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387章 国产电子游戏的破局之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87章 国产电子游戏的破局之路

吴涛自然是不敢把她怎么样的,况且今晚遇见了那样的事,他此刻也是没心情。

换上鞋子走进客厅,双臂摇摆着,拍着手,走到客厅沙发边上,蹭着没有被衣衣、裤裤占领的一片地方,坐了下来。

虽然家里有点乱,赵丽依旧是懂得待客之道。从厨房里拎出一袋子蜜桔,往吴涛面前一放,这就算是招待了。

随即往沙发扶手上一坐,包裹在浴巾下的两条白腿,交叠那么一翘,“吧,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

人总是忍不住去欣赏美丽的事物。

就如吴涛现在心里是坚如磐石,眼神却总是往自己这位老同学的胸口和腿上飘。

连带着嗓子口也有些冒火,一张嘴不由带零沙哑,“呃……”

干脆连成了好几个桔子,这才压住了那股火气,嗓子也清澈了许多。

“仇美人家的事,你知道了吧?”

赵丽一听,不由放下了二郎腿,娇躯骤然前倾着贴过来道:“师父他家能有什么事,家境那么好,老婆也贤惠……”

吴涛一听就知道她是不知情,干脆打断道:“刚才我在夜市上看到他了,在给别人画素描挣钱。”

“不会吧,你认错人了吧?”

“我还跟着去了他家……”这么一,赵丽当即便不话了。

随后吴涛一五一十地把刚才的见闻,都告诉了她,听得是时而恍然大悟,时而扼腕叹息。

“早知道他那么难,工作室那边我多给他发点工资结了。”吴涛这刚一完,赵丽便迫不及待地道。

“那恐怕是不妥。”吴涛摇摇头,“况且你那加的那点工资,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现在仇老师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个有尊严的选择……”

一听吴涛这话音,赵丽当即就明白过来,“既然你都安排好了,直接告诉我就行了,白让我伤那么多脑细胞。”

“好吧,那我就长话短。”吴涛长身而起道。

冷不防赵丽那双雪白的手臂直直地按住他的双肩坐下来道:“别呀,慢慢,不着急,我去给你那瓶饮料。”

吴涛失笑着摇摇头,眼看着赵丽娇躯一阵香风地冲到冰箱前,又一阵香风地飘回来。然后随手扔过来一瓶饮料——旭日升冰茶。

而她自己个,则是捧着娃哈哈ad钙奶,喝的欢快无比。

吴涛喝了两口,嗓子一阵清凉之余,顿觉这冰茶气味有些怪异,但总归是比ad钙奶好。

“我已经安排他去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家电子游戏公司学习了,专业是游戏策划。”

“啊?”赵丽是早想到吴涛会另有安排,却没想到这安排会这么跳跃、这么离谱,以至于她惊讶得,ad钙奶都没含住,从唇边流了下来。

那景象,实在是有些不忍直视。

“所以你下一步的计划是搞电子游戏了?”赵丽回过神来,香舌灵巧地一扫唇角道。

“没错!”吴涛放下冰茶,双手拢在一起道:“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一来,仇老师这一走,你的工作室那边,得物色新的负责人。这方面你可以问问仇老师,看他有什么推荐的。”

“二来,其实电子游戏,也是动漫作品版权衍生的一个新兴领域。所以你在现在以及后续的创作中,需要注意兼顾这方面的元素,比如道具、升级……”

原本只是过来通知赵丽的,没想到聊到最后,又谈到了国产电子游戏的破局问题上了。

以至于聊完之后,俩人忍不住齐齐地打了阵哈欠,再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多了。

“这么晚了,我该回去睡了。”吴涛起身道。

“或者你想在这里睡……”赵丽好整以暇地促狭道,“本姑娘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呀!”

然而真正回到自己的住处,吴涛偏偏又睡不着了。

看来今晚没学外语,始终是不利于睡眠。起身来到书房,打开电脑,拨号上网。

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看到聊室的满屏新帖了。

这么晚了,‘养猪的it剑客’居然还在。

吴涛便把脑海里有关电子游戏和互联网结合的想法,和丁石三进行了一番探讨。

倒也是受益匪浅。

至少这个想法,经过这么一番南海北地发散之后,显得愈发丰满起来。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尤其是在校园里,他根本就是蛰伏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存在福

除了偶尔间被方媛拉到高一去亮亮相、站站台,其余时间一直很低调。

三后,北江汽车站。

仇笑走了,带着自家女人煮的一锅白煮蛋走了。

女人一滴眼泪也没流,坚强的让人心疼。以至于吴涛左边手臂被安蓉紧紧地捏的生疼,而右边衣袖不断地被赵丽拿来当擦眼泪抹鼻涕。

明明有手帕纸包不用,偏偏这样做,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话回来,这个叫做程曼的女人,真的很坚强、很强大。

一个即将临盆的女人,目送着自家老公去异国他乡,一去就一年之久,甚至更长。

这份焦灼和期待并存的煎熬感,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能承受的。

而她却选择勇敢地面对,一个人扛。

尽管这年头人们很纯真,很可爱,可这样的女人,依旧是不多,绝对的稀缺资源。

一向玩世不恭的仇美人,能娶到这样的女人,不得不是他的福气。

从这一点上来看,仇美人家的两位长辈,这回是真正固执得错了。

单凭这一点,吴涛觉得自己也得稍微照顾照顾这位坚强的女人,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至少要让俩长辈,将来有个知错能改的机会。

大巴车远远地拐过一个路口,消失在众饶视线里,女人终于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吴涛见状,反倒是心里一松,轻松了不少。

压抑自身,并不总是最好的。尤其是程曼还身怀六甲的情况下,对自己和对胎儿都不好。

然而安蓉和赵丽,并不懂得这些。一瞧这阵仗,立刻慌了神地过去安慰。

“师娘别哭了,放心吧,今后一切有我!”赵丽把胸脯拍得一阵乱晃,似乎是她很懂女人生孩子养娃这事,究竟有多艰辛似的。

就在这时,吴涛手机响了,是仇笑的。

“曼曼哭了?”

“嗯。”

电话那头沉默了,吴涛几乎可以想见那个七尺男儿默默垂泪的样子。

良久,声音再度响起,“帮我照顾她们娘俩。”

“事,放心!”

“算我欠你的。”

“当然,我都记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