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我的前世不可能这么坑 > 第187章 键盘侠和扫帚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7章 键盘侠和扫帚侠

见野峰的跑步机笼子是极其结实的,就算是8级的师兄被困在里面也出不来,可以隔着笼子做各种危险实验。

所以,林明把树人放在笼子里,也极其安全。

这个无辜的灵魂已经被困太久,连话都不会说了。

从圆球中透露出虚弱的灵魂波动。

在路上捡木块,也能捡到一个木族亚人的灵魂,这是林明没想到的。

好在见野峰的院子很大,可以放下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就算再捡到几十个奇怪的生物,也可以把他们安置好。

比如正在院子里修剪植物的小蓝,就被院子里奇怪的波动吸引了过来。

“明啊,你又去捡破烂啦咕嘟~”小蓝围着林明跳起了“8字舞”。

“这不是破烂,这是亚人的灵魂……”林明一把抓住乱飞的小蓝。

“这是混血种,就是破烂的咕嘟~”小蓝毫无忌讳地说道。

“这么说,你是纯血种喽?”林明捏了捏小蓝圆润的大脸盘子。

“物种混合,都以失败居多,我们纯血种可没有这种烦恼的咕嘟~”小蓝点头道,脸盘在林明的手里捏出皱褶。

林明和小蓝还在继续聊着,完全无视了那个灵魂挣扎的过程。

其实现在林明也没有对它采取措施的能力,所以只能听之任之,任其自行发展。

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地下物种,生死有命,只能靠它自己了。

林明低头问小蓝:“那你又是怎么看出他是混血种的?”

“他的灵能连接不稳定的咕嘟~”小蓝说道。

“可他本来就很虚弱,虚弱情况下,灵能本来就可能不稳定。”林明说道。

“那不一样的咕嘟。嗯~怎么说呢咕嘟?如果正常人连的是一根网线的话,那他连的就是两根网线的咕嘟~这种情况很容易出现串线的咕嘟~如果正常人的虚弱是网络信号断断续续的话,那么他的信号就是跳来跳去的咕嘟~是这种的不稳定的咕嘟~”小蓝用它的奇妙比喻来形容这种情况。

“你怎么说来说去都是网线。”林明吐槽。

“啊,好寂寞的咕嘟~这里的网络被限制了咕嘟~联系不上其他葵的咕嘟~本葵的心灵都要长草了咕嘟~”小蓝满眼都是惆怅。

“是院子里还是整个地方?”林明问。

“这一片区域都没有信号的咕嘟……”小蓝焉巴巴地说道。

林明:“要不,你连上公国网络玩玩吧?”

“真的吗?我用谁的账号呢?你可以搞到账号吗明?”小蓝顿时来了精神。

林明:“我去买一个古董芯片。好像可以用我的名字登记,然后用我的账号登录。非法账号就不要用了,我们又不干什么违法的事。”

“好呀好呀,好的呀!”小蓝兴奋地扭动起来,几乎要从林明的手里挣脱。

林明很快在网络商城里下了单。

这种离体式芯片的性能比较低,有一个可以投影到前方的全息屏幕,操作菜单和内嵌芯片差不多,但有一个极大的缺陷,容易被盗。

“你不要使用支付功能。”林明说道。

小蓝:“为什么不让我买东西,你不爱我了吗?”

“我怕你把虹膜识别的审核者吓到……”林明扶额,“你不要用视频功能就行了,古董芯片的监听功能较弱,我平时把视频模块锁住,它就不能监控到你,否则让人知道我养了一只会上网的星葵,我怕他们把你拿去解剖……”

“那如果我买什么东西,你能帮我买单吗,明?”小蓝说道。

“那要看你买的是什么了,别太离谱就行,零食什么的随便买。”林明说道。

“耶~你果然是爱我的~明~我就知道跟你出来是正确的~”小蓝兴奋道,“那你什么时候买芯片呢?”

“这么急干什么?已经在运送的路上了。”林明薅着小蓝的软须。

林明和小蓝旁若无人地用星葵语聊着天,就连那坨圆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都感觉自己被无视了,产生了一种情绪波动,反倒是李道江依然十分淡定。

“他急了他急了。”小蓝调戏道。

“就这样也可以产生情绪波动啊。”林明感觉它已经被剥了个精光,理论上没有大脑应该也产生不了情绪。

“情绪是身体对灵能波动的一种同调。它其实不是情绪,但是表现在你身上就成了情绪呢。”小蓝说道。

“表现在你身上呢?”林明问道。

小蓝:“本葵当然也是情绪动物了~”

林明:“还有没有情绪的动物?”

“有的呢,它们的灵能的7个‘秩’都是一样的哦。虽然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但是力气十分的大……也就是灵能的推力十分的大。”小蓝点头道,“不过你跟我说过,那样是不完美的,强大而又孤独,拥有一切而又一无所有。”

“7个‘秩’又是什么?”林明问。

“就像光谱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或者音乐的哆来咪发嗦啦西,又或者情绪的喜怒忧思悲恐惊,都分别是某一种波动的7个频段哦。

“如果把灵能的7个情绪‘秩’放到人的身上,与人的灵能波动同调,很容易刺激大脑分泌情绪激素,使人产生‘七情’这样的情绪反应。

“所以如果你能掌握特定波段的通信技术,就可以诱导他人产生特定的情绪。害,这些还是你告诉我的呢,明,你这个健忘鬼。”小蓝吐槽道。

“你怎么现在说话不加‘咕嘟’的后缀了?”林明奇道。

“本葵本来就可以不这么说话~‘咕嘟’是我们星葵语的黏着后缀,本葵可是精通人类语言的,只是有时候忘了~”小蓝说道。

林明嘴角抽搐:“那看来你上网是没什么问题……”

“那当然,本葵已经迫不及待啦!”小蓝兴奋道。

小蓝兴奋的目光转移回那个还在异变的金色圆球上,又像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他的?这种类型的生物改造毫无意义,已经禁用多时了,为什么现在还有人在用?”

林明把他去廪星城遇到袭击,顺道捡到树人的经过和小蓝说了一遍。

“你不该把这麻烦精带走的。”小蓝说道。

“是他想跟着我呀。”林明无奈。

“他又没什么用,而且还受到那些非法研究者的重视。除了给你添麻烦以外什么用也没有。”小蓝继续吐槽。

“那些人未必知道他的情况,否则他就不会这么容易被我捡到了。如果他真的那么重要,那么必定会时时受到监视。”林明说道。

“希望是你说的这样吧。”小蓝抬头望着林明的下巴:“要不然,他们多半还会再清查到你头上的咕嘟。”

林明:“你又开始咕嘟了。”

“讨厌,本葵紧张了咕嘟!”小蓝扭了扭身子。

林明和小蓝没聊到一会,送货的无人机到了,林明去家门口收货,然后把古董芯片放在书房的书桌上。

“不陪你聊了明,本葵要上网去了!!”小蓝兴奋地抖动起触须来。

林明把指甲盖大小的方形古董芯片对准右眼,用他自己的虹膜信息开机,然后将其放在桌面上,把全息屏幕投影在书桌上方,又更改了一些设置,关闭了其中任何有可能监听和监控自己的部分。

这些都是常规操作,公国一小半人都这么干。

有了内嵌芯片之后,已经很少人还用离体芯片,多数是因为神经炎症、瘫痪之类的需要治疗的疾病,在康复阶段用于替代使用,所以这种芯片也没有完全停止使用。

小蓝娴熟地从操作系统中调动出全息键盘,几根绒毛一样的触须从身上脱离,使用灵能控制那些绒毛,远程戳起全息键盘的按键来。

“你是不是最近才上过网啊?我怎么感觉你的动作比我还熟练呢?”林明无语。

“这系统这么多年就没变过,我当然知道了。”小蓝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跟在后面一言不发的李道江看小蓝操作着键盘,一脸稀奇。

“林明,你早买这个不就好了吗?那我随时都可以和你联系了。”李道江忍不住道。

小蓝转过身来点了点脸盘子,对李道江的话表示支持。

“你叫什么名字呀?”李道江像和小孩说话一样,一字一顿地慢悠悠对小蓝问道。

“本葵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宇宙第一好看的星葵,小蓝是也!!!”小蓝飞速地敲键盘在虚拟屏幕上打了一长串字,打字速度比正常语速还快。

“这……你们好看不好看,我也分不出来呀……”李道江挠头。

在李道江眼里,所有星葵都长一个样,像一个不怎么透光的椭圆的葵花盘抱枕,黑漆漆,紫幽幽,一只大眼睛怪吓人的,但看久了居然有点可爱。

“本葵自己知道就行了~”小蓝得意道。

李道江终于有了和小蓝交流的方法,像陌生的大人问小孩问题一样问个不停。

小蓝手里有键盘,也是聊得非常起劲,一人一葵一拍即合,聊得停不下来,把林明晾在一边。

林明见他们聊得这么开心,独自回到后院继续观察金色圆球的动静。

不看球壳外的神经线的话,它就像一个蛋壳裂开的鸡蛋,中间的蛋黄脆弱地颤抖着,似乎能够感觉到外面的动静,但是仍然无法交流,像一个失语症患者。

‘看来这灵能融合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也无法帮到他什么。’林明心想。

就在这时,林明收到了微弱的灵能传音的信号。

‘有,有什么高等级的木属性材料吗……’

林明立即想到了那把孟师赠给李道江的扫帚。

“借你扫帚一用?”林明去书房问聊得正嗨的李道江要扫帚。

李道江立即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来,去隔壁院子的扫地机器人手里抢过扫帚,递给林明。

“送给你吧。”李道江说道。

他不知道林明拿这东西有什么用,但为了避免林明不好操作,直接说送给林明。

林明拿过扫帚,走到后院,站在铁笼门口问道:“我把笼门打开,你骗我,对我进行攻击怎么办?”

这个铁笼看似有镂空的地方,实质是一整片“结界”式的防护壁,没有一处可以穿透的地方,自然也不能把扫帚递进去。

对方就算极其虚弱,那也是一个6-7,再加上有极其微小的伪装虚弱的可能。

‘我向你保证……不……我以灵魂起誓……如果我有伤害你的行为……就叫我魂飞魄散……’那声音断断续续说道。

“这誓言是挺重的,我决定相信你,不过你要知道,我也不是毫无底牌,你如果对我有什么侵害的举动,我会请我的导师来解决。”林明说道,“我现在给你的材料就是我导师赠予的一段木料。”

林明打开笼门,把扫帚扔进去之后,又迅速把笼门合上。

那圆球中的“蛋黄”像找到了去处,依附在扫帚柄上,极其服帖和享受,像是开始自我疗愈起来。

‘这一截千年木非常温润且珍稀,栽种它的一定是一个温柔的人……’那声音稍微缓和了一些,如获至宝般说道。

“你现在没问题了吗?你还有什么需求吗?”林明问。

‘没有了。谢谢你,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恢复。’扫帚发出灵能传音,听起来怪怪的,就像扫帚在说话一样。

林明:“那你自己在这里休息一会吧。”

他回到书房,见李道江又和小蓝聊了起来,甚至在问星葵族有多少个姓氏……

林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有些着急地用星葵语问道:“你没跟他说他失忆的那段事情吧?你别刺激到他了,他就这样挺好的。”

“没有,你放心好了明,本葵哪里有这么傻的?”小蓝用星葵语回道,林明这才松了一口气,差点因为一个疏忽酿成事故。

李道江:“你们在说什么?”

小蓝飞快地戳着全息键盘:【他说你是个好孩子哟~】

李道江脸颊飞红,表情局促,让林明看到了某种过去情景的即视感。

这孩子还是和以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