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383章 元启科技的一小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83章 元启科技的一小步

其实吴涛并不是很享受这种突然被人高看一眼的感觉。

毕竟这种事,经历一回两回还能有点新鲜感;至于三回四回以后,难免就有些厌烦无趣了。

可是元启科技毕竟刚成立不久,底蕴方面积淀不足,声名不显,不为人知。

以至于每回都要自己这个老板亲自上阵怼人,实在是有些掉价。

不过今天这场面,吴涛不怼还真不行。

一来这是安定国把自己请来的政治任务需要。

二来也是赶巧了,这位郑连峰郑老总的话,恰巧就撞自己枪口上去了。

换作今儿上午以前,郑连峰说这番话,他还真没法反驳。

因为华夏出口、华夏制造,一直以来都是低端和低附加值的象征。

这种印象的形成和定格,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然而凡事就有例外,例外是事在人为。

今天下午,吴涛接到萧紫霞的报喜电话,说的就是第一笔国外订单的事。

这的确是喜事,虽然只有10万台,可真正比起首月100万台的订单量还要震骇。

实在是这里头的政治意义太过重大了。这虽然是元启科技的一小步,却是华夏制造的一大步!

况且此刻说出来,那就是毋庸置疑的实锤,任谁也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来。

就在这时,汤茹女士突然鼓起掌来,“欣兴电子和元启科技合作这么久,一直都有听说吴老板的天才之名,今天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而且据新闻报道,元启科技首月的订单量是140多万台,这成绩即便是放在三大外企商身上,也是一份骄人的业绩,更别谈一个刚刚起步的新兴公司了。”

“……现在再加上这份国外订单的成绩,我开始对未来欣兴电子和元启科技的合作,更加期待了。”

汤女士这么一说,众人才发觉是自己孤陋寡闻了,连带着对元启科技愈发高看一眼了。

原本吴涛对这位有些浓妆艳抹的汤女士不太感冒的,现在看来,真是慢待人家了。

当下主动伸手道:“汤女士,元启科技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和贵公司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我也很期待,未来和你们的合作前景。”

话题聊到这份上,吴涛也就差不多可以功成身退了。

带着安蓉躲到角落里,捧着盆果盘,用牙签互相喂食,旁若无人的,让人怎么也无法和刚才那个锋芒毕露的少年人联系起来。

不多时,门口再次一阵人潮涌动。

吴涛一看手表,时间到正点了,该来的都要来了。

果不其然,第一个露面的是中等身材的徐首胜书记。

在吴涛的印象里,这货一直也没什么成绩,也不爱出风头。某种程度上,执政风格甚至比刘全有还要企稳,平庸得令人抓狂。

在电视见到最多的,也就是过年那段时间,带着一小队干部挨家挨户地慰问贫困户和五保户了。

没想到今儿他也来了,倒真是稀客。

紧随徐首胜之后的就是代市长安定国了。

安定国一出现,那精神风貌是完全不一样了。毕竟是干实事的人,那底气十足,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让他整个人仿佛都充满着光芒。

况且,到场的一众台商,基本上也是只认他这张脸。其他人的面子,未必管用。

最后才是一身寂寥的刘全有。

一段日子不见,这家伙居然瘦了不少。

看来没能当上代市长这事,的确是对他打击不小。再加上如今安定国扶正一事,基本上是十拿九稳了,更让他心灰意冷,看不到希望。

就在吴涛暗自琢磨的同时,安蓉摸摸娇艳的小嘴道:“我们要不要过去?”

“你吃饱了没有?”

安蓉茫然摇摇头。

“那就不过去。”吴涛漫不经心地道,眼角的余光扫见,那几家台商已经把安定国围得团团转了。

就在俩人躲在角落里,享受着温馨的二人时光时,一道意外的女声突然响起。

“哟,吴涛,原来你躲在这里!”

俩人回头一看,“晏大记者?”

没错,来人正是一袭主播套装的晏菲。她早已不是当初去葡萄园采访自己的那个实习记者了,更不是排球联赛时去采访的通讯记者了,而是北江新闻的台柱主播。

有了她的加盟,北江新闻的收视率起码翻了一番。

没办法,颜值就是正义。

虽然新闻直播间仍旧是土的掉渣,而新闻内容仍旧是三天一换,但这都不影响北江老百姓看美女主播的热情。

“晏大记者,怎么知道我要来?”意外之余,吴涛长身而起,直视着对方道。

晏菲环抱着鼓囊囊的胸口,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道:“拿到这次宴会的嘉宾名单,对我来说不难。更何况我一进门的时候,听见那些台商嘴里,都在议论你和你的公司。”

“……说吧,什么时候能够接受我的专访?或者我去找安市长……”

吴涛连忙摆手道:“打住,不用不用!我想我可以给你个专访的机会。”

“哦?那我无论如何也要抓住这次机会了。”晏菲攥着秀拳道。

“但我希望在这次机会前加一个期限!”吴涛竖着手指头,“十年怎么样?”

晏菲气得是胸口波涛起伏,“吴涛,别跟我玩拖字诀!十个月顶天了!”

“不行,五年!”

“三年!”

“一言为定!”

啪啪地击掌为誓之后,晏菲才意识到自己这时间是不是定得有点长?

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改不了了。无奈只有摸出随身的小本本,偷偷地记上一笔。

看着晏菲若有所思地离开,吴涛大松一口气,总算是对付过去了。

至于说三年之后,没准这大记者早忘了这事了。

回头和安蓉继续不动声色地该吃吃、该喝喝,顺便说点学校里的奇闻趣事。

不知不觉时间过得飞快,直到宴会快结束的时候,安定国这才满面红光地找过来。

“小涛,你今天又帮了我一次大忙啊!”

“安叔,你客气了。”

安蓉饶有兴致地问,“爸,今儿收获怎么样?”

安定国竖着俩指头道:“又有两家愿意考虑合作了。他们都对小涛赞不绝口啊!”

吴涛对此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心里一动,思忖着道:“安叔,其实你在经济发展方面的业绩,已经无人能够撼动了。”

说到这里,安定国也是一脸自豪。但是吴涛的重点不在这里,“我觉得你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应该在此基础上,确保其他方面工作平稳,不出岔子!”

话点到这份上,安定国也不是傻子,早听出言外之意来了,“那你觉着哪方面还要加强?”

“水利工程!”吴涛字字如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