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246章 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46章 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

诺基亚这个电信巨人最终会倒下。

这一点,不止是玛格丽特这个局中人难以接受,就连顾学礼这些局外人也难以认同。

所以等到玛格丽特一言不发地离开,顾学礼便迫不及待地问起道:“小涛,诺基亚这样强劲的对手,恐怕没那么容易垮掉吧?”

“……这样的话,你从芯片和系统两方面去围剿他们,似乎也没什么必要。”顾学礼的想法比较中庸,“毕竟和气生财。”

虽然心底有些不认可这说法,吴涛嘴上却没表现出来,“外公,诺基亚发展到如今的规模,恐怕不是外界或者对手所能打倒了的。”

顾学礼没有想太多,他只是觉得被认可了,很欣慰地嗯了一声。

反倒是谭晓菲、徐胜几个旁观者一脸错愕地看着吴涛,心里头不约而同地响着同一个画外音:老板,你说这话,难道是不想对爱立信和摩托罗拉负责吗?

这两个手机行业的老品牌,老对手,难道不是被您推出的手机产品打趴下的?

真替它们两个老牌手机厂商感到冤枉……

然而吴涛没理会他们的错愕,而是续道:“俗话说得好,最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所以诺基亚手机品牌有朝一日若是真的倒了,一定是内部出现了问题。”

“……比如产品的定位有失偏颇,手机芯片、以及手机操作胸膛的选择等等。”说到这儿,吴涛似乎有点浅尝辄止的意图,“反正他们要是继续选择ARM的芯片,甚至于改用PALM系统,我都不会有意见。”

顾学礼倍感认同地道:“就是这个意思,格局要宏大,眼光要长远。”

徐胜这个工科男是个典型的耿直汉子,顾不上谭晓菲的眼神,直截了当地问道:“老板,你这话的意思,难道不等于说,诺基亚如果不继续选用ARM芯片,或者不该用PALM系统和生态,迟早会倒掉吗?”

顾学礼也跟着回过味来。

吴涛却是矢口否认:“我有吗?是你想多了吧,徐主管。”

然后谭晓菲也跟着来了一记绝杀,“就是,徐主管,真的是你想多了。”

“明明就是……”徐胜还正待嘟哝,顿时被小腿上挨得一脚给踢回去了。

用完午饭,回到套房的时候,正赶上柳若曦她们回来了。

谭晓菲迎上去,一脸得意地炫耀说:“柳大秘,你今天是没看到,老板在3GPP的交流大会上,大放异彩!”

吴涛摇摇头,丢下一句‘别添油加醋’,便先走进套房了。

留下众人一行在门口眉飞色舞地议论着。

徐胜附和说:“是的是的,老板当时的发言虽然不多,但是绝对有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派,把那些老外都震慑的一愣愣的。”

柳若曦疑惑地皱眉说:“不对啊,我记得老板今天没有发言的安排。”

“老板是被人临时抓壮丁推上去的,”谭晓菲解释说,“但是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老板的发言内容特别精彩……”

听着一众下属对于自家老板的崇拜和仰慕,身为旁观者的黎秋雯心情很是复杂。

原本觉得古堡一日游已经是不虚此行了,却没想到竟然错过了更加精彩的大会环节。

果然和倾慕的人在一起,每天都会有不同的惊喜么?

这样的生活,想想就觉得有意思多了呢。

和谭晓菲几个人叽叽喳喳地聊完,柳若曦和她们约定了下午出去扫货的计划,便走进吴涛的套房。

黎秋雯抿了抿红唇,也跟着抬脚进了屋。

柳若曦正疑惑着黎秋雯怎么也跟着进来了,只见对方进了屋,便把托尼送的伴手礼放在了吴涛面前的茶几上道:“吴先生,这是古堡管家托尼送的礼物……”

敢情是来卖乖来了。

柳若曦也不点破,就见吴涛连看都没看一眼便道:“既然是托尼送给你的,你若不嫌弃,那就拿着呗。”

这话说得让人格外舒服,黎秋雯当即便满心怀喜地收回伴手礼,揣在鼓囊囊的胸前连摇臻首说:“不嫌弃,不嫌弃的。”

柳若曦眼见对方没有出去的意思,便巧妙地道:“雯姐,能为我们弄两杯咖啡么?老板他只喝黑咖啡……”

话未说完,黎秋雯便欣然打断道:“我知道,不加糖也不加奶嘛!”

套房里温暖如春,俩人纷纷脱下了外套,露出姣好的身材。尤其是黎秋雯的体态更趋完美,就连准备咖啡时的仪态都格外养眼。

准备好两杯咖啡,黎秋雯捧着一杯柠檬水,远远地坐在吧台旁边。

一方面即能注意到俩人要不要添咖啡,另一方面又不至于影响二人工作上的谈话。

柳若曦将两本清册都摆在吴涛面前说:“这个古堡接受下来容易,怎么能最经济地运转下去,倒是颇有些让人头疼。”

“……我琢磨着既然古堡的综合价值高达两千万英镑,那么后续托尼管家和古堡维护人员的薪资费用,是不是不宜再让罗斯柴德尔家族来支付?”

吴涛翻开清册,当即就笑了,“嗬,两千万英镑!大卫那家伙,他也是真敢吹。”

“怎么?有问题么?”柳若曦疑惑道:“事后我也查了古堡相关的交易,但因为信息量太少,无从判断。”

吴涛直接点破其中的猫腻说:“这些古堡,若真是罗斯柴德尔家族早年间复建起来的,不管是地皮,还是筹建,其实都不值什么钱。我估计,最多百万英镑。至于现在能值多少钱,还不是看他们开价多少,反正也没参考的标准。”

“……而托尼和古堡维护人员的薪资费用,水分就更大了。大卫是想把这人情做大,诳我们呢。”

柳若曦有些恍然,又有些存疑,“可是按照英国人的平均收入水平,一个四五十人的古堡维护团队的薪资,加上各种养护费用,年花费200万英镑,似乎很合理。”

吴涛没有反驳,而是指着清册转换思路道:“这样吧,高尔夫球场和养马场的团队人员全都解聘,相应业务外包给专业的公司去做。剩下十五六个人,常驻古堡,足够了。”

一通大刀阔斧地猛砍之后,原本是个鸡肋的古堡,顿时顺眼多了。

柳若曦刷刷地记下来,就听吴涛续道:“这事你尽管交给托尼去做,告诉他,他的收入保持不变。另外,古堡名字换一下,就叫天元古堡。”

“……如果能想个办法把闲置的古堡利用起来,产生效益,来冲抵托尼这群人的工资,就更完美了。”吴涛思忖着,一抬头看见经常奔波于伦敦和中海的黎秋雯,下意识就问:“乘务长有合适的人选么?”

黎秋雯受宠若惊之余,弱弱地起身道:“吴先生,你看我可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