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59章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9章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第二一早,吴涛便带着安蓉,再次坐上了南下的大巴。

安蓉依旧靠在他的肩上,安静地睡。初恋最是情浓,如今又是无人管束的假期,哪怕分开一晚,都倍感漫长。

吴涛捧着书写板,一路将脑海中零散的信息记录下来,然后一番整理,争取找到问题的关键。

饮水机+桶装水的水饮销售方案,能在前世盛行十几年,而且达到几千亿的市场体量,明这种模式经得起市场考验的。

至于如今为什么起步如此艰难,几家生产厂商都濒临倒闭的边缘,吴涛觉得,这绝不仅仅是‘万事开头难’的问题。

纵使顾飞反馈回来的信息,越来越不乐观,可他始终和最初一样坚信,这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至于如何不对,他暂时只能想到其一,那就是用户觉得饮水这事是个高技术含量的事,对国内品牌的认可度不高。

但是国外那种直饮水+净水器的模式,又显得太过麻烦。

毕竟人是有惰性的,既然已经装逼不喝白开水了,那当然是衣来伸手、水来张口的模式最好。

至于花了大钱,到头来,还要自己给净水器灌装自来水,想想就觉得LOW。

这跟直接喝自来水有什么分别?!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吴涛暂时不得而知。

所以他为此专门起草了一份调查表。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前世今生头一回创业,一定要明明白白、踏踏实实的去做。

等到大巴抵达中央门车站,他的调查表也恰巧起草好了。

二人出了车站,走了十来分钟,避开黄牛和黑车的骚扰,打车直奔学府路的金陵大学。

到了金大南门下了车,径自走进一家规模中等的打印社。

放假期间,打印社的生意也略显惨淡。见到吴涛二人像个中学生模样,连老板都懒得起身招呼,只叫了一个模样一般的女大学生过来招呼。

吴涛不以为意,全金陵的打印社,只有大学附近的价格最便宜公道。

这是常识,薄利多销嘛。

“将这份调查表打印一份,然后复印2000份!”

“哦~啊?”女大学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角落里在打纸牌游戏的中年女老板都闻声凑了过来。

“复印一毛一份,打印一块,算你200块!”女老板穿着拖鞋过来报价。

“便毅呗,大姐?”

女老板不为所动,“你这还得打字排版呢!”

“行吧,我一个时之后过来拿!”吴涛拍了五十块钱定金,拿了收据转身离开了。

出了打印店,安蓉好奇道:“打了那么多份调查表,得调查到什么时候?”

吴涛没话,领着她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金陵大学。

虽放假了,在校大学生不多。可是布告栏上依然贴满了各种广告,其中不乏一些求职、求家教的信息。

吴涛捡了几张手写的电话撕下来,至于为什么不要打印的号码,因为那种是学生中介的可能性更大。

在电话亭连续拨了几个电话,经过短暂的交流,吴涛最终确定了两个人选,一男一女。

二十分钟后,在南门斜对面的麦当劳内,吴涛和安蓉正吃着冰淇淋。

忽然一个披肩发的长腿女孩,歪头看了吴涛一眼道:“请问您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吴老板吗?”

以书会友,桌上放着6月刊的知音,应该没错。来人一脸疑惑,但是看遍整个麦当劳,没有第二本知音。

吴涛一口冰淇淋没含住,惊愕地吞了下去。

来人是正当妙龄的金大女学生,V领的T恤衫,遮不住胸口的丰韵轮廓。让他顿时想到了赵丽,也不知道这老同桌,是不是真的订婚了?

看来忙完这阵,真得回去打听打听。

女学生见他迟疑,嘟哝着道:“难道是个屁孩,打电话逗我玩?”

“你是秦潇潇?”

“我是!你真的是吴……?”再次确认,秦潇潇面对眼前的中学生,老板二字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了。

“恕我直言,你真的不是拿我逗闷的吗?”

吴涛的回答,倒也直白毒辣,“我有女朋友,还需要你逗闷么?”

“好吧!”秦潇潇一见安蓉的样貌,二话不坐了下来。

不多时,又有个男学生孙浩找来。

吴涛对他们进行了简单的面试,随后决定录用他们。

“我这次的调查对象是,福利丰厚的企事业单位、政府机关、外资或合资企业的白领。你们各领1000张,每份有效的调查问卷3毛钱,五之内将调查问卷及结果汇总交到玄武饭店,在前台报我的名字就校”

玄武饭店?

二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那可是只有土豪住得起的地方。

看来眼前这俩中学生,真的是腰缠万贯的主。只是现在的中学生,这么早就谈恋爱了吗?

真是世风日下啊!秦潇潇暗想着,表面上却是恭恭敬敬。

那可是三百块钱的外快,暑假到现在都没找着勤工俭学的机会,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一次,怎么着也得抓住。

就算他是拿自己逗闷,那也认了,毕竟是三百块!顶俩月的生活费了!

谈完,吴涛一看时间,调查表差不多可以取了。

回到先前的打印店,女老板竟站着亲自招呼。

钱货两清之后,女老板笑着问道:“这么多调查表,需要招人去做调查吧?”

看来女老板这儿也是个兼职中介。

吴涛摆摆手道:“不用了,我已经找好了。”

离开金陵大学,二人直奔新街口。

虽然在北江,他考察过了饮水机的销售情况。但是到了金陵,他还是想亲自走访一番。

这不仅是为直接了解情况,更是为解决品牌认可度的问题,找合作伙伴。

既然这年头国人对国产品牌认可度不高,那么最快的捷径,就是OEM生产,套个进口的牌子。

等到市场稳定、渠道成熟之后,再抛开进口牌子,做自己的产品。

安蓉听了他的想法之后,美眸瞪得大大的,“竟然可以这样?这不是欺骗吗?”

“善意的欺骗,也比徒劳的解释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