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一百三十章 薨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叠剑七招!

浑身上下毛孔中冒出滚滚黑雾,如同一块被水浇熄的炭块一样。

方荡这第七剑甚至比之前的六剑更强大,内中隐含着声势滂沱惊人的龙吟海啸,这一剑中凝聚着方荡的无穷怒火,和滔天杀机。

烂毒滩地中的一幕幕全都回到方荡的眼前,黑暗石缝中的母亲的双眼,牙牙学语找方荡要食物的弟弟、妹妹,被一群群的火奴贱狗追逐的夺命狂奔,无数次从各种妖兽嘴下溜走,千辛万苦的猎取食物,朝不保夕的生活。

还有那种在方荡锁骨之下的噬命虫带来的痛楚,一切的一切都汇聚成一个字!

杀!

本来三皇子不会如此容易陷入被动之中,尤其是面对方荡的时候。

毕竟他是练气层次的修士。

但三皇子的精气神和护身龙脉聚拢在一起,凝聚成三爪银龙,如此一来,龙脉才能完全听从三皇子的要求,三皇子原本是想要以此来碾压方荡,叫四周那袭不长眼睛的家伙们知道知道,他身上的龙脉多么可怕。

谁知道,预料未来的没有现在的变化快,三爪银龙竟然被方荡六剑生生斩杀,这对于三皇子的精气神损耗极大,使得三皇子一时间竟然只能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眼瞅着方荡的千叶盲草剑就要斩击在三皇子身上,就在此时三皇子的身形猛的倒飞出去,方荡骤烈无匹的当头剑贴着三皇子的鼻尖斩了下去!

远处一个老者缓缓走出,正是这个老人伸手,将三皇子从死亡手中生生夺走了。

这老者看上去似乎得有八十开外,一头稀疏白发,留的很长,扎成一根辫子,松散的盘在脑后,用柳树枝簪住。

老者拄着一根漆黑的拐杖,一条腿有些瘸的一步步走着。

三皇子如同纸片一般倒飞到了老者身前,老者伸手轻轻一拍三皇子,三皇子喉咙里咕咚一声,随后惨叫出声。

老者又摆了摆袖子,远处的那条脑袋被一劈两半的三爪银龙嘭的一下爆散成滚滚气脉,化为一条条的小龙,一头扎进方荡的身躯中,如同被数十个拳头同时敲击,将方荡直接撞飞出去。

三皇子暴怒无比,方荡当着他的面抢夺了他的未婚妻,抢走了他的宝贝夺魄,现在又斩杀了三皇子的护体龙脉,叫他当着众人的面遭受各种屈辱。

三皇子明明拥有碾压方荡的力量,却在方荡面前处处碰壁!

三皇子发出一声怒吼,当即就要冲上去出手宰杀方荡,就在此时他忽然感到鼻尖剧痛,眼前清晰可见,鼻尖上猛的窜出一道鲜血来。

三皇子诧异的伸手去摸,竟然发现自己的鼻子,被方荡的剑生生劈成两半,血流如注。

随后三皇子胸口上微微一凉,低头看去,就见他一直穿在身上数十年寸步不离的三爪银龙袍发出咯叻一声脆响,被从中破开。

三皇子大惊,下意识的想要将三爪银龙袍用双手扯在一起,结果双手一抓,三爪银龙袍就如同打湿了的草纸一般破碎成浆,在一堆稀烂的布浆中,有金光闪烁

那金光耀目,四周的围观者齐齐大惊,一个个瞪大了双眼,远处的顾白低声道:“自作孽不可活,三皇子这是找死!”

大皇子呆呆的看着三皇子胸口的金光,更是满脸惊愕。

就见三皇子胸前是一条五爪金龙,三皇子的袍服更是金光璀璨。

三皇子的三爪银龙袍下,赫然是一件皇袍!

身为一个皇子,甚至还是一个没有皇位继承权的皇子,竟然身穿五爪金龙袍,这是要造反了!

从那五爪金龙现身的一刻开始,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三皇子,一时间整个世界都似乎变得死一样的沉寂。

远处的黄奴儿双目微微一眯,嘴角翘起,露出一丝冰寒冷笑,口中依旧还在喃喃自语,不知在念叨些什么。

三皇子一直都看不得有人压在他的头上,尤其是走出太子府的大皇子的那身四爪银龙袍,更是如同一根利刺刺入了他的心脏,叫他心中难受,如鲠在喉。

所以才有了这一身五爪金龙袍上身,也正是因为如此,三皇子方才能在街上看到大皇子的时候,对其身上的四爪银龙袍没了太多的感觉。

大皇子双眉竖起,冷声喝道:“老三,你这是谋逆!”

四周的百姓官员们尽皆哗然,三皇穿上龙袍实在是太过分了,其罪当诛!

这已经是任何一个皇帝都无法容忍的了,只要炫龙皇帝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会将三皇子除掉,这是原则问题,可以想见,三皇子这一次死定了!

四周的喝骂声逐渐多了起来,最后,犹如山呼海啸一般的澎湃起来,一身五爪金龙皇袍的三皇子被千夫所指!

不得不说,虽然人人都知道他三皇子的野心,三皇子也将自己的野心告诉了所有人,这都不是问题,但将野心穿在身上,还被无数人看到,问题就太大了!

炫龙皇帝一刻未死,就绝对不能暴露这一身五爪金龙袍。

众目睽睽之下千夫所指之中,三皇子都不由得生出一丝无措来。

三皇子看向身边的老藏君,老藏君双目低垂,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看了三皇子一眼,这一眼,就叫三皇子感到安心,对于老藏君的手段,三皇子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

就在此时,钟声大作,整个望京都被悠扬悲戚的钟声笼罩。

薨钟!

薨钟只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响起,那就是皇帝驾崩的时候。

此时薨钟大作,就说明,炫龙皇帝宾天了!

原本喧嚣吵闹的喝骂瞬间消失,一切都陷入死一般的宁静中。

“皇帝宾天了!”

不知道是谁最先喊出了这就话,随后,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齐齐跪下,对天空叩首

炫龙皇帝对于整个夏国来说,就如同一根巨木,支撑着整个夏国的天,若没有炫龙皇帝夏国早就亡了。

炫龙皇帝极有建树,对内勤修朝政,兴水利,布农田,屯兵甲,对外则苦苦支撑,虽在各方强大力量下的夹缝中挣求存,却不曾丢失一块土地,之所以能有如此功绩,炫龙皇帝的勤奋功不可没。

炫龙皇帝每天只睡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几乎全都用在开朝会批奏折上,若给炫龙皇帝打个分数的话,十分的话,炫龙皇帝至少能够得八分,甚至更多,所以骤然闻听炫龙皇帝身死,满城悲戚,哀声不绝,这是城中百姓发自肺腑的声音,同时也是对自己不确定看不到希望的未来的一种恐惧。

原本对着三皇子千夫指,喝骂不绝的一众官员百姓们此时尽皆没了声息,局势变化出人意料!

三皇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扬声道:“这天下本来就是本皇子的,穿一穿龙袍有什么了不起?如今真龙现老龙薨,本皇子天命所归,谁敢不服?”

一众官员百姓们尽皆一惊,确实如此,三皇子身上的龙袍一现,炫龙皇帝宾天的薨钟便响彻天下。

如果只是巧合的话,未免也太巧了!

在场的,只要信一点天命的,此时都安静下来,齐刷刷的看着意态猖狂的三皇子,如果这还不是天命的话,那么什么算是天命?

随后众人又看向沉寂在太子府十余年已经略微有些苍老的大皇子!

不管从那个方面去看,似乎都是三皇子更具备成为夏国皇帝的资格,尤其是那件五爪金龙袍更是处处妥帖,穿在三皇子身上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其实并非是三皇子更配那件五爪金龙袍,这是一种心理暗示,三皇子一身龙袍先入为主,就会给人一种非他莫属的感觉,此时这一身龙袍,换成在场的任何一个,穿上都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这个时候,大皇子明显输了一筹。

钟声中,大皇子双目瞳孔急缩,掉头就走。

老藏君此时开口道:“三皇子,老夫跟你说过的事情,你可还记得?胡闹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时候做点大人该做的事情了!”

三皇子捏着鼻子揉了揉,血液是最好的粘合剂,此时已经将他被斩成两半的鼻子黏在了一起。

三皇子收了手,笑道:“我当然记得,老师你之前曾经说过,只要那老龙一死,就立即杀了大皇子,杀了他,我就是夏国皇帝!至于那个混账东西,等我回来再动手捏死他!”

三皇子满目仇恨的看了眼被龙脉轰击躺倒在地没有声息的方荡一眼,他恨不得将方荡剥皮拆骨,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皇座!

此时靖公主跑到了方荡身前,一脸关切,这叫三皇子眼角青筋蹦跳数下,三皇子用力的吸了一口气,不再去看靖公主和方荡,一眼都不看,一念都不想!

从现在起,私人恩怨暂时不值一提,故事已经进行到了争夺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势上。

三皇子冷笑一声道:“老大,我等今天太久了,我谋划今天也已经太久了,用你的鲜血来铸就我的皇座吧,我会感激你的,连你的谥号我都想好了,就叫匡危,是你辅佐本皇登基上位,本皇会给你修造一个大大的陵寝,呵呵,本皇这两个字果然舒服

。”

三皇子说着那些死士掉头朝着大皇子追去,与此同时四周的房间中窜出一个个黑衣弓手,这些黑衣弓手齐齐看向老藏君。

老藏君微微点头,弓弦弹动,崩崩齐响,一道道的箭矢发出骤烈的啸音,朝着大皇子激射而去。

踩雪背上的大皇子身上猛的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四爪银龙冲天而起,银龙背脊一盘,所有的箭矢都被银龙厚鳞挡住,火光四溅流矢乱飞,一时间四周的百姓糟了秧,死的伤的不计其数。

大皇子身旁的数十个侍卫也不是吃素的,纷纷施展各自的手段,护在大皇子身周,但现在他们等若是光头上的跳蚤,被人当成是活靶子射击,处境艰难。

虽然知道炫龙皇帝续命失败,却谁都没有相当炫龙皇帝会这么快的死去,大皇子身边的人手还是太少了些,远远比不上带着人迎亲的三皇子。

更何况大皇子自囚太子府十几年,手下的精锐离散不少,远比不上手握大拳锋芒毕露的三皇子来得雄厚。

大皇子一直都将宝压在炫龙皇帝身上,在他看来,炫龙皇帝一定不会容忍三皇子这个弑母杀兄的家伙成为皇帝,他一直都在等炫龙皇帝至少也将三皇子逐出望京。

结果,事实证明,他或许是错的!在炫龙皇帝心中,似乎一直都没有打定主意要除掉三皇子。

现在炫龙皇帝都已经宾天了,还没有将三皇子给除掉,若是不除掉三皇子那就应该除掉他大皇子,炫龙皇帝却什么都没有做,这无疑会给未来的夏国造成巨大的危害,双龙夺珠,最后的结果就是空耗国力,得不偿失!

在大皇子心中,这是炫龙皇帝英明一生的最大败笔处。

眼瞅着密箭如雨,大皇子身上的四爪银龙被射得乱颤不休,显然支撑不了多久,而大皇子身周的数十个侍卫不断的有人葬送在箭矢之下,对方的箭手实在是太多了,并且一个个膂力极强,相当可怕。

老藏君谋划这一刻太久,他不是三皇子,老藏君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势!

仓皇逃命中的大皇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身上逐渐有一道气浪涌起,就在此时,长街尽头传来号角之声,一人一马缓缓走来。

大皇子身上那一道正要涌起的气浪瞬间消散无踪。

凝目望去,随即大喜,高声呼救道:“顾丞相救我!”不管怎么说,他大皇子依旧是夏国太子,只要炫龙皇帝没有留下遗诏废了他这个太子,那么顾之章绝对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顾之章本是一人策马长街,但随后他身后涌出一道道犹如流水般的快马,马匹上是金甲银甲侍卫,这些侍卫都是帝王禁军,他们是精锐之中的精锐,是整个夏国最强战士!

这些炫龙禁军迅速前冲,将大皇子围在其中,一道道的箭矢射在他们身上,全都被他们身上的鳞甲滑开,丝毫不能伤到他们。

顾之章看向老藏君,呵呵一笑道:“老朋友,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

老藏君一瘸一拐的缓缓前行,一边走一边笑道:“好久?是啊,大约十六年了吧?”

顾之章看着老藏君瘸了的那条腿开口道:“皇上叫你找的东西,想必你是没有找到吧?”

老藏君闻言哈哈一笑道:“天底下哪有那样的东西?不过,我找到了一样替代品,并且那东西就在你的手中,就在你的拜经堂中

。”

顾之章露出诧异的神情,不过他显然不想将这个话题继续进行下去,“老朋友,此事稍后再谈,现在你是时候该伏法了!”

老藏君闻言不由得哈哈狂笑:“伏法?三皇子即将登基称帝,该伏法的,似乎是你吧?”

数十条小龙拼命地钻挤,刺入方荡的身躯之中,这些小龙每一条都是气脉凝聚,充满了破坏力,不断的侵蚀方荡的身躯,这叫方荡痛不欲生,方荡的血肉正在不断崩坏,眼瞅着方荡就要被这些龙脉所化的三爪银龙活活嚼吃掉。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潜入方荡肚腹之中纵情汲取毒性的奇毒内丹,陡然飞出,一口一个,将那一道道的龙脉尽皆吞了下去。

随后奇毒内丹一头扎进方荡身躯中,在方荡嘴中丢溜溜乱转,一道道的龙脉从奇毒内丹之中再次钻出,这一次,这些龙脉犹如被驯化了一般汇入方荡身躯之中,和方荡曾经吃过的龙珠中的龙气凝聚在一起,这等于是方荡吞噬了三皇子身上的龙气!

不过这种融合并不那么舒坦,相反是一种激烈的冲撞,就如同用铁锤将两种龙脉锻造在一起一样,烈火镌烧后反复敲击。

方荡正饱受煎熬的时候,双目之中看到了靖公主的那张满是关切的面孔,这张面孔如此美丽,在这一刹那,这张面孔甚至超越了方荡心目中,当初和三皇子一起来到烂毒滩地中的那个女子的面容。

或许不是靖公主的面容真的比那个女子更美,而是靖公主此时脸上的那种关切,使得很少被人放在心上关怀的方荡感受到了无穷的暖意,所以这张面孔才如此美丽动人!

靖公主原本以为方荡被龙脉冲击已经奄奄一息了,没想到方荡双目陡然张开,竟然毫无半点疲倦,相反斗志昂扬,并且充满了活力!

甚至,在方荡眼中,靖公主竟然看到了两条小龙。

方荡伸手捏住靖公主的下巴,瞪着那双纯净无比的眼睛开口道:“我爷爷刚刚跟我说,此间事了,就要我和你一起生一个大胖小子。”-#~?++

靖公主不由得一愣,一张脸瞬间血红,方荡的言语从来都是这么直白,直白的就像是一把直刺过来的剑,叫人无法躲避。

靖公主本想大骂方荡,但扭头看了眼猖狂无比的三皇子,看了眼三皇子那数不清的手下,方荡此去九死一生,然后道:“方荡,现在就逃吧,你杀不了三皇子了。”

方荡双目微微一眯,冷声道:“就算杀不了他,我也要剥他一层皮下来!”

方荡说着猛的站了起来,朝着追逐大皇子的三皇子狂奔而去。

此时方荡耳畔传来靖公主的声音:“我答应你,你得活着回来!”

方荡微微一笑,但随即面上的神情就被愤怒所遮掩。

“三皇子,我允许你走了么?”方荡猛的大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