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956章 各有各的如意算盘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56章 各有各的如意算盘

这一夜,真是一本糊涂账。

看来男人在外,真的要保护好自己才对。

吴涛定了定神,看向窗外,天还没亮。在昏暗的灯光下,数了数这张床上的白花花大腿,一共是六条,不多不少。

推开身上的伊莎贝拉,这个法国妞唇红齿白之间,依旧残留着淡淡的酒气。

至于旁边的莫莉和帕尼斯,不仅睡姿格外的狂野,而且滑溜溜的身上更是寸缕皆无。

『摸』了『摸』头胀欲裂的脑袋,吴涛决定先不去回想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下去放水要紧,否则被憋到不安分的某个部位,直挺挺的,总归不那么舒服。再加上这场面的刺激,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解决完燃眉之急,吴涛浑身一抖,整个人也精神起来。

似乎,没有半点身子被掏空的感觉。尤其是马桶都冲完了,下面依旧昂然而立的。

这根本不像是和三位大洋马胡天胡地了一整夜的状态。

吴涛挠了挠头,捡起床边的浴袍裹上,走出卧室,打开套房门。

门旁的宋光辉一个激灵,当即醒过来,眼见是吴涛,这才嘿嘿一笑,“老板,这么早?”

吴涛看了看左右,眉头蹙起来问,“昨儿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光辉『露』出不可言喻的微笑,“老板,你放心,叔教过我们,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身为保镖,都必须当作没看见、没听见。所以老板,昨儿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吴涛抬脚踹了他一下道:“现在壮叔不在,我准你说一声。”

宋光辉顿时很意外,“难道老板你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吴涛白了对方一眼,不耐烦地道:“叫你说,你就说。哪来那么多废话!”

“是你叫我说的哟!”宋光辉默不作声地挪开半米,这才道:“老板,昨晚里面的动静真的很大。没想到老板应付三个洋妞,也能不落下风。佩服佩服!”

“滚!”吴涛没好气地斥了一句,“昨晚那种情况,你们怎么能让她们仨人进我的房间呢?这是不是你们的失职?是不是!”

宋光辉顿时无比的委屈,“是杰森先生吩咐的。我们没法请示你,所以”

吴涛摇摇头,转身把门关上了。

宋光辉一脸讶异,“老板,这天还没亮,**苦短,你不抓紧时间”

“闭嘴。”吴涛紧走几步,来到旁边的套房,敲起了门。

既然脑子清明了,他自然不会再回房去做糊涂的事。想来想去,这后半夜也只能到隔壁壮叔他们蹲守的套房里将就一下了。

翌日一早,吴涛赶到餐厅的时候,杰森摩根已经在了。

这个花花的老男人面前堆了一整盘的牡蛎,吃得那叫一个喷香。眼见吴涛出现,杰森很是意外地招招手,“真没想到,你这体能够可以的,真像我年轻的时候!怎么样,三飞的感觉,不错吧?”

吴涛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n杰森,这三个女孩里有一个是你侄女,你这样问合适吗?”

杰森却是毫不在意地道,“我侄女怎么了?我侄女就不需要男人了?反正是要便宜男人,不如便宜你好了。”

吴涛摇着头,一脸悲愤地道:“杰森,我觉得我们真不是一路人。”

“没关系。”杰森不以为意地说,“我觉得我们是一路人,就够了。”

俩人正吃着,三星的朴正南和台积电的刘德因也都过来吃饭了。

朴正南礼貌『性』招呼的表面之下,似乎带有不可言喻的优越感。反倒是刘德因生怕得罪吴涛,态度上毕恭毕敬的。

对于这俩人的态度,吴涛并没有多想。

反倒是他们俩人另选了其他桌子坐下之后,朴正南洋溢着满满的优越感道:“这回华夏吴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从昨天的情况来看,阿斯麦公司很明显对华夏资本的兴趣不大。”

刘德因没有说话,他显然是吸取了教训,不愿意轻易授人以柄了。

为此,朴正南愈发不屑地道:“你怕什么?局势这么明显了。只要我们能够入主阿斯麦公司的董事会,日后他求到我们的时候多着呢。”

吴涛的早饭,是在杰森眉飞『色』舞的风流韵事中度过的。

然后等到填饱肚子,这个老花花公子说起,自己马上就要离开阿姆斯特丹的时候,吴涛忽然又有些不舍。

莫非自己骨子里真的认同这个老小子?

挥别杰森,吴涛回到楼上,恰遇到秦潇潇从房间里出来。

“怎么,今天阿斯麦那边没有工作安排?”

秦潇潇将鬓角的发丝撩到耳后道:“没有,要不老板,我到你房间里,跟你具体汇报一下?”

吴涛一想自己的套房,说不定那三个没穿衣服的娇娃还在,哪里能让旁人见到?

于是一挥手道:“去你的房间。”

秦潇潇想也没想地便答应下来,转身开了房门。等到俩人都进屋,房门关上之后,小心灵开始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连带着俏脸上也跟着红了起来。

“你没事吧?”吴涛很莫名。

秦潇潇手忙脚『乱』地应了一声,当即以准备茶水为由逃到了一边道:“老板,你随便坐。”

可是吴涛一看那起居室的沙发上,全都是凌『乱』的各种衣服,散『乱』着堆满了,根本没有可以坐下的地方。

果然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即便秦潇潇已经成长为一名手握重金的金融大咖了,可骨子里还是那个大咧咧的女孩。

不多时,秦潇潇准备了两杯咖啡过来,原本心里已经平静下来,可是一看到沙发上这般『乱』象,顿时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片刻后,沙发上终于清爽利落了。

吴涛大马金刀地往那儿一坐,指着旁边的位置道:“你也坐下来说说。”

一谈到工作,秦潇潇总算恢复了女强人本『色』道:“老板,通过昨天的接触,我们组内一致觉得,这次的希望不大。”

随即秦潇潇将阿斯麦公司对自己区别对待的细节和盘托出。

吴涛听完,倒是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宽慰道:“没关系,既然来了,总要等到出了结果再说。这几天若是没事,你们就组织出去玩玩,费用都由公司报销。”

“其他同事一定会很开心。”秦潇潇点头应承道:“但我没心情。”

“你呀,得失心太重。”吴涛批评了一句,随即提点道:“结果这不还没揭晓呢么!”

秦潇潇嗅到了他的言外之意,“莫非老板觉得这事有转机?”

吴涛往沙发后背上一仰,“也许呢,一切皆有可能!”

就在这时,秦潇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骤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