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4章 学霸的影响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在宾湖这种并不发达的小城镇,如果能有人把自己文字或作品变成铅字,那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即便只占用一个小小的豆腐块版面,也足够在亲戚朋友面前炫耀好一阵子。

安蓉对于摄影的执念,正是源于这种追求。在她看来,学习成绩已经好到足以顺利考入北江中学,没什么挑战的空间了。而要和其他优等生有所区别,她就必须培养一些与众不同的爱好,并且同样取得不俗的成绩。

恰在这时,舅舅送给她一台价值不菲的单反相机作为生日礼物。所以在拿到相机的那一刻,她就对摄影着了迷。

如今半年多下来,屡投屡败,不仅白费了不少零花钱,而且空耗了很多精力。要不是有个当区委书记的爹,单单这些洗照片和投稿的花费,就足够她心疼好一阵子了。

当天下午,吴涛将两份稿件以‘涛声依旧’的笔名一同寄了出去。他并没有采用一稿多投来保证命中率,一来是对自己的文有信心,二来是邮票和挂号信的费用着实不菲,他手里那点微薄生活费,实在是经不起浪费。

不过这一切,他做的很低调隐秘。饶是如此,赵丽这个八卦女王还是把他写文章投稿的事儿透了出去。

于是他很快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人敬佩他投稿的勇气,有人觉得他是痴心妄想。

对此吴涛置若罔闻,只是对赵丽这个始作俑者冷眼相看。

赵丽见他真的生气了,立刻换了个人似的,薄施淡粉的俏脸上堆满哀求,双臂纠结地拧在一起,将原本就很壮硕的大胸挤得呼之欲出。

“吴涛,涛涛,你就原谅人家这一回嘛……”

吴涛回头一看,这沟挤得竟然有泻火的功效,否则他刚才的满腔怒火哪里去了?

“哼!”

“你不知道,董阳阳那家伙到处挤兑你,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拿一滴蜜糖的故事震慑了他们一把!”转脸赵丽便恢复了八卦女王的傲娇属性,意气风发地解释道:“结果他们一听,全都被震住了。”

“而且你可以放心,这事仅限于学生圈内传传,绝对不会传到老师那里去。如果谁敢把它泄露到老师那里,我保证撕烂他的嘴!”

初三年级教研室。

沈伯宏正在整理着班里的中考志愿表,一道魁梧的身影气势汹汹地走进办公室,带着无奈和抱怨道:“沈主任啊,你们班的吴涛改选志愿一事,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咱班原本打算报告中专的学生,很多都改选了高中。可是以他们的成绩,北江中学是别想了,只能上普通高中。这样一来,咱们学校的前三类录取率势必大受影响,到时候教育局一考核,我们学校恐怕要落后啊!”

根据往年数据,身为乡镇中学的宾湖初中,历届毕业生中能考入北江中学的,不超过10人。虽然人数不多,可在北江市一众乡镇中学里,已经是力拔头筹了。

北江中学在各乡镇中录取率如此之低,不是因为报考的学生不多,而是因为它的分数线太高,几乎和顶级中专院校持平。

“是啊,沈主任,我们班今天临时改志愿的也不少!”办公室里其他几个班主任随之附和道。

沈伯宏将手里的笔杆子一扔,靠向椅背道:“报考志愿本来就要遵从学生自愿,咱们总不能为了前三类院校的录取率去逼迫学生吧?”

“可是这……”魁梧班主任支吾着无话可说,录取率低明显会影响他们的奖金,可这事没法拿到台面上来说。

沈伯宏挥挥手道:“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可大环境如此。最近几年省里教研组一直在酝酿着中考改革,中专职业教育占主流的大势已去。只是市教育局的考核标准还没调整过来,这是明显不合理的。可我们不能把这种不合理强加到学生头上!学生的志愿,是关乎一辈子前程的大事,相比之下,我们那点微末奖金就太不足为道了。”

这事就这样被老沈压住了,几个班的班主任也是无奈,这或许也是一种改革的代价。

夜凉如水,街道两旁偶有残留的灯光。安蓉走在吴涛身边,亲密而欢快。

只有在这样静谧无人的夜里,安蓉才敢距离吴涛这么近。纵使有着区委书记的爹罩着,她也不敢挑战校园早恋这条红线。

“赵丽说的是真的吗?你真打算靠投稿赚稿费来挣钱?”

“嗯。”对于安蓉,吴涛没什么好隐瞒的。

“那你打算投什么杂志?”安蓉很在意地追问道。这事居然是赵丽第一个知道的,已经让她有点小小的吃味了。现在她必须知道的更多一些,才能抚平内心的小小不忿。

可是不等吴涛回答,安蓉自己便想到了答案:“难道是知音?”

“嗯。”

“天哪,你知道知音审稿有多严苛吗?我表姐在大学里,投了很多篇,都被拒了。”安蓉难以置信地道。

吴涛露出迷之自信道:“其实没那么难,而且我这次投了两篇,双保险。”

安蓉呼吸顿时急促了,美眸间惊讶的样子,依旧很好看。不过看着吴涛的迷之自信,她很快又释然了。自己喜欢的不就是他这种坚韧不拔的自信劲儿吗?

“摄影投稿,我打算放弃了。既然你也报考北江中学,那我也要努力了,总不能比你差太多。”安蓉攥着秀拳宣布道。

“那你可要加把劲了,老沈给我定的目标是北江中学前二十名,我决定试试。”

安蓉顿时苦兮兮地揪着嘴巴道:“老班真的好变态……,你也是!”

“还有摄影投稿,其实没那么难。只是你没找到门道,有机会的话,我教你。”

“好呀!”安蓉心下稍显宽慰,话题一转道:“对了,这次赵丽到处和别人说你投稿的事,你好像并没有生气?以前你不是最讨厌她那股妖艳……”

“妖艳贱货的劲头么?”吴涛下意识接口道。然而‘贱货’这个词,听在这个年代安蓉的耳里,仍显太刺耳了点。

“其实她只是风闻差一点,人比较豪放,但是和男生之间,她还是很保守的。所以并没有那么不堪啦……”安蓉越解释越发现,自己何必要跟赵丽过不去呢,大家都是好同学嘛!

眼看着区政府大门在望,安蓉的住处到了。和吴涛寄宿在水利站宿舍类似,安家的福利分房落在市里的小区,这里只是安蓉父亲工作和落脚之地。

“……这次受你影响,不止我们班很多改填志愿的,就连其他班也有很多。听说作为教务主任的老班压力很大呢。”

吴涛失笑着摇头道:“真没想到我的影响力会这么大。”

安蓉悻悻道:“你没想到吧?就连唐燕都被你的话影响到了,不停地问我做模特怎么样……”

回到简陋的水利站宿舍,吴涛提着红色塑料桶,到院子里的老式手压水井旁,打了一桶清冽的井水,在茶壶里插上热得快开始烧起水来。

坐回书桌前,他才注意到桌子上放了一叠厚厚的煎饼、一瓶咸菜和一袋咸鸭蛋。这是父母白天给他送来的干粮。一想到家里的拮据状况,吴涛不由叹息,这么多咸鸭蛋,不知道又是他们省了多久才攒下来的。

看来自己挣钱只是第一步,帮助家里摆脱困境富裕起来,也是势在必行!

实现温饱,喜奔小康,昂首挺胸迈入新世纪,总不能只是写在墙上、挂在树梢的一条标语。再说了,他带着重生的阅历,指点父母挣点小钱,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这种想法,还是要从实际出发,因势利导才行。否则父母不会听他的不说,甚至挣不到钱也是有可能的。

踢掉拖鞋,俩脚翘在书桌上,盯着芦苇顶的屋脊发呆。

父亲是个全能的木工,图纸手艺样样精通,手下还有几个徒弟,出活利索,口碑甚佳。相比之下,母亲就是个标准的农家妇女了,家里十几亩的葡萄园,加上养点鸡鸭猪类,几乎占据了她的全部精力。

听起来是个很完美的田园生活,温饱不在话下,小康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结果只能勉强维持温饱,父亲的手艺再好,一年用不了几天。母亲的葡萄园产量不错,只可惜每逢上市,总会被北方邻省的外来葡萄冲击打压,根本卖不出什么价钱,自然也攒不下多少钱。

除此之外,就是种桑养蚕,一年四五季。全部攒下来的收入,最多几千块,除去上交村里的提留款和苛捐杂税,再去掉自己上学的用度花费,能余的出钱才怪。

土里刨食终是难,所以父亲总想让自己跳出农门,再也不受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楚。

无论何时,华夏的农民总是最弱势的群体。如今看来,此言不虚。

就在这时,热得快发出欢快的长鸣音,吴涛跳下椅子,拔了插头,心下暗暗发誓:爸妈,这辈子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