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738章 凭什么只有你如此突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738章 凭什么只有你如此突出

既然这事是校方安排的,吴涛作为入学新生,只能答应下来。

总不能刚到一个新环境,就耍个『性』,玩出格,那样无法融入新的环境不说,还会被人无法理解地标识为另类。

看得出来吴涛答应的很勉强,蔺学行也是有点『迷』之疑『惑』。

往常听说能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的,个个都激动莫名,兴奋的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

因为这种机会实在很难得,尤其是在清华这样一个‘各省状元遍地走、竞争高度白热化、事事争得像牲口’的校园里。

而其他零落在周围的报到新生,一听说这位刚才被大明星青睐的男生,竟然是明天迎新报告会的发言人,顿时看向吴涛的眼神都变了。

毕竟能考到清华大学来,大家本质上都是天之骄子,凭什么只有你如此突出?

在一众新生诧异的目光中,吴涛搭着安蓉的香肩飘然离去。

更重要的是,先前被众人奉为女神的安蓉,竟然连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

更更不能容忍的是,他俩这么一走,那位过来串门的中央美院的妖精,以及唱歌的明星和很有气质的女人,也都纷纷放下手头的事情,抬脚跟了上去。

这究竟是什么人哪,竟然这么多漂亮女生围着他转?

哼哼,明天的迎新会上就见分晓了。

如果他的报告,也是平平无奇,让人昏昏欲睡的,至少说明他这人没什么能耐。

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么多漂亮女生围绕着他,就肯定不是因为他的才华,而是因为其他东西了……

瞧着吴涛的身影飘然而去,新来报到的新生中,抱有这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蔺学行看在眼里,暗自摇了摇头。

身边一个大二学生,是学生会的干事,仗着和他比较熟,疑『惑』地问道:“蔺会长,你摇头做什么?大一新生中藏龙卧虎,谁也不服谁的,未必都会输给那个吴什么的家伙吧?”

蔺学行瞥了身边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学弟一眼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难道你知道?”

蔺学行给了他一个废话的表情,悠然神往道:“元启科技知道吧?就算你不知道,lotus手机你总知道吧?”

“知道知道,我正打算等过段日子降价了,用勤工俭学的钱买一部送给女朋友……”

话未说完,蔺学行便老神在在地打断道:“他就是元启科技的创始人,第一代lotus手机的总设计师!”

“什……什么?”大二学生突然有点嗓子发干,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然而这还没有完,蔺学行继续悠然神往地道:“而且听说,他手下类似于元启科技这样的公司,就多达五六家!”

当然,这就有些以讹传讹了。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蔺学行对这位学弟的推崇和赞许。

而至于这位身为学生会干事的大二学生,则完全凌『乱』了,只顾着喃喃地道:“怪不得,怪不得……”

从经管学院这边折返回西大门的路上,没走多远,吴涛便碰到了和其他学生家长聊的火热的吴炳华俩口子和顾瑾一众人。

远远看去,一伙人聊得是唾沫横飞,相当投机。

尤其是吴炳华的中华烟撒起来,简直就跟不要钱似的。

可是说了半天,吴炳华也没能说服其他家长,自家儿子的特别厉害之处。

不仅如此,还被其他家长所说的13岁就考入清华大学的少年班天才之类的内容说懵了。

强中自有强中手啊!

看来这清华大学真的是藏龙卧虎之地,个个都不简单啊。

倒是顾瑾一直很清楚吴涛的能耐和特殊之处,但为了自家女儿的终身幸福着想,觉得吴涛的才干不为人知更好一些。

至于吴涛创下的那些公司,大家谁都很默契地没有提。

毕竟在这等高等学府象牙塔里,一味地用金钱来衡量,本身就落于下乘了。就像吴炳华一身西装穿着,虽然有点土气,却丝毫不敢嘲笑眼前这位戴着头巾的大西北汉子。

“爸,妈,瑾姨,咱们回吧!”

吴涛隔着老远便打招呼道,结果吴炳华还没聊尽兴,挥挥手道:“等会,我们这聊得正投机,一会一起吃个饭!”

结果戴头巾的西北汉子和老婆,以及自家被晒得黝黑的儿子,顿时一脸的局促。

显然是不太愿意和这个散发着土豪气息的大老粗一起吃饭。

于是顾瑾也只好说,“是啊,再聊会。你们报道手续办完了吗?”

安蓉走过去道,“早就办完了,而且他明天要代表新生上台发言,咱们得早点回去准备呢!”

“代表新生上台发言?”吴炳华可算是抓到了炫耀的资本了,言之凿凿地对那对大西北汉子道:“我儿子明天要登台发言,看来这个学校对他还挺重视,挺重视!”

西北汉子一家子讪讪地笑道:“是是是,你儿子厉害!”

吴炳华顿时神清气爽了,连带着手里刚拆的一包中华,二话不说地塞到了西北汉子的手里,然后干脆地转身离去。

“走,儿子,咱们回去好好准备准备,争取明儿发言一鸣惊人!”吴炳华说着,嗓门特别大,生怕周围人听不见似的。

“爸,不用准备,明天我随便讲讲就行了,又不是多大的事……”

吴涛大场面见多了,对这种发言的小事,压根没放在心上。

今儿是报到的最后一天,越来越多的学子从五湖四海,拖家带口地赶来。

不少人已经做好了在大学校园里挨一宿的打算,而吴涛这边,已经在首都扎根下来的秦潇潇早已安排好了一些。

酒店,住宿以及挂着京牌的专车。

当晚,吴涛、安蓉、赵丽以及丁甜甜几人在酒店里,打牌消磨时间。

而老一辈的人,则在秦潇潇的安排和带领下,去逛了天安门和长安街,甚至打算明儿早起去看升国旗。

对此,吴涛完全没有兴趣。更何况,就算想去,以后的机会多着呢,也不急于这一两天。

翌日一早,众人在首都的晨光中醒来。

大部分人都没睡好,毕竟新到一个地方,兴奋总是支配着他们。

唯独吴涛精神百倍,对即将上台发言这种事分毫不放在心上,显得那么没心没肺。

而赵丽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拍拍手道:“今天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混到会场里去,看你出丑。”

“丽丽同学,你这是伤害我们同桌五年的纯洁友谊,我表示严正抗议!”

“抗议无效,我这是在积累素材!”

反倒是丁甜甜始终对吴涛充满信心道:“大师他不会出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