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255章 小年夜里话春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55章 小年夜里话春秋

窗外的雪花儿越飘越大,隔着玻璃的餐桌上热气氤氲,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顾瑾特地遣走了家里的佣人,自己亲自下厨弄了这么一桌子丰盛的家宴。

现在瞧着孩子们吃得开心,自家老公喝的开心的样子,觉得总算是没有白费。

吴涛一手茅台,一手老鸭煲,喝的从里暖到外,以至于到后来干脆把外头的毛衣脱了,只剩下贴身的衬衫。

眼瞅着顾瑾自己个不吃,只顾着往自己面前盘子里布菜,不由招呼说:“瑾姨,别管我,你自己也吃。”

顾瑾乐呵呵地给爷俩也都夹了些菜,笑道:“我呀,看你们吃得香,我就饱喽。”

安蓉宽抚着吴涛说:“别管我妈,你吃饱肚子,就是对她最大的报答了。”

“死丫头!”顾瑾抽了安蓉一下子,旋即对吴涛道:“不过啊小涛,蓉蓉说得倒也没错。来,你多吃点。”

另一边安定国自顾自地说着要去首都的事,得意风光之情溢于言表。

顾瑾忍不住泼点冷水道:“你呀别光顾着美,现在省里头每周的举手会,还不得费尽心机,步步为营?这回你去首都是得意了,可那江大桥能轻易放过你?”

自打梁言成走后,原先身为二把手的江大桥便取代了他的位置,成为安定国的顶头上司。

但是坐着火箭上来的安定国,有京里头梁言成做背景,在举手会上,也足以和江大桥分庭抗礼了。

即便如此,每周的举手会也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

所以顾瑾才有此一说。

安蓉不接这茬,是不愿意多问官场的事。倒是吴涛对这事心里有数,并且不太担心,所以安慰着顾瑾道:“瑾姨,举手会上你来我往的,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与人斗,其乐无穷嘛!”

安定国一扬脖子,干了酒盅里的茅台,一脸美滋滋地道:“就是,老娘们家家的,成天里瞎担心什么呢。”

吴涛顿时一滞,自己这准老丈人是真的飘了啊,竟敢说出这话。

果不其然,下一刻,顾瑾把茅台一收,毫无道理可言道:“别喝了,小心你那脂肪肝!”

安蓉没忍住笑,噗嗤出了声,但吴涛却只能忍着,否则这准老丈人怎么下得来台。

瞧着吴涛若无其事的样子,又见着顾瑾端了杯柠檬蜂蜜水过来,安定国嗟叹一口气,便顺了过去,把话题一转道:“不过小涛,你们这回软件谷项目的评比活动,搞得真不错。”

言下之意,是自己能享受到这回的进京风光,还是得亏了这次评比活动。

吴涛借机问道:“安叔,你觉得年后这软件谷计划是不是就可以推广开来了?”

安定国夹了颗花生,嚼的咔咔作响道:“如果没有旁的事,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了。可是现在这抗非形势突如其来,如此严峻,年后还真是有点悬了。”

这倒是和吴涛的预料差不多。

即便是这次评比活动的边鼓敲得不错,但是受到非典影响,恐怕真正能推广开来,也得到下半年了。

不过这事,吴涛倒也不急。

只要影响力打出来了,往后也不怕被别人摘桃子。

聊完了软件谷,安定国当即把话题转移到当今世界大势上来。

最近一个多月,国际形势上的确是发生了很大的转折变化。英美对于海湾那片的弦看起来时松时紧的,安定国也有些码不准英美政府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吴涛听了,是不为所动地继续吃着喝着。

看得安定国是一肚子纳闷,“小涛,你是不是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没什么看法。”吴涛放下筷子,摆摆手,“那根看不见的弦什么时候松过?反正我看是越来越紧的,恐怕距离出兵是不远了。”

顾瑾听着有些惊惶,打断道:“你这孩子,别瞎说。”

安蓉却不乐意了,“妈,你见他什么时候瞎说过?”

安定国也露出凝重之色,“你的看法,老首长他知道吗?”

“早就提过。”吴涛一扬脖子把汤汤水水的喝干净,一脸轻松地道:“打是会打,但是出不了什么大乱子,咱们放心地关起门来搞经济,一切都会过去的。”

酒足饭饱之后,吴涛果断地起身告辞。

至于说带安蓉一起走,他连提都没有提。毕竟是小年夜的,这话也说不出口。

离开机关小区,外面的雪花儿已经停了。

这一场雪来势汹汹的,却压根没在路上留下什么印迹,穿梭不息的车辙印碾过之后,早就化成泥水,流进下水道了。

倒是路边的冬青树和法桐上,还残留着一条条白色印迹,告诉大家:这第一场雪真的来过。

回到御花园2号别墅,吴涛原以为今儿将是孤独的一夜,守着偌大的别墅。

没想到抬头一看,整个别墅灯火通明的,甚至于里头还传来隐约的欢声笑语。

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吴涛推门而入,当看到吧台、茶几上那一瓶瓶开着口的名贵红酒时,登时笑意凝固在脸上了。

正在沙发上提着红酒瓶,左右扭胯的施千雪,突然定格在那里。

惹得旁边赵丽和陈悦一阵子爆笑出声,唯有丁甜甜主动地迎上来,默默地替他接下随身外套挂起来。

要不是这施千雪这酒腻子来了,他都忘记今天黎秋雯带着古堡的红酒来过。

施千美从厨房里端着果盘和点心出来,看着吴涛一脸痛心的样子,满脸歉意地道:“表弟,都怪我,我没拦住你二表姐。”

另一边施千雪明显是喝得上了头,嘟着一脸的红晕,理直气壮地手指向天,“姐,有什么关系?今天为了给丁大明星送行,喝他点酒怎么了?”

吴涛一听这话,顿时顾不上疼惜自己的好酒了,回头便问,“你又要上春晚了?”

感受到吴涛的关心,丁甜甜将垂落的长发撩到而后,婉约地道:“不是上春晚,是同一首歌的邀请,要去抗非前线给医护人员慰问演出。”

“……咱们传媒集团如今家大业大的,不出人肯定不行。所以我就带个队,领几个超女去见见世面。”

“这事它很危险,你,你们都知道吗?”吴涛语出紧张,字字强调。

丁甜甜感受到这关心的压力,却依旧顶着压力,深吸一口气,特别坚持地道:“我们都知道,这事全凭自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