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85章 蜕变归来的美容大亨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5章 蜕变归来的美容大亨

一  幸福华府,安蓉的家里。

这已经是吴涛节后,第二次到安家吃晚饭了。

他也很奇怪,原本顾谨一个并不热衷做饭的知性女人,如今却经常喊他回来吃饭。

这事真是透着蹊跷。

路上吴涛问起安蓉,安蓉只是羞红着俏脸,不说话。

按说就算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也用不着这么上赶子吧?

更何况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横眉冷对景象,还都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呢。

其实这倒真是吴涛多想了。

自打过了准丈母娘这一关之后,顾谨对他是越看越喜欢。

再加上吴涛促成的事,让自己弟弟走上正道,成为腰缠万贯的大老板;更让自己丈夫挤上了仕途的快车道,假以时日回到金陵已经不是奢望。

这么大的功劳,亲自下厨做几顿饭犒劳犒劳,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更何况,顾谨总听安蓉说,吴涛平时是跟着店里的几个女孩凑一块吃饭。

自己的准女婿总扎在女孩堆里,这算怎么回事?

虽说自家女儿绝对是人中龙凤,可也架不住别的女孩生扑硬凑啊。

抱着这么多纷繁芜杂的念头,顾谨开始苦练厨艺,就为了这每月两三次的家常招待。

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盘热气腾腾的木须肉,顾谨解下围裙道:“你俩快吃饭吧,抓紧吃完了回学校上自习去。”

正说着,门开了,安定国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哟,今儿怎么回来这么早?”顾谨拽着围裙擦着手道。

安定国摘下围巾挂起来道:“怎么?没做我的饭?”

“瞧你说的!”顾谨回到厨房又开始忙碌起来,“这不是捎带手的事吗?”

安定国洗了脸,来到客厅沙发前一坐,打开了电视,等着六点档的新闻节目。

因为要赶着回校上晚自习,吴涛和安蓉俩人先吃起来,倒也没等安定国俩口子。

安定国似乎想起什么,回头道:“对了,小涛,最近你们元康公司的培训部,向全国各地输出了不少劳力,叔跟着你沾光了。”

吴涛回头道:“还是安叔建立的机制有成效,才能让我们元康公司这么多的时间内,建立各大城市的送水网络。”

“我听说,年后输出有1000人了?你们公司吃得消吗?”

“差不多吧。”吴涛点点头道:“就这还不够呢!等到管理跟上来,规范都完善了,还会有一波招工潮!”

“那我真替北江人民谢谢你了。”安定国愈发认识到招商引资的重要,落地建成个厂子,能解决多少劳动力就业啊,想想就让人热血澎湃。

“你表大伯他们最近有消息吗?”

“上周末还打电话回来的,预计月底就该回来了。”

安定国定了定心,哦了一声道:“你转告他们,施家祖陵那边的地界,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只要修得不太夸张,占点地皮不是问题。”

正说着,六点档新闻到了。

安定国心神回到电视上,看着新闻,暗自揣摩着。

不一会儿,忽然喟然一叹,“燕京人民又遭遇沙尘暴了,治理沙漠化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90年代首都人民最大的特色大概就是沙尘暴了。

没经历过一次沙尘暴,那都不算真正在首都待过。

不过到了21世纪,三道防护林建起来了,沙尘暴没了,然而雾霾来了。

首都人民又改吸社会主义雾霾了,只是这回,雾霾不是首都的特色,而是全国上下皆而有之。

“哎,水质污染也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安定国一脸忧国忧民之相道。

新闻里标准女声道:“想要进一步了解全国水域的污染调查情况,请关注今晚央视一套的焦点访谈……”

吴涛和安蓉吃完了晚饭,便匆匆回校上自习了。

安定国难得早回来一次,吃过了晚饭,便等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

这几乎是他闲暇时候的必修课。

虽然那新闻联播别人都看不进去,可他作为官场之人,总能揣摩点信息量出来。

至于焦点访谈,那更是上头的喉舌。

披露出来的问题,越是触目惊心,越是说明上头决心之大。

至少今晚的关于水资源污染问题,就看得安定国一阵惊愕连连,他从来想不到,淡水资源污染已经到了祸及子孙后代的严重程度。

就在安定国愁眉不展地思忖之时,顾谨突然来一句,“这事对元康公司是大大的利好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

安定国忽然明白过来,“看来小涛的元康公司,要面临残酷的竞争了……”

“什么意思?”顾谨一时没转过弯来。

安定国解释道:“这水污染治理,纵然是中央的政策导向,同时也少不了那些准备进入水饮市场的大鳄们的意志。”

“……简而言之,这个节目的播出,也是为纯净水市场造势的。”

“……看来水饮市场上,少不了一场恶战了!”

回到学校的吴涛,忍不住地连打饱嗝。

赵丽回过头来,一脸怪怪地看着他,“又去蓉蓉家吃饭了?”

“嗯!”

“你就不能少吃点?”

吴涛摆摆手,有些无力,“少吃点,更麻烦,要说一箩筐的话。”

“瞧你,都长的圆了!”

吴涛一脸苦相,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着就要到了漫画杂志发行的时间,花婶先一天从韩国回来了。

23日周六下午,吴涛回到富贵家园的住处。

眼瞅着一妙龄女郎,细腿伶仃地站在门口,扶着个拉杆箱,愣是没敢认。

直到对方摘掉了墨镜,吴涛这才大跌眼镜地喊出声来:“花婶,你回来了?”

“一个月了,再不回来,恐怕你得怪我喽!”

“哪里哪里,怎么会?”吴涛摆摆手道:“不过花婶你变化真的好大,根本不像是三十来岁,简直就是二十出头!这皮肤白嫩,这气质,说是养尊处优的富太太,也不为过。”

“这都是美容的功劳!”花婶话里透着自信:“这次出去真的学到很多,而且我也深切感受到美容行业的巨大潜力。”

吴涛开了门,听着花婶感慨道:“在韩国,美容都形成了一大完整的产业链,可在国内,却还没成型。这里面大有可为!”

花婶说完,打开拉杆箱,里面全是各种用于研究的瓶瓶罐罐和书本笔记。

“花婶,你没给我们带礼物?”

“就知道你会问,放心吧,都在何琴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