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920章 给我一个冒险的理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20章 给我一个冒险的理由

这事吴涛答应得虽然轻松,可真正到顾学礼做决定的时候,他又有些犹豫了。

“涛,你可知道凡事涉及芯片这块的东西,那都不是事。需要动用的资金不是一点半点!而且这事能不能成咱且不,就算是成了,谁也码不准这技术的生命力有多久,够不够收回研发成本的。毕竟这在华夏,可是破荒的头一遭!”

眼见老顾院士有点激动,吴涛连忙压压手,“外公,凡事总有头一回嘛!我就当是拿这些钱出来趟路了,盈亏别放在心上。”

“这……”顾学礼放下筷子,顿时不言语了。他不是没见过大钱的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以及火炬计划、863项目,几千万、过亿的都樱

可是往常这些国家级的项目,层层审批,好多所高校一起来分蛋糕,感觉起来,压力似乎没那么大。

可如今真要有一笔过亿的资金落到他手上,想想都有些烫手。

更何况这笔资金不单单是过亿那么简单,甚至有可能达到十亿,以及更多。

就在老顾犹豫的档口,顾飞可是看不下去了。他现在好歹也是亿万身家,看待钱这方面的确比他老子强一些,再他对吴涛的根底有多雄厚,多少也知道一些。

所以一看自家老子如此优柔寡断的,顿时焦躁的看不下去。

“爸,我你就放心吧!涛他现在身家上千亿的,跟你合作个项目都是毛毛雨的。再了他这人做事,你还看不明白么?他会做亏本的事么?”

顾飞这一,的确是触动了老鼓心防,给了他一个冒险的理由,毕竟相信别人,也等于相信自己。可是回过头来,却让安蓉不乐意了。

“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嘛!”

往常外甥女这般一撒娇,顾飞有礼也得让三分。可今他却是夹了颗花生,嚼得咯嘣咯嘣直响道:“蓉蓉,少跟舅舅来这一套啊!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他现在给你掌管的资本规模,早就超过我这点打闹了!”

接着,一抹鼻子,顾飞甚至觉着有些委屈,“想当初,啊……,老子那是多么威风;结果呢,到头来,我这点身家变成最拿不出手的了……”

结果顾飞这么一委屈,顾学礼抬手就是一个脑嘣,“你自己混的差,现在还有理卖惨了?”

安蓉收起可怜兮兮的表情,吐了吐香舌,冲吃痛捂头的顾飞偷偷眨眨眼。

唯有殷文芳看顾这个宝贝的儿子,拦下老伴儿苛责的手臂道:“还不兴我儿子叫叫屈了?”

一句话把顾学礼顶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

倒是吴涛乘机举杯跟顾学礼了句,“那么外公,我们的事就这么定了。具体的内容我们以后再谈。”

顾学礼哼哼了一句,继续兀自地吃着。

顾飞却是来劲了,“蓉蓉,你有什么项目,快来听听……”

吴涛带着安蓉从学府区离开的时候,一路上止不住地念叨着:“我怎么总觉着,这次合作被舅舅占了便宜了呢?”

那较真的样子,让吴涛既好笑又无奈。

“跟飞哥你还计较什么?多一点少一点的有什么要紧,他好歹是你舅舅,背后不还有外公外婆老人家呢么?”

安蓉有些胡乱地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自己堂堂清华经管学院出身,输给舅舅这种社会上摸爬滚打出来的老手,有些不甘心罢了。”

吴涛睁大眼睛点点头,“没错,飞哥在社会经验上的确有两把刷子。这一点你可以好好跟他学学哦!”

与此同时,学府区。

顾学礼叫住了吃完饭正准备出去晃荡的儿子,一指沙发道:“坐那儿,我有些事问你。”

顾飞吊儿郎当地坐下,嘴里还叼着根牙签道:“什么事呀,爸,我这还有事呢。”

殷文芳端过来一个果盘,拍拍儿子的膝盖道:“耐心着点,你爸难得找你聊一回。你们爷俩聊完了,一会妈还要问问你和人家姑娘接触的怎么样了。”

一听老娘这个话题,顾飞顿时对自家老子的话题适应了很多。

“你就告诉我,涛他现在真的可以不在乎钱,重金往一个未知的领域里砸?”

起这事,顾飞当即收起刘儿郎当的性子道:“爸,到了他这个层面的,不是发愁钱多钱少,而是发愁有钱没处花!”

“……现在他不是已经投资芯片设计研发了么?据上亿的资金砸进去,连眼都不眨一下。报纸上都明着暗着地损他,他投资芯片领域是多么多么失策,可人家不在乎,依旧照投不误!”

顾学礼摆摆手,打断儿子的絮叨道:“媒体上的那些记者懂个屁,这一点上,涛未必就是错的。”

“所以啊!”顾飞跟着唏嘘道:“我也后悔呀!想当初我怎么就老爱质疑他的决定,以至于到最后还拖他后腿,没跟着他一起干。”

“……否则,到现在,我也应该可以和欧美财团的新一代、以及东瀛财团的话事人谈笑风生了吧……”

回到御花园别墅,安蓉便钻进了书房,开始投入到她的第一个项目中去。

吴涛左右没事,便从酒架上摸了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自打从摩根家族出来,他还真染上了爱喝红酒的习惯。

倒不是他多爱装逼的,而是年纪轻轻的总喝白水不习惯。总要带着点味道,才能喝下去。加之这红酒好歹有点健康的好处,于是就染上了。

不过他自己喝的时候,倒也不会一定要求多好多珍贵的酒。

所以找了一圈,选了一瓶最差的,给自己满了一杯,在手里端着,信步闲庭地上了楼。

今是元旦节日,很多公司和单位都放了假。

可眼下家里却没人,这不科学。按除了施千美放心不下公司的业务之外,施千雪一定应该在的才对。

拾级而上,踏上了二楼的露台,广袤的湖面,波光粼粼间,顿时让人心旷神怡。

千禧年的第一,是个艳阳的好日子。

这样的碧水蓝,看了真的很让人心旷神怡。

这时候抿上一口涩中带甜的红酒,感受着酒液在舌尖蓓蕾上的跳动,真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可是,楼上好像有人在笑。

回过头来一看,三楼的大露台上,施千雪正带着唐艳、丁甜甜和陈悦几女在那儿把酒问青,而她们面前的桌子上,摆了很多瓶红酒……

我的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