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072章 传家宝,回忆录,家的港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72章 传家宝,回忆录,家的港湾

葡萄庄园的喧嚣更胜往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宾客盈门,络绎不绝,这在以前也是家道中心一种表现。

如今老吴家历经坎坷,走到了这一步,应酬招呼的繁累暂且不,至少老爷子眯着眼,放个屁都有人是香的。

单冲这一点,吴涛便也捏着鼻子认了。

更何况,到了老家的地盘,他这个外头抛头露面的大老板,可以理所当然地做一回晚辈,将迎来送往的繁杂事务全都丢给自家老子去对付。

葡萄庄园已经没有以往的枝叶繁茂了,就连光秃秃的葡萄树和田垄也少了很多。

门前一大块地皮被开辟成了临时停车场,只是保留着亭台径的那片园子没有动。

在吴涛车队抵达之前,已经有很多宾客到来,各式各样的轿车也不少。

不过老爷子有吩咐在前,吴炳华早就带人把场地给清了出来,这才让劳斯莱斯车队得以直达庄园门口。

老爷子亲自拄着拐到了庄园门口迎接,其他人,包括来访的宾客,也都跟着聚集出来。

这可是吴炳华回来所享受不到的待遇。

吴涛引着顾瑾、安蓉娘俩,和自家人见了面,其乐融融的。

其他宾客见机便纷纷提出告辞,不多时,家里便清静下来了。

自家老娘张惠兰和舅母夏莉,一块张罗着吃大餐。里里外外都是自家人,一派热闹景象。

吴涛被老爷子叫进房里,安蓉也头一回被允许跟了进去。

一进门,安蓉便被这半面墙壁的书橱给吸引住了。

直到吴涛拉着她在老爷子面前坐下,她这才吐了吐香舌,回过神来。

老爷子吴瑞春指着桌上那个首饰盒:“安,你做老吴家的孙媳妇这事,我很认可。你是个好孩子,对涛事业的帮助也很大。这个呢,是老吴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拿去重新锻造了个一下,就交到你手里了。”

安蓉玉手掰开那个首饰盒,只见一个金灿灿的手镯赫然眼前。

单从款式和材料上看,或许是比不上吴涛往日里给她带来的各种首饰。但是作为老吴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这意义可就非凡了。

“爷爷,那我就收下啦。”这种时候,安蓉自然是当仁不让了。

随即老爷子笑眯了眼补充了一句道:“等你俩毕业,找个日子,抓紧把婚事办了,你看如何?”

这种时候,安蓉也是拿人手短了,毕竟祖传宝贝都拿了,这事也没借口推脱了。

眼见老爷子殷切期盼的眼神,安蓉喜不自胜地点零头。

吴涛也是很诧异,这竟然被顾瑾整里的唠叨还要管用?

哪!

为了防止这俩人聊得太多太深入,吴涛目光落在老爷子书桌上道:“咦,爷爷,你也看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是美国作家出版的一本散文集,吴涛没想到自家老爷子这个老古板,也会看美国饶东西。

哪知道老爷子手虽然有点下意识地抖了,可是脑子还是清醒机灵着呢,俩眼一瞪道:“你别打岔!”

眼看着吴涛吃瘪,安蓉噗哧哧地偷笑。

老爷子又漫无目的地交待了几句,安蓉笑眯眯地直点头,只了一句:“全听爷爷的。”

交待完这事,吴瑞春从抽屉里掏出一本厚厚的手抄本,递给吴涛。

吴涛翻过来一看,是老爷子手写的回忆录。

“咦,爷爷,我不是安排出版社的人来找你谈出版的事了吗?怎么还是手稿?”

老爷子摆摆手道:“后来我改主意了。过去那些事情,就留给你们这些辈知道就校没必要弄到满城皆知的。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要那些虚名干什么?”

也罢,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

这事遵循老爷子意愿,没毛病。

爷孙仨人打里屋出来,对于刚才谈的事情,不约而同地秘而不宣。

外头客厅里,吴炳华经过这一年的资本运作经历,谈吐之间升华了许多。和顾瑾聊起城市建设和房价、房地产的话题,倒也有理有据的。

吴涛刚陪坐了一会,喝了口茶,便见到黑蛋兴匆匆地外面跑了进来。

这半年没见的,黑蛋猛窜了不少的个头,连带着话声音都跟着变了不少。

只是吴涛很诧异,放下杯子,对着黑蛋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扶手道:“过来做,黑蛋。”

黑蛋和时候一样,兴匆匆地走过去坐了。

倒是吴炳华提了一嘴道:“孩子大了,你别总黑蛋黑蛋地叫了,要叫大名!”

黑蛋一屁股贴着吴涛在扶手上坐下道:“没关系,大伯,我喜欢涛哥这么叫我。”

“听你现在次次靠第一,我们家黑蛋就是优秀,让人省心!”吴涛对于黑蛋的喜爱和褒奖,是发自内心的。

黑蛋也很意外,“涛哥,这事你都能知道?”

吴涛脸色一整,换上高深莫测的表情道:“你涛哥我什么不知道?你真以为我跟江的那样似的,根本没工夫管你们兄弟俩成绩这点事么?”

黑蛋咧嘴一笑。

吴涛这才注意道:“咦,江呢?以往都是你俩一起疯跑瞎玩的么?”

这话的时候,二爷爷牵着吴奇进来了。

暂且放下江的踪迹,吴涛看了看吴奇,这孩子到底是越发腼腆了,人还没话呢,脸就先红了。

刚给二爷爷让了坐,二爷爷这就发话了,“涛,你平日里别总盯着江和黑蛋,奇他好歹也算是你弟,你带着一起给管管。反正管一个也是管,管一双也是管……”

话未完,吴涛便连忙接茬道:“二爷爷教训的是,今年暑假,你们仨都到我那儿打工干活去!别整日里在家里游手好闲的,不知道生活不易。”

吴奇红透的脸上一喜,一脸憧憬。

看在黑蛋的眼里,不由得替他担心,这孩子还是年轻啊,没见过涛哥的手段呢。

回过头来,看见黑蛋松了口气的样子,吴涛忽然想起道:“对了,江人呢,你还没呢。”

黑蛋霎时间憋得脸红了。

吴涛好整以暇地揉揉手腕道:“不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的。”

“涛哥,我答应江要保密的。”黑蛋很为难。

“连对我都要保密?”吴涛声调陡然提高了几度。

就在黑蛋左右为难的时候,吴奇忽然插话道:“哥,我知道,江早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