行的床榻上跳下来,当即领着典万从后门走出,进入了后院,后院中有四五座房子,王松略微尴尬的笑道:“没办法,咱们道宫数百年都没有以为金丹修士,所以被排挤得不成样子,我们这些内门弟子甚至都没有办法能够一人一个房间,从今开始,你就和我还有王勤力挤一个房间吧。”

王松着,走向几栋房屋中的一栋。

这房间虽然外面看上去年久失修,随时都要倒塌掉的模样,但一打开门走进去,却完全是两个地。

内中肯定不是多么繁华,但整齐干净,房间寒酸得没有什么家具,但每一件东西摆在那里都很有阅历,一看就是老旧的物事,但整间屋子就是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干净、整洁,叫人生出一种可以在这里长久居住下去的心里想法。

由此可见,住的多么豪华不是问题,干净整洁,看上去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这张床是我们几个昨刚刚打造出来的,你以后就睡在这里。”房间中有三张床,将本就不大的房间激得更满。

似乎除了三张床外,就只剩下一个过道而已。

这倒是叫典万想起了在石头房子睡觉的时候的情形,那个时候也是三个人睡,仰望空,梦想空之上火毒仙宫应该是怎么个模样。

只不过,典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火毒仙宫之中竟然也有如此逼仄的房间,在地上仰望仙者,却不知道其实仙者也远远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逍遥自在,那么随心所欲。

王松笑着道:“你的被褥大师兄已经帮你缝出来,挂在外面晾着,起来咱们确实穷啊,你的被褥里面的棉花和布料是从我们六个被褥中抽出来的,一人抽一点,大师兄怕你嫌被褥上有味道,非得晒透了才给你用呢……”

王松正眉飞色舞的着,陡然听到身后传来呼噜饿的声音,王松不由得一愣,扭头看去,就见典万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看样子似乎已经十几从未睡过一样。

王松眨了眨眼,随后摇头退出了房间。

原本他以为典万那一脸疲倦时装出来的,或者他从就是这个样子,但现在看来,典万似乎真的很疲惫,但他究竟为什么会那么疲惫却叫人琢磨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