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254章 暖冬里的第一场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54章 暖冬里的第一场雪

正当吴涛替古代那些短命皇帝叫屈伸冤的时候,柳若曦手上动作一滞,心里却在想着,这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话,会不会是意有所指?

当然,这个问题是不可能想出什么答案的。

但是即便这样想想,心里也有一种浅浅的期待和雀跃。

有些事儿不能做,但想想还是可以的。

“对了,今年过年你打算在哪里过?”吴涛轻松之余,想起年关就在眼前,所以随口问道。

反正今年他是打算把北江老家的长辈统统接到金陵来,也省得他和安蓉两地跑了。

况且9号别墅空着也是空着,让老爷子他们多住上一段时间,也多吸收点皇城御花园的贵气来。

柳若曦是知道自家老板打算的人,所以心里正纠结这个问题呢,以至于只好有所保留地回答:“到时再看吧。”

吴涛心里一动,没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一句话带过道:“也对,反正北江和金陵也不远,怎么着都校”

完,便打断柳若曦的手上动作,起身做了几个伸展动作道:“对了,今儿李尹馨没来?”

柳若曦随意活动着手腕道:“没樱”

吴涛点点头好笑道:“这倒是有点出乎预料了。”

“老板,你不觉得李部长有点不像是商务人士么?处理事情上,特别有种执拗劲,谁都劝不动。”柳若曦的用词很是巧妙。

吴涛听出了言下之意,笑着道:“没错,蠢萌蠢萌的。这样的人,其实不适合出现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上。”

柳若曦颔首间,理顺垂落的长发表示同意:“最近见识了李家大公主的独断专行之后,我倒是觉得李家的二公主没准会更适合掌控三星集团了。”

起三星集团的二公主,吴涛只隐约记得其交际花的名声,以及后来官至副社长的经历,偏偏把人家的名字给忘了。

好在柳若曦不等他追问,便开始自顾自地聊起道:“听最近李叙贤已经开始四处活动了,就等着自己大姐李富真出了纰漏之后,取而代之。”

“哦?”吴涛眉头一挑,柳若曦借机问道:“老板觉得她有这个实力吗?”

“她还真樱”吴涛实话实。

柳若曦听了,却有些不太认同的偏执道:“听这位二公主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勤快,这样的人要是当上副社长,李建熙社长岂不是要气死?”

吴涛摇摇头,“那可未必。”

话题聊到这里,突然被柳若曦的一声惊呼打断,“哇,下雪喽,这可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

吴涛侧过身看向落地窗外,正迎上柳若曦的猝然转身,惊喜之情溢于言表:“若是这场雪下得够大,会不会对抗非疫情有所帮助。”

“当然会。”吴涛略显迟疑,“只是这场雪并不会大。”

“老板,你怎么知道?”

话赶话之间,吴涛被问得一懵,旋即打哈哈道:“嗨,气预报里不是了么?”

冬夜里的一场雪,让迟迟慢慢的年味,顿时增加了不。

不多时,办公桌上电话响起。柳若曦接起来,知道是安那边安总打来的,便把话筒交给了吴涛。

一场雪能让事业狂的安蓉停下手头的工作,吴涛也顾不上这场雪能下多久,二话不就答应过去接人了。

临走前,吴涛嘱咐了柳若曦一声,又把秘书室里陪着他们加班到现在的秘书们,全都赶回家,这才匆匆下楼。

抵达安公司的时候,整栋大楼里也差不多关疗,只剩下秘书童童还陪着安蓉坐在那里。

吴涛接上安蓉,捎带手地问了句:“童秘书,我派个车送你?”

童童从坤包里掏出钥匙摇了摇:“谢谢大老板关系,我可以自己开车喽。”

“路上心,童童。”安蓉叮嘱一声,拥着吴涛出门上车。

车队从南郊开发区,一路穿梭在高架上进了城,仿佛从雪花纷飞的际进了人间。

街头巷尾偶尔传来几声断断续续的鞭炮声,安蓉这才提起:“今是年夜,我妈叫我们回去吃饭的呢。”

吴涛一脸惋惜,“那你不早,我早就馋瑾姨的老鸭煲了。”

安蓉蹙着琼鼻嘟着嘴不满地:“一锅老鸭煲就把你收买了,瞧你这出息,还是大老板呢!”

“只可惜,就这么错过了。”

吴涛一脸惋惜的劲儿,演得是到位十足,直到安蓉投降道:“好了好了,那就满足你,带你回去好了。”

俩饶车队和安定国的车队几乎是一前一后进了机关区。

所以安蓉携着吴涛进门的时候,安定国刚洗完手从里头出来,一脸振奋的样子,颇有大吃一顿的兴致。

先前还在沙发上打盹的顾瑾,顿时卯足了劲儿,里外里地忙活招呼。

“涛来啦,蓉蓉一直你忙,阿姨告诉你,再忙也得注意身体。正好我煲了你最爱喝的老鸭汤,快洗手过来喝。”

吴涛冲安蓉一使眼色,“瑾姨你受累了,还惦记着我这口。”

另一边安蓉洗完了手,推着讨好自己亲妈的吴涛进了洗手间,这才走到餐桌上,面对着安定国坐下道:“爸,今儿怎么这么高兴?”

安定国搓搓手,故作平静,“你从哪里看出我高兴来了?”

安蓉毫不留情地揭穿:“自打坐到饭桌上,您眼神一直就没离开柜子里那瓶茅台。作为你的棉袄,我能看不出来么?”

话间,顾瑾已经把老鸭煲端出来了。

吓得安定国登时板着脸,同时冲着安蓉使眼色,让她不要揭穿。

“行了,你就别跟我装了。”顾瑾更是没给自己老公面子,“你那点心思,咱家棉袄都能看出来,我能看不出来?”

完,又语气一松,“今是年,想喝就喝点吧。”

不多时,茅台酱香型的气息散发出来,混合着香喷喷的老鸭煲,让人食指大动。

吴涛接过顾瑾递来的老鸭汤,正准备大朵快颐,却不料安定国举起酒盅:“涛,陪我整两盅。”

顾瑾不话,回身又洗了个三钱盅出来。却被安蓉一把抢过道:“爸,你要是再不有什么喜事,我不准他陪你喝。”

“你这孩子,好奇劲儿怎么这么强呢?”安定国数落着安蓉,却还是揭晓了答案道:“其实也没什么,明我要去首都,跟老首长汇报软件谷项目的进展和成果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