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23章 鸡飞狗跳的闹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3章 鸡飞狗跳的闹剧

事实上,类似于农家乐的点子,吴涛的脑海里还有很多。可是以他的学生身份,行走社会,很多时候并不方便。

但他身边偏偏缺乏那种值得信任、又能做事情的人才。

不过,这个问题急不来,只能随着交际圈的扩大,而慢慢的物色和培养了。

所幸他等得起。

面对吴涛的提议,花婶说不心动那是假话,从那剧烈起伏的胸口就能可见一斑。

只是这幸福来得有些太过突然,让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条件呢?”

吴涛自信一笑:“两个方案。第一,你入资两千块,没有工资,只参与餐饮单项利润的分成,比例10%;第二,不投资,领固定工资,每个月800块。”

花婶眼睛一亮,暗自盘算起来。

乍一看第二种方案,对她来说,最合适。

好处都在明面,既比她现在500块工资多了六成,又不需要任何投入,完全没有风险。

可是仔细一琢磨,第一种方案看似不划算,因为按照日均20的客流量来算,她每月只能分到300块红利。

但那是最保守的估计!

花婶心里清楚,只要农家乐走上正轨,日均客流量起码60朝上,这就意味着900块钱的红利!

有风险,但收益也大!

只是稍一思忖,花婶便露出坚定之色,“我选第一种。”

“那好,花婶,这事我做主了,欢迎你的加入!”吴涛伸出手来。

一直拿吴涛当孩子看的花婶,面对伸过来的手掌,忽然有种恍惚。

笑着把手握了,花婶习惯性地把鬓角的发丝拢到耳后,“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提两点建议?”

“第一,餐饮餐饮,离不开饮料酒水,尤其是夏天,对饮料的需求特别旺盛。所以我觉得,白开水要有,饮料咱们也要卖。这里面的利润非常可观!”

“第二,城里人到农村来,一是为了玩,二对农村的特产也会感兴趣,比如农村家养的家禽肉蛋。这些食材,完全可以用来满足那些有钱人的要求。既有了乡村特色,又能多挣钱。”

果然是有想法的人才。

吴涛点点头:“这些暂时就交给花婶你去张罗。另外,第一招待所那边,你先不要辞职。等我中考后宣传材料做好了,先帮我拉一批中高端客户再说。”

“没问题。”

眼见谈得差不多了,吴涛正打算起身回家。

门外传来一道急切的呼唤,听声音是三个孩子的声音。除了黑蛋和小江,还有三叔家小齐的声音。

出得门来,果然见到小齐在俩孩子的簇拥下,小脸急得话都说不利落了。

“行了,黑蛋、小江你俩住嘴!让小齐说。”

小齐终于有机会说了,“哥,大伯在我家和妈吵起来了,爷爷叫我过来告诉你们,但不能让大爷爷知道。”

“你大伯去你家干啥去了?”

小齐嘴巴一嘟,“我也不知道,好像是钱的事。”

话刚说完,张蕙兰闻声过来,一见小齐在,当即猜个八九不离十,嚷嚷着就要上门去。

“哎哟,妈,你就别添乱了。我过去一趟,保准把我爸带回来,不让他吃亏。”

吴涛说着,花婶很默契地拽住了张蕙兰,拉往自己家里坐着。

带着仨小孩蛋子,吴涛一路马不停蹄。所幸三叔家住的并不远,过了前面的村小学就到了。

隔着百米地界,便听到三婶马秀琴那震天响的大嗓门。旁边似乎还围了黑压压的一群人,看戏。

真嫌不够丢人的!

吴涛一肚子的无奈,只好加快步伐赶上去。

拨开人群,吴涛来到场中,只见吴炳华闷头蹲在旁边抽烟,一品梅一根根的,完全不知道珍惜。

至于三叔吴大华,胖胖的个子,脸上却挂了彩,三道触目惊心的抓痕,一看就是出自三婶之手。

而作为抓人骂人的罪魁祸首,三婶似乎是全场最委屈的窦娥,披头散发,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哭天喊地,任谁也劝不住。

“驴日的吴大华,好不容易攒点钱,就知道借给兄弟,去开什么赔钱的农家乐……”

“瞎眼的吴大华,城里人凭啥到农村来下馆子看风景,你自己没脑子吗?葡萄园有什么好看的?这主意能有谱?”

“混账的吴大华,一点也不为我们娘仨着想,这日子没法过喽……”

一众乡邻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老吴这是想钱想疯了吧,就凭他那葡萄园,也能成为风景?”

“往年葡萄卖都不卖完,城里人会到乡下来买他的葡萄?”

“这老吴的脑袋真是秀逗了,不是静等着赔钱吗?”

“看来老三家媳妇没错,这钱是不能借!”

……

三婶的每一句话都是骂三叔的,可吴涛在耳里,等于骂他老子无异。

更可气的是,这主意是他出的,所以她等于连自己都骂进去了!

“够了,三婶!”吴涛怒喝道:“你家的钱,我们不借了!”

这句话,比什么金玉良言都好使。马秀琴一听,立马止住了哭嚎。

吴涛声音愈发理直气壮:“以后我家做生意是挣是赔,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拜托你,管好你那张嘴,别到处搬弄我家生意的是非,我觉得晦气!”

说完,对吴炳华道:“爸,我们回家!咱不差三婶家这点钱。”

吴炳华站起来,就要跟着儿子走。

这时屋里传来二爷爷吴壮春的声音,“炳华,小涛,你们来一下。”

吴涛虽然很生气,但是二爷爷叫他,他自然不能不懂事。

止步,驱散了看热闹的乡邻,这才随着父亲一起进了门。

二爷爷住在前屋东边一间,进了大门右拐便是。

父子俩进门的时候,吴壮春正抖抖索索地翻开一个手帕,露出零零碎碎的票子。

“炳华,这么多年,你难得来开口借钱。如果生意真的需要的话,我这里还有六百多块钱,先拿去顶着用吧。老三媳妇不通情达理,你们多担待着点,毕竟这家不能散……”

看着这一幕,吴炳华一肚子闷气,顿时消散一空。

“二叔,这钱不用。咱家生意没到那么紧要的关头,我有办法。是我欠考虑,冒失了。”

“让你们爷俩失望了……”

“哪里的话,二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