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61章 流水经年话经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61章 流水经年话经典

回到富贵家园的时候,房子里除了电视的声音之外,一片安静。

吴涛心下很是奇怪,这不科学啊!按说现在应该在打牌打得热火朝天才对。

伸头一看,几个女孩全都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看着电视。

甚至有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尤以施千雪哭的最凶,一脸的妆都花了,像个漫画人物似的。

其次是丁甜甜,那俩眼红肿的,倒像是化了唐代的红眼妆一般。

安蓉噙着热泪,时不时地耸动一下双肩。

方媛没有哭,却也是绷着个脸,一副深沉的思考人生状。

唯有唐燕和施光耀俩人面面相觑,这都是怎么了,明明很欢乐的电影,好不啦?

何至于哭成这样?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俩人还真是般配,都是一样肤浅。

就在这时,至尊宝挤出了一滴泪,伴随着深沉的声音响起。

“曾经有一分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话音刚落,煽情的BGM随之响起。

施千雪哇的一声哭出来,抱住旁边的方媛,一阵捶足顿胸地嚎啕大哭。

安蓉也终于忍耐不住,揽住刚走到身边的吴涛腰身,轻声呜咽起来。

唐燕回头看了眼施光耀,施光耀当即无比期待地张开双臂。

“你死开!”唐燕一把推开施光耀,顺手把身边默默垂泪的丁甜甜拉进怀里抚慰。

施光耀孑然一人,傻眼地看着这一幕,欲哭无泪。

原指着把这片子买回来,能把唐燕感动到,趁机用自己的怀抱,以安慰之名,占点便宜。

却没想到唐燕压根不感动不说,更关键的是,她的怀抱,还被别人抢了。

这都叫什么事啊?

直到电影播完很久,客厅里都没有恢复到以往的热闹欢快。

星爷的这部电影,今年上映并没收获多少票房,却收获了眼前几个女孩的眼泪。

就像是到98年以后,它突然火起来,给星爷带来了数不清的光环和荣耀一样。

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打牌,打牌!”施光耀叫嚷着道:“看电影太没意思的啦。”

没人理他。

吴涛起身,冲了几杯糖水和麦乳精端过来。

沾到点甜味,几个女孩逐渐从哀伤中回转过来。

一看时间,都已经到了饭点了。

安蓉拉着吴涛道:“外公和我爸都念叨你好多天了,今天中午跟我回去吃饭吧。”

“行!”吴涛一口答应下来。

其他几个人的中饭还没着落。

施千雪第一个跳出来,指着施光耀道:“都是他害得我们心情不好的啦,中午这顿饭必须他请客!”

唐燕第一个举手,“我同意!”然后得意洋洋地看着施光耀。

施光耀一脸苦哈哈地道:“二姐,我的零花钱已经花光啦,放过我,好不好啦?”

“不行!”

于是最终以2票赞同、2票弃权和1票反对的结果,一致通过对施光耀的经济制裁。

小区里散着淡淡的烟火味,熊孩子们神出鬼没地流窜在小区的道路上,恶作剧地扔出一个擦炮,然后一脸坏笑地跑开。

护着安蓉冲出小区,二人手拉手溜达在旧城的街道上。

一辆辆自行车从身边穿过,每人脸上都带着新年的喜悦。咣里咣当的公交车,慢悠悠地晃进站台,再慢悠悠地晃着离开,那速度比自行车快不了多少……

眼前的一幕幕就像是陈旧的相片,唤起吴涛内心经年流淌的柔软之意。

“你说如果有一天你面临至尊宝那样的抉择,你会如何选择?”安蓉问得格外认真。

吴涛不由苦笑,看来施光耀这次被制裁一点也不冤。

要不是他弄来那电影,一向善解人意的安蓉,怎么会有如此钻牛角尖的问题?

毕竟这个问题一旦回答不好,那就是引火烧身哪。

迎上安蓉好奇的眼神,吴涛温言道:“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和选择和你一起面对。”

“……而选择自我牺牲、成就对方,看似伟大,但终究没考虑对方的感受,太过一厢情愿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会努力变得更强,避开陷入至尊宝那样的困境。这才是终极的解决之道。”吴涛自信满满地握拳道。

“嗯!”安蓉盈盈一笑,脚步愈发轻快许多,反手握上他的手掌,啦啦地晃个不停。

不多时,二人敲开家门,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

顾瑾热络地招呼上来,慈爱的目光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

殷文芳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听着吴涛叫她一声外婆,格外高兴。

客厅里顾学礼带着眼镜,抻着报纸,正看得入神。

难得的是,安定国居然也在家里。转念一想,才知道今儿是周六。

打完招呼,殷文芳和顾瑾回到厨房继续忙活,安蓉飘飘地先回了自己房间。

“小涛,快过来坐,陪我聊聊。”安定国招呼道。

顾学礼同时把报纸一放,“小涛,我正找你呢,坐到我这边来。”

“爸,你先看会报纸,我这有些工作上的要紧事要问他。”

顾学礼哼了一声,抻起报纸继续看。

翁婿俩果然有些不对路,这事安蓉早就说过,今日一见,才发现颇为有趣。

“你表大伯那边,有什么表示和反应吗?”

吴涛双手一摊,“安叔,坦白讲,他们对你们这频繁吃请,已经有些烦了。你们是不是跟的太紧了?”

“还不是因为北江招商引资工作太难了,有个机会不容易……”安定国抚着腿面慨叹道,“这事你帮我盯着点,有情况立刻给我打电话。”

吴涛点点头,话锋一转道:“安叔,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把精力放在手头的项目上来。不管是小商品市场项目,还是劳务输出项目,都是长久大计,影响深远。”

安定国深以为然,“小商品市场项目,我已经重新启动了,进展很快。不过到商铺认购的时候,你可得帮我想办法顶起来。别让人家看我笑话!”

“放心吧,安叔。到时候要是没人买,我全买下来,都不是问题。”吴涛信誓旦旦地道。

这话安定国没往深处了想,只当他是玩笑话,所以一脸汗颜道:“适可而止,适可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