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015章 阿涅利财团盛大来访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15章 阿涅利财团盛大来访

正在跟裴颖交待着阿涅利代表团来访的招待事宜时,元启科技门卫的电话直接打到了总裁办公室。

吴涛给了裴颖一个眼神示意,裴颖会意地接起来道:“喂,总裁办公室!”

电话里传来门卫的声音道:“裴秘书,门口来了一位自称是三星集团的女士,叫李尹馨,说是想找总裁。”

于是裴颖把话筒捂住,征询了吴涛的意见。

吴涛很是意外,这三星代表团的人都回去了,怎么这个妞还没离开?

但意外归意外,总不能让人吃个闭门羹,毕竟这不是应有的待客之道。

等到和裴颖交代完之后,李尹馨也差不多到了总裁办的门口。

虽然有些烦这个韩国妞,但是不得不承认,李尹馨的个人条件本身还是非常出色的。

再加上精致的妆容,出挑的装扮,所以即便是那张瓜子脸上带着些天真和幼稚,但仍然让人觉得特别的养眼。

“很意外,尹馨小姐,你居然还没有回国?”吴涛一见面,便把对方引领到沙发区坐下道。

“谢谢!”李尹馨很是认真地测了测臻首道:“在没弄清楚吴总提出的问题之前,我怎么能随便离开呢!”

吴涛摊了摊手,心想,这女人果真是闲的。但是表面上却不得不呈现出一派愿意探讨的架势道:“那么不知道李女士考虑得怎么样了?”

“针对你上次所下的两个结论,”李尹馨美眸闪着狡黠道:“首先第一条,你说我病得不轻这一点,这是我来华夏之前在韩国刚做的体检报告,最完美的那种,可以证明你说的并不对。”

吴涛揉了揉脑门,一副败给你的无奈表情,不过仍是接了过来扫了一眼。

嘿,不愧是富二代的专属体检报告,竟然连三围这种指标都要量一遍?

而且,从这胸围上的数字来看,真的有那么大么?

吴涛琢磨着的同时,目光便不由落在对方那开领小西装下,半透半隐的背心下那隐约的隆起上。

李尹馨下意识地捂了捂胸口道:“你到底看完了没有?”

“呃~”吴涛当即把报告交还给对方道:“这份体检报告只能看到你生理上的确是很正常,但是人的健康,是包含生理和心理双重性的。”

“……至于你心理健康与否,我不得而知。但从你如此纠结于爱情这个问题上的表现,至少说明你这个人的性格很偏执,太死心眼。”

李尹馨俏脸上依旧维持着礼貌的微笑,只是听到后来,实在是听不懂了,迷惑着问道:“什么叫死心眼?”

吴涛摆摆手,“这不是重点。所以关于第二个问题,你考虑的怎么样?”

“好吧,第二个问题,”李尹馨正色道:“关于我大姐的爱情和婚姻,我一直视为自己的楷模。而且他们现在过得很幸福、很和谐,所以这一点,你说的也不对。”

吴涛笑了,“华夏人有句老话,叫做家丑不可外扬。你姐姐过得幸不幸福,又怎么可能让你知道的很清楚?”

听到这里,李尹馨把胸口一挺,“我们是姐妹,除了二姐之外,我和大姐是无话不谈!”

吴涛撇撇嘴,一脸很不屑的样子道:“那你大姐对你那保安姐夫是怎么安排的?让他以后继续做保安,还是扶持他做公司高管?”

李尹馨:……

李尹馨的哑然,让她所谓的‘无话不谈’之说不攻自破,因为李复真的确没有跟她聊过这个问题。

面对陷入茫然的李尹馨,吴涛起身拍了拍对方的香肩,又开始下逐客令道:“我还有事,你回去慢慢想!”

然而这一回李尹馨却没有听他的,而是直接问道,“那么理想的爱情和婚姻,应该是怎么样子的呢?”

吴涛双手插袋,带这幸福的笑容道:“理想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成功的可以维续下去的爱情和婚姻,应该是能让身处其中的二人变得越来越好。”

这话听起来简单,可是理解起来,又有些深奥。

李尹馨琢磨着的同时,却被吴涛脸上的笑容感染道:“那么吴总是已经得到了成功的爱情,或者婚姻了吗?”

吴涛肯定地点点头。

一周后,这期间,李尹馨再没出现过。

而小江和黑蛋在这段时间,也开始干得有模有样了,至少童童的苛责已经没有了,偶尔还会在吴涛面前,替俩孩子美言几句。

这已经是很难得的进步了。

吴涛果断中止了俩孩子在天安公司干苦力的实习生活,而是开始把他们带在身边。

就比如,这天在金陵国际机场,亲自迎接来自欧洲的阿涅利财团。

由于这是华夏自加入WTO之后,首次有这么大的代表团来访,所以梁言成那边一得知情况,便把这件事当成是重大外交事情来应对处理。

以至于吴涛这边拍出的迎接队伍,其实只是整个仪式的一小部分。

而真正带队迎接的是金陵的一把手。

可以说是相当隆重了。

如此一来,反倒不用吴涛站在台前去安排一切,只是和安德瑞亚握了下手,然后和伊莎贝拉拥抱一下便算完事。

只是在拥抱的时候,伊莎贝拉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地说了句,“我想你。”

虽然是法语说的,但吴涛听的懂。

好在接下来,不管是带队的安德瑞亚,还是代表巴统组织的伊莎贝拉,都被官方的车队接走了。

尤其是伊莎贝拉受到的礼遇,隐隐间不比安德瑞亚低。

看得出来,吴涛之前的担心是多余了。

想想也对,作为最想打破这个组织封锁的华夏官方来说,对于对方组织的成员笼络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用唾沫星子淹死对方呢。

回去的路上,小江扯着脖子上的领结,撇撇嘴道:“真是没劲透了,我还以为多大的场面呢,原来不过是迎接个老外代表团而已。”

吴涛摸了一下小江的脑袋道:“刚才不知道是谁,吓得浑身冒汗,说话都不利索了。”

小江被揭穿,立刻把黑蛋出卖了道:“黑蛋刚才也在浑身发抖!”

吴涛笑了,“黑蛋怎么样,我没看见。反正你的表现我是看在眼里了,接下来的实习安排,你要是不给我好好表现,小心我回去把你的表现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小芙。”

“别!别!”小江连忙拦住吴涛道:“哥,你是我的亲哥!我一定好好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