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592章 境界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92章 境界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所谓效益优先,兼顾公平,听起来是有点辩证的意思,可实际上并不科学。

或者说,真正实施起来,光顾着效益优先了,公平压根就没人兼顾了。

短期来看,这样做见效快,周期短。

可唯效益论一旦推行的久了,人们就会失去对事物本源的追求和坚持。

创新力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这样一来,一旦效益上出现些微的偏差,这辆马车就会轰然倒塌,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所以吴涛此刻,很庆幸王东来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跟自己提起来了。

否则一旦做错了决定,走错了路,天行游戏公司国内分公司,差不多就是误入歧途了。

吴涛很坦率地继续谈道:“也怪我,我只顾着利用电脑吧管理软件收割一波成果,却忽视了这点副业对你们团队成长带来的负面影响。”

王东来为之精神一阵,“老板,你能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别的我都不担心,”吴涛点点头道:“我只担心佳倩那边,她会不会急于看到你的成就,而影响到你。”

王东来也是够硬气,“没关系,她要是真不理解我,大不了一拍两散!”

“行了!”吴涛却是不买账,敲着桌面道:“别忘了,你现在这机会,还是她用一辆法拉利换来的呢。”

随即又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创业要能顶得住外界的压力,扛得住,并且坚持下去就是胜利。可佳倩作为你的恋人,那不是外人。该解释得还是要解释,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这个时候,装什么硬气,没意义。”

王东来嘿嘿一笑,挠挠头道:“老板,我刚才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吴涛会心一笑,男人嘛,不管私底下怎么对另一半,嘴上总喜欢把自己表现得硬气点。

我懂的。

聊到这里,吴涛话题一转问道:“洛杉矶那边,反恐精英游戏的开发进展怎么样了?”

王东来当即正色道:“最近一次听取仇总监的汇报,说是游戏开发进展很顺利。引擎的采购,游戏设定的搜集,以及开发团队的建立和计划制定,全都有条不紊地进行。”

“……预计再过三个月,就能出第一版反恐精英的demo版。老实说,我作为非游戏玩家,都对这款游戏的策划和内容很感兴趣。”

吴涛默默记下,看来这事急不得。

前世反恐精英这款游戏,跌跌撞撞地到99年才上市。而这一世,尽管吴涛早一点把这个idea提溜出来开发应用,可实际上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好事多磨。

吴涛不仅不急,反而指示王东来道:“国内这边的研发团队,你们要制定系统的培养计划。比如说赴美进修,跟项目组,或者加入游戏测试环节等等方式,都可以。”

“……反正我不怕多花钱。我唯一关注的是,希望你能以最快的速度,培养出我们团队自己的创造力和生命力出来。至于说挣不挣钱,短期内见不见效益,那些暂时不用操心。”

吴涛既然敢于撂下这样的话,王东来的心就放回肚子里头了。

这是从根本上涉入游戏产业的方式,看起来吃力不讨好,实际上却是和老外的IT公司风格最为接近。

一上午,吴涛在天行游戏公司的分部徘徊,这个问题反复强调了很多遍。

他真担心,电脑吧管理软件的推动,给大家建立一个错误信号。那就是老板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不见效益不撒鹰!

哥们也是有担当和抱负的人,并不仅仅满足于赚快钱。

临到中饭点的时候,兜里的8810响了。

接起来一听,是省里的座机。现在省里座机的几位前缀,吴涛已经变得异常敏感了。

果然接通之后,是孙秘书的声音,“老板听说你回金陵了,请你过来一起吃顿便饭。吴总,您看方便吗?”

省里大员相召,吴涛能说什么?

当下只能顾不得在天行游戏公司和员工们一起进餐吃饭了,上了车便望城里赶。

其实现在谁还差那一顿半顿的饭啊?

这梁高官一定是有话想跟自己交代了,这才找了个由头叫自己去而已。

过江进了城,吴涛便换上了皇冠车。

马上要进省委大院了,劳斯莱斯实在太过扎眼,开过去不合适。反倒是这皇冠,比较应景,比较低调。

记得前不久梁言成还为这些小节,特地夸奖自己来着。

皇冠紧赶慢赶的,赶到燕京西路的省委大院时,差不多午餐时间已经过了三分之一了。

和孙秘书联系上之后,对方叫他直接先到省委机关食堂去等,他都打点好了。

这效率杠杠的。

小时候,这机关食堂的伙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

作为专供的菜源,丰盛而实惠不说,而且特别干净健康,多少也算是机关工作人员的一项福利了。

到了机关食堂,瞧着满餐厅的公仆们在用工作餐,那感觉跟羊进了狼窝差不多。

不少人认出自己,都亲自过来打声招呼。

当面笑着打完了招呼之后,回头背地里便开始议论你。

声音虽然不大,但吴涛看得出来,那些目光大抵是在议论自己,指手画脚的。

这边宋壮已经和机关食堂的工作人员打好了招呼,很快吴涛便被带到专用的包间。

那宽敞豪华的样子,和省委机关这边的暮气沉沉气息,几乎是截然相反的。

原来梁言成虽然看起来老了,可心态还年轻、很积极的。

在小包间刚坐下没多久,梁言成那爽朗的声音,便出现在了包间门口。

吴涛当即起身迎接。

梁言成一进门,勉励着示意他落座,“知道你见多识广的,可不要对省委机关朴素的伙食有什么意见。”

“哪敢哪敢!”吴涛双手一起摆道。

梁言成拉着吴涛一起坐下,孙秘书果断地离开了,顺手把房门带好。

“我听说你打算把元启科技打造成制霸亚洲的一张王牌呀?”

消息传的真够快的,吴涛点点头,坦然承认。

梁言成不咸不淡地道:“你知道现在外面人都怎么议论你么?”

吴涛摇头,其实刚才他想听听的,无奈机关人员的警惕性太强,他便没有得逞。

“……他们说你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内心开始膨胀了。还有的说你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所以小吴,你怎么看?”

“我觉得,”吴涛面不改色地回答道:“是境界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他们做不到,并不代表我们元启科技做不到。大不了,走着瞧呗!”

梁言成哈哈一笑,指着他老怀甚慰地道:“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