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266章 我在宁江画了一个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66章 我在宁江画了一个圈

吴涛这话刚完,敞怀男蹭地一下站起来,指过来道:“你什么?”

“张武,坐下!”吕科长呵斥了一声,随即不阴不阳地道:“伙子,回去听信吧!”

这就要打发自己走了?

回去听信,那肯定就是杳无音讯了。

吴涛懒得接腔,只是轻描淡写地道:“现在几点了?”

安蓉看了看表,“还差五分钟到九点。”

“这么,孙秘书也该来了。”吴涛沉吟着点点头。

吕科长一听这话,一把扯掉满脑门的白条,麻溜地站起来,连带着整个牌局都带倒了。

“孙秘书要来?”

不等吴涛回话,发胶男便追问道:“科长,哪个孙秘书?”

“还能有哪个?梁书记的大秘!今是他亲自给我打的电话,我以为他只是……”

“呵呵?”吴涛好整以暇,“以为他只是随随便便把我打发到宁江来的么?”

吕科长脑门开始冒汗了,即便房间里空调打得很低。

“那这位先生贵……贵姓?”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车声。

吴涛挥挥手道,“既然孙秘书已经来了,你就不必知道了。”

吕科长哪能让场面这样僵持下去呢,真要僵持到孙秘书看到这一幕,一切就都完蛋了啊!

“别别别……,您大人不计人过,原谅我这一回!我真是没想到您会这么睿智,有眼光,看上了宁江开发区的地皮……”

就在这时,孙秘书推门而入,“哟,吴涛,你都早到了啊?”

“哼哼,早来看了一出戏。”吴涛皮笑肉不笑地道。

“不是,吴先生,刚才怠慢了,请你高抬贵手,原谅这个……”吕科长忙不迭道歉。

吴涛不管不问,径自往外走道:“孙秘书,咱们单独去看看地吧,别麻烦吕科长他们了。打牌要紧,况且我也没孝敬费啥的……”

“哎哟,吴先生,您真是会开玩笑!”吕科长一边着,一边对着发胶男横吹胡子竖瞪眼的。

发胶男勇敢地站出来了,毅然地把锅背了,“孙秘书,都是我刚才胡话,让尊敬的吴先生误会了。其实我那是开玩笑,对不对?”

除了敞怀男陪着讪笑了两声,其他人一个都敢笑,一个个脑门上豆大的汗滴直往下掉。

直到吴涛带着人走了,孙秘书陪着出去了,吕科长这边,方才犹如被抽空了力量般,一个踉跄,差点倒下去。

“这下完了,完了,全完了……”

出了办公室,孙秘书上了吴涛的车。反正帕杰罗内部空间大,宽敞的紧。

一上车,孙秘书就紧着吴涛追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吴涛懒得,倒是安蓉怒不可遏地了一遍,夹杂着方媛添油加醋地补充零。

孙秘书听完,不由满脸的歉意,“都怪我,来晚了,让你遇上这等憋屈事。你放心,回去我就处理他们。”

吴涛无可无不可的,一脸‘你看着办吧’的表情。

出了开发区管委会的院门,车子一路向东,直接开到生态湖附近的双龙街为止。

然后取道向南,差不多两公里的十字路口拐弯向西,直到重新回到开发区管委会门口为止。

一路上,孙秘书做了不少的介绍。

然而吴涛并没有听进去几句,大部分时间都在欣赏这纯粹的风景了。

看在孙秘书的眼里,以为他还在因为刚才吕科长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呢。

“姓吕的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孙秘书开解了一句,便直截帘地道:“刚才这么一大圈地,你看中了哪块?我好给你进一步搜集点资料。”

吴涛回过神来,一副精神百倍的样子,指着刚才的路线道:“刚才我们开车画了个圈,这圈里的地皮我都要。”

“啊?”孙秘书嘴巴张得足以放下一个鸡蛋,“你是认真的吗?刚才这一圈,足足5、6000亩地啊!”

吴涛轻描淡写,一脸轻松地道:“只要你们敢给我,我就敢要。我的底线是至少3000亩,就在刚刚我画的圈子里。”

这真是大手笔啊!

孙秘书消化完毕之后,神色又恢复了官场中饶不动声色。

某种程度来,吴涛拿的地越多,搞得项目就越多、越大。从而对梁书记就越有利!

毕竟这个国产手机项目和五年工程,名义上是梁书记主持的。

看完了,也谈完了。帕杰罗直接离开了,连管委会的院都没回。

孙秘书收起脸上的兴奋,黑着脸回到管委会,一句话不地,也上车走了。

留下吕科长一行,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看着绝尘而去的两辆车,浑身发凉。

即便是头顶烈日当空照,也温暖不了此刻吕科长内心的森森寒意。

从宁江绕道回城,众人没有直接回锦绣华庭,而是路过汉中路的美容院。

就在刚刚,花婶的电话打过来,是刚到金陵,给他带来不少新鲜的葡萄水果之类的。

这下有得吃了!

尤其是方媛,这次到金陵来,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和葡萄庄园的葡萄诀别的。

现在有机会大快朵颐一番,最积极的就属她了。

不多时,到了美容院,车子刚停稳,方媛便抢先下了车,一口气跑进店里,口水几乎洒了一地。

安蓉跟着吴涛身边,红唇也是忍不住一阵舔动,嗓子口不停地往下吞咽口水。

进陵,花婶早已洗好了几串丰硕的葡萄。方媛独据一串,吃的飞快,连葡萄皮都不吐,更别提种子了。

“你慢这点吃……”花婶好心劝着,却根本劝不住。

有段日子不见,花婶愈发干练精神了,那种积淀的气质,越来越像个职业白领了。

现在这样,谁能想到她以前只是艰难持家的农村寡妇呢?

见证了她成长的所有过程,吴涛内心是颇为欣慰。尤其是面对黑蛋的时候,听他叫自己一生涛哥,倍儿有底气。

一边看着吴涛吃着葡萄,花婶一边道:“过些日子美容院就要开业了,这名儿还没起呢。大作家,你给起个呗。”

吴涛囫囵吞着葡萄,不清不楚地道:“要我,咱这名字就起的通俗点,接地气点,这样才能更有人气。不如就叫百媚千娇美容院,怎么样?”

“俗!”花婶没什么,方媛第一个评判道。

“确实挺俗的!”安蓉跟着附和道。

“俗就对了,女为悦己者容。那些想要展现自身魅力的女人,哪一个不想成为媚、娇之类的女人?”

“行,就听你的。”花婶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