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464章 点歌台的万千宠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64章 点歌台的万千宠爱

农村里的红白事,来的人规模多少,也是一家兴旺发达的表现。

虽然老吴家现在不图这些,可只要一日不搬走,便逃脱不了这民风民俗的束缚。

于是一大早的,距离开席吉时还很早的时候,葡萄庄园里便开始熙熙攘攘了。

乡里乡亲,给信邀请的,没给信的,全都来了。

毕竟文曲星家的头排席,那是必须要抢的。

即便抢破头也在所不惜。

这大概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农村父母们,另一种沾沾文气的方式了。

来者都是客,又不方便往外撵的。

于是,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连带着花婶家门口都站了不少人。

大黑很委屈地被锁进了花婶家的院子里,而江和黑蛋就像是放飞的鸟儿,领着一帮孩子,东跑西颠的。

江照例是头,黑蛋是狗头军师。

俩孩子能撒欢地疯玩,可是作为主角的吴涛,却是脱身不得。

跟在花婶身后,迎来送往的,脸都笑僵了。

七大姑八大姨的,一年照不了几回面的,如今吴涛全都要礼到、叫到。

连带着摸摸他们家的孩子,居高临下地勉励几句,也不管人家孩子听不听得进去。

如此一来,吴涛真的认识了不少人。

可看着这络绎不绝的人群,何时是个头啊。

但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来客暴增带来的首要问题,就是流水席不够坐了。

按八桌的规模在农村已经相当大了,可面对今儿这特殊情况,那就成了鸡肋了。

再加上一大早张忠平采购的食材是按照三十来桌定的,如今指定不够了。

负责协调的吴炳华找到花婶一商量,这事倒也好办,一个电话打到北江大酒店宋巧那,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吴涛瞅了个空,不声不响地遁了。

偷偷摸摸地敲开花婶家的大门,才发现施光耀正带着仨女孩在院子里斗地主。

这帮没良心的,有这么好的去处,也不知道解救一下自己个,太不够意思了。

“哟,才状元,你来了啦?”施光耀脸上沾着十几根白条,活像个被镇压的风流鬼。

揭人不揭短。

既然你无情,别怪我无意了。

吴涛闷哼了声道:“哟,二表哥,你家燕儿没给你放水啊?”

唐燕一拍牌桌,大义凛然、铿锵有力地道:“酒桌之上无父子,牌桌之上无兄弟!”

施光耀闻言苦着个白脸,“可咱俩是两口子啊!”

“滚,谁跟你是两口子?”唐燕矢口否认。

陈悦得意洋洋地哼了声,丁甜甜默默地笑而不语。

敲着施光耀吃瘪,吴涛这心里顿时舒坦多了。刚坐下定了定神,在春的阳光下眯眼养神没多久,江就如一头猪般冲撞了进来,吓得大黑一愣怔,差点蹦起来咬他。

“哥,哥,快看电视!”

吴涛挥挥手,“一边去,没工夫!”

“电视里都是你的名儿!”江急不可耐,随后跟进来的黑蛋更是忙不迭地点头。

施光耀趁机甩了牌道:“老表上电视了,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唐燕把脸一翻,想要教训几句。发现陈悦和丁甜甜心思早已不在牌局上了,只能随大流。

一行人进了花婶家的堂屋,黑蛋麻溜滴打开29寸松下大彩电,调到北江二台。

画面一跳,一首《爱拼才会赢》的MV正在播出。上面打着醒目的字幕:“阳春三月,万物复苏!北江中学的吴涛同学,获得了清华北大的双料保送资格。值此欢庆之际,元康公司客服中心经理严佳、副经理姚秀娟特此送上祝福。祝福吴涛同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点歌台,好有年代感的东西。

这北江二台平日里除了重播些新闻和电视节目,剩下的就是播放点歌台这档节目。

甚至可以,只要有茹歌,连新闻和电视都可以不播。

没成想,这一年年的,倒也渐渐成为一个潮流了。每到八九月份里,考生们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点歌从早播到晚,都不带停的。

前世里吴涛没少看,很多流行歌曲都是在点歌台上学会的。当时他也没少憧憬,自己要是考了高中上了大学,也上一回点歌台,那是多有面子的事。

没想到这辈子,这件事稀里糊涂地提前实现了。

心里除了感怀万千之外,倒没有兴起太大的波澜。

况且这一首播完,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一首《爱拼才会赢》之后,紧接着来了一首《步步高》,字幕打出来的时候,又是送给自己的。

只是这回是串串香连锁店的唐筱和高秀联合送的。

这下可把江和黑蛋激动坏了,施光耀几个人也跟着一脸羡慕地道:“老表,你这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啊,你瞧这一首首的,全是点给你一饶……”

吴涛也是无言以对了,这回的动静搞大了。

正纠结着,兜里手机响了。

接通一听,是方媛的声音,“表哥,你跑哪儿躲清净去了?本姑娘来了,你竟然都不亲自来迎接?”

得,这公主架子比自己还大。

告诉她地点之后,刚挂羚话,安蓉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快出来,我带着笑一大家子来了。”

笑的一大家子,那意味着是仇老爷子俩口子和程蔓都跟着来了。

这阵仗是越搞越大啊,感觉是要收不住。

急匆匆出门,正迎上花枝招展的方媛,差点撞了个满怀,吓得对方一脸警惕地道:“表哥,你这是想非礼啊?”

吴涛直接揉了揉她那飘逸的刘海,“怎么跟表哥话呢?”

方媛懊恼之余,一把揽上他肩膀道:“走,带我露露脸。”

俩人勾肩搭背地走到俩家交界的路上,正碰上赵丽牵着个粉雕玉镯的女孩来了。

不是赵芙还能有谁?

吴涛也是一愣,“你们怎么都知道了?”

“你高中清华北大的消息,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赵丽一脸淡然,“怎么,不欢迎哪?”

“不是……”吴涛连连解释。

赵丽把秀发一甩,“不欢迎也没用,我爸我妈都来了,礼钱都出了。”

一行人回到葡萄庄园门口,花婶守在门口,早已忙得云鬓纷乱都顾不上了。

见到吴涛出现,花婶当即迎上来道:“蓉蓉刚才了,一会安市长俩口子也要来,咱们这酒席根本安排不过来了。再加上点歌台的宣传,一会到开席,不知道会来多少人。你看怎么办?”

“让巧姐把酒店的人马带过来!”面对这情况,吴涛连吃惊的功夫都没有,当即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