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163章 都是华夏儿女,龙的传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63章 都是华夏儿女,龙的传人

事情弄清楚了,吴涛抬脚就走。

里头的鉴定研讨会学术性太强,他插不上话,但是围绕着这场鉴定会所展开的各种商业会晤,却是他可以拍板做主的主场。

比如说台联电以及晶圆厂的订单。

只是没想到,前脚摆脱了李家三小姐,后脚便被守在会议室外围的各方记者围住了。

这次的鉴定会,够资格进入会场的媒体不多。

互联网传媒方面,除了天景公司新成立的采访团队获得了唯一的网络直播权外,其余所有的网媒都被拒之门外。

而在外媒和纸媒方面,华尔街日报的李安曼力拔头筹,成为唯一进驻会场的代表。

至于电视媒体方面,囿于江东省电视台的近水楼台,这个唯一导播权非他们莫属了。

其实以这次鉴定会的狂躁名头,吴涛完全可以找来更为权威霸道的媒体报道。

但是一来,越是权威的媒体越不好相与;二来,这次鉴定会本身是比较专业而封闭的那种,其实现场也没什么值得大肆宣传的东西。

反正广大人民群众,只需要知道这场鉴定会在国内是史无前例,特别牛逼就行了。

至于为什么牛逼,牛逼在哪里,吃瓜群众不需要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弄不懂。

即便理是这么个理,可是大多数被拒之门外的媒体们,难免地不爽,急不可耐。

尤其是很多媒体甚至派出了美女采播团队……

所以吴涛这一出场,那边保安顿时控制不住场面了,甚至有人脚面上接连挨了好几下高跟鞋的猛踩,而且还是细跟的那种。

场面一触即溃,宋壮铁塔一般地护住了吴涛。

伟岸,霸道,却依然挡不住一众蜂拥上来的记者们的热情。

“吴总,请问能接受东方日报的采访吗?”

“吴总,请问鉴定会进展如何?”

“吴总,能就这次研究所取得芯片技术新突破讲两句吗?”

“……”

面对七嘴八舌的追问,以及争先恐后地捅过来的话筒和录音器,吴涛实在是不知道该回应谁的。

只好双手虚压了两下道:“各位,这次的鉴定会是半导体领域的高端学术会议,很多东西都是行业机密,所以不适合大型公开采访。”

“……不过如果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随我一起去参加一些商业会晤。这方面欢迎你们关注和报道。”

说完,吴涛便微笑着走了,身后跟了一堆别无选择的采播团队。

至于剩下那些不甘心的媒体记者,继续把目光投向会场的出入口。

结果下一秒李尹馨匆匆走出来的时候,立刻被她们热情地包围住了。

作为三星集团的三小姐,李尹馨虽然不被吴涛看在眼里,可在眼下一众眼巴巴盯着会场的记者们眼里,那就是绝无仅有的香饽饽。

毕竟三星半导体作为亚太地区的半导体厂商之一,也算是实力不俗的。

如果她能说上两句,即便算不上是权威论断,起码也算是业界的一种声音了。

“李部长,你认为这次倪院士的团队成果,能通过世界级专家们的权威鉴定吗?”

李尹馨看向吴涛离开的方向,恨恨地瞥了一眼,回过头来展颜一笑,顺带着撩了一下鬓角的发丝道:“毋庸置疑,这次鉴定会的专家组是全球最顶尖、最权威的存在,对于倪院士的团队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一众争先恐后地把话筒往前捅的记者们一听,嘿,有料啊。

然而李尹馨促狭地一眨眼,紧接着话锋一转道:“但这次的成果是在华夏吴的支持和推动下诞生的,所以我对倪院士团队的成果有信心!不,是很有信心!”

这个答案实在是没什么爆点,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顿觉有些丧气。

倒是还有人并不放弃地又问道:“李部长,如果这次倪院士团队通过了鉴定,那么三星集团会选择和倪院士团队合作吗?如果会的话,会通过哪种形式合作,您能谈谈吗?”

“这个嘛”李尹馨露出思索的样子,“首先,这事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其次三星集团拥有从半导体设计、生产到应用的完整生态团队,恐怕短期内看不到合作的前景。”

“李部长……”

李尹馨原本是打算象征性地回答两个问题后,便去找吴涛的。

结果这帮如饥似渴的记者一见这位好歹能问出点干货来,干脆一个劲地抓住不放了。

加上李尹馨自己的面皮薄,结果干脆被连珠炮似的发问彻底缠住了。

就在李尹馨抽身不得的时候,吴涛已经在旁边的豪华会议室见到了日月光半导体的张宏本副总裁。

一听这名字,吴涛便下意识觉得,台岛搞半导体的,简直就是张家的天下。

台积电的张仲谋自不必说,华芯国际的张如京也是本家,如今这个给半导体做配套的大公司,又是张家兄弟俩创建的。

吴涛对于这位张家兄弟的第一印象就是,是个健谈的人,胖的有点富态,甚至身上还没完全褪去大陆人的那种本质。

然而在张洪本看来,初见吴涛的第一眼,是格外惊讶和意外的。

居然这么年轻有为,偏偏又给人极为稳重的感觉。

而且这一身西装看不出名牌,很是低调,更让人觉得靠谱信任,完全没有其他大陆商人那种暴发户的张扬。

双方握着手,对着记者们的镜头摆了半天的造型,这才纷纷落座。

起初吴涛捧着茶杯,微微细抿,听着张洪本滔滔不绝地说,直到查过三巡,张洪本这才道出来意,“……吴总,我觉得我们双方可以展开广泛而深入的合作。贵公司在半导体生产制造方面,完全可以将配套业务外包给日月光……”

吴涛点点头,“日月光的实力,我有所耳闻。但我们的芯片生产订单尚不稳定,这方面业务并不集中,估计是入不了日月光的法眼吧。”

张洪本心里一突,这很明显是推托之词,紧接着又打出一张感情牌,“实不相瞒,吴总,我祖籍东瓯的,我们都是华夏儿女,龙的传人。您把这方面配套业务交给我们,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啦~”

吴涛没那个耐性周旋了,干脆一语道破了,“张总,合作讲究互惠互利。我可以考虑将配套业务交给你们来做,但是你们能为我带来什么呢?技术还是订单?不管怎么样,总得有一样,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