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二百零一章 妙法门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方荡该不会是父王的私生子吧?”四王子似乎一下想到了什么,连忙叫道。◇↓,

“呸!看眼睛就知道根本不是。”二王子很不屑这个说法。

“咱们几个,除了大哥外,又有那个的眼睛跟父王相似?”四王子嘀咕一声。

二王子一愣,随后二王子笑骂一声道:“胡说八道,差点被你给带进沟里去,放心,方荡绝对不是父王的私生子,走吧,咱们这次给他带去这样一个好消息,这小子一定非常高兴,总之有一个原则你要记住,那就是咱们要跟方荡打好关系,至于打好关系有什么用,现在先不用考虑,父亲或者也是这个策略,咱们跟着父亲的想法去做事情,总不会错的

。”

四王子点了点头道:“不错,据我所知,父亲好像就没有做错过什么,虽然人人都觉得父亲是个莽夫,但在我眼中,父亲的才智远超天下人。”

二王子想了想将熏香的手帕从脸上扯下,四王子会意,也将手帕扯下,这样看上去比较礼貌一些。

随后两人朝着城堡疾驰,半路上被火奴拦住,几个火奴跑去城堡请示,得到了命令后,才放二王子和四王子入城。

“啧啧,这可真是一地之王的架势。”四王子低声说到。

“噤声!”二王子皱眉制止四王子的言语。

城堡大门开启,二王子和四王子进入城堡之中,本以为城堡里面会很黑,毕竟这座城堡窗户不多也不大,但进去之后发现,城堡里面相当亮堂,在城堡正中间最上面有几百个小窟窿,天光从窟窿中漏下,即透风,又增强采光。

方荡已经等在这里了,方荡毕竟得到了洪正王的善待,所以现在对于二王子和四王子也比较客气。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相处出来的,谁也不是天生的油盐不进,关键是方式是不是正确。

二王子从后背双手捧出一把秋水长剑。

二王子略带歉意的道:“铸剑师也没有料到这把千叶盲草剑如此不凡,先后融了五把宝剑,炼出的铁精依旧无法弥补这把剑的剑身,所以父王专门遣我去收购了六把奇兵,这才将这把宝剑修补完整,所以时间被耽搁了。”

方荡一见到千叶盲草剑双目就立时一亮,伸手一招,千叶盲草剑嗖的一下从二王子手中飞走,直入方荡掌中。

剑音清冽,甚至比之前的千叶盲草剑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方荡对于这些并不重视,至少现在他根本不考虑这些。

方荡微微闭上眼睛,想起那个总是藏在他的脑后观瞧外面世界的小家伙,那个总是坐在他的肩头摇晃自己小脚丫的小家伙,那个为了帮助他从灰云之中冲出,不断消耗自己的生命的小家伙。

方荡张开双目,略微有些紧张,舌尖挑动奇毒内丹,咯叻咯叻的声音使得方荡冷静下来。

方荡双手猛地灌注力量进入千叶盲草剑中。

千叶盲草剑剑身骤然发出一声长啸,铮铮作响,如雷奔如龙吼,一时间整个宽大的房间内,剑气纵横。

对面的二王子和四王子连忙后退数步,他们现在觉得,在方荡身上发生任何事情都不意外不出奇。

啊!

一个小娃娃从千叶盲草剑中钻出,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

随后,小娃娃一眼就看到了方荡,如同一只猴子一样几下就爬到了方荡的肩膀上,小屁股坐在方荡肩膀上,一对小手抱住方荡的那张脸,小脸凑上去,靠在方荡脸上,死死的腻着方荡,露出纯真无比的笑容来,言语不重要,此时此刻器灵娃娃那种对于方荡无限依恋的神情说明了一切

此时的器灵娃娃,就如同当初的方气,方回儿,那个时候的他们眼中只有方荡,方荡就是他们的一切。

器灵娃娃复活了,方荡心中一个大结打开了。

不过器灵娃娃虽然复活过来,但还比较虚弱,需要方荡用奇毒内丹的力量繁复灌注,器灵娃娃坐在方荡肩膀上搂着方荡的脖子沉沉睡去。

方荡伸手将他转了个圈,放在脑后,器灵娃娃就缩成一团,融入方荡脑后消失不见。

方荡此时看向二王子还有四王子,开口道:“你们回去后,代我谢谢洪正王。”

方荡这是首次说出一个谢字来,洪正王做了这么多,不管他初衷如何,当的上一个谢字。

二王子闻言脸上堆满笑容伸手要拍方荡的肩膀,但硬生生的顿住,抹了抹自己鼻子笑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字,你是小靖的夫君,是我的妹夫,是父王的女婿,帮你做些事情,再正常不过了,没必要说两家话。”

四王子此时笑道:“妹夫,其实我们兄弟来,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你一定很想知道这个消息。”

方荡看向四王子,满脸疑惑。

二王子和四王子可不想跟方荡打哑迷玩儿,二王子当即说道:“上次你离开火毒城的时候说叫我帮你留意大皇子的消息。”

方荡闻言,双目微微一闪,“你们有大皇子的消息了?”

二王子笑道:“也不是什么秘密,用不了几天,这个消息就将轰传天下了,大皇子,三皇子通过妙法门的考验,入赘妙法门,一个月后将在妙法门举办迎亲大典。”

正说这话的二王子还有四王子微微一愣,他们都在方荡脸上看到了一种很难用语言形容的笑容,这笑容实在是太……邪恶?不,用邪恶形容不太贴切,总之,是那种早就等着这一天的兴奋感觉,就如同一个男人惦记一个美女太久太久,终于要将那个美女按在床上占有的感觉,太邪恶了。

二王子干咳一声,看了眼方荡,有些忧虑的道:“不知道妹夫要找大皇子做什么?”

“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三皇子也在?正好,我和他有些恩怨还没有了,一并解决了,咦?妙法门?也就是说哪位烟波仙子也在,还真巧,我和她之间的仇怨也不浅。”

四王子瞪眼道:“三皇子这次入赘就是要成为烟波仙子的丈夫,大皇子则更厉害一些,迎娶他的是妙法门的大师姐,叫做梦红尘,那可是天下倾心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希望能够的道她的回眸一眼而不可得。”

四王子说到梦红尘的时候眼神之中充满向往,显然对于梦红尘极为倾心。

二王子皱眉道:“妹夫,哥哥我说一句话,或许有些没深浅,说错了你也不要介意,你若是有别的事情找大皇子,去妙法门没有问题,但你若是想要找大皇子的晦气,妙法门绝对不能去,妙法门是天下唯一的一个只有女弟子的门派,不知道多少人曾经对妙法门动过歪脑筋,但所有前去挑衅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云剑山厉害吧?妙法门未必比云剑山差,而且,妙法门的女婿遍天下,你得罪了炫龙皇帝,大不了不在夏国过日子,但你若得罪了妙法门,天大地大,绝对没有一处容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