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霍格沃茨的亲世代 > 第216章 旅馆与改变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卡兰当然不会对普威特兄弟俩的异常视而不见。

只是他并不知道费比安冒充吉迪翁的事情是真正的异常,还是仅仅只是来自于凤凰社的命令。

索性他干脆把这件事情直接点了出来,并打算通过阿不福思传达这封口信,交由邓布利多校长自己去头痛。

而在八眼巨蛛的事件发生后,卡兰也不需要在这种看似会暴露自己的事情上面继续畏畏缩缩。

他早就知道,邓布利多似乎很看重自己,也对自己更为宽容。

这一点,从卡兰没有因为八眼巨蛛的事情,受到任何责难上就能看得出来。

如今,卡兰就打算利用这份宽容。

在这一切完成后,至于卡兰自己,则是只需要在霍格沃茨继续安心读书即可。

他的想法很简单,也很直接。

但似乎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认为。

阿不福思盯着卡兰手中的纸条,脸上的灰色胡须抖动着,蓝色双眼中的怒火更甚了。

“这就是你专门来打扰我的目的?”

阿不福思怒气冲冲的喊道:“把我当成了一个传话筒,一只猫头鹰?”

卡兰眨了眨眼。

他看得出阿不福思对这个身份感到很不爽,于是他又在侧兜里摸索了一阵,最终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袋子,一下子扔到桌子上面。

通过倾斜的开口来看,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金光闪闪的加隆。

这同样也是卡兰事先准备好的,就是为了应付当前的局面。

“砰!”

阿不福思脸色青的厉害,他挥动魔杖,袋子顿时漂浮起来,狠狠向卡兰砸了过去。

卡兰连忙闪身躲过,袋子砸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里面的金币犹如天花乱坠般掉的到处都是。

卡兰从未见过阿不福思这样生气,他动作敏捷的不像是一个老人,眨眼间就走到了卡兰身前,用一只手将他提溜了起来,另一只手里的魔杖杖尖狠狠的戳着卡兰的鼻子。

“你怎么敢!”

阿不福思的嗓音低沉的可怕,即便是沾满污垢的镜片,也无法掩盖他眼中犹如实质般的怒火,犹如沉闷的火山一样彻底爆发出来。

看样子,金币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你以为你可以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来到这里,然后我就必须要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事?去做一件分明只需要猫头鹰就能做到的事情?”

“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我与阿不思之间的关系的?”

在他的语气里,已经饱含了威胁的意味。

卡兰看得出来,装满金币的袋子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导火索。

相较之下,最后一个问题才是阿不福思真正发火的原因。

这本来就是很少有人才会知道的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与校长之间的关系。

阿不思或许并没有在乎这一点。

但阿不福思,可不会这样认为。

一阵短暂的沉默。

金币洒的到处都是,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烁着光芒。

在过了一会儿后,卡兰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自以为是秘密的事情,只是因为你去图书馆的次数不够多。”

卡兰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阿不福思尤为明显的皱起了眉头。

卡兰继续平静的说道:“在图书管里,总是保存着各种各样的东西。那里面记载着许多不被人关注的信息,这其中就包括所有年份的《预言家日报》。”

阿不福思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将信将疑的问道:“你读过所有的报纸?”

卡兰摇了摇头。

“不是全部,但至少足够多了。”

卡兰提前准备着的,可不只有那一袋子金币而已。他早就想好了推脱的借口,这对他来说同样是很简单的事情,也很容易让其他人信以为真。

在过了一小会儿后,阿不福思终于把卡兰放了下来。

两人在一张破旧的木桌前面对面坐着,纸片已经到了阿不福思的手里,他来回翻看着这上面为数不多的字迹:【普威特】。

而卡兰则是默不作声的施展着无杖魔法,地面上的金币一个个漂浮起来,最终落到他手中又一个完好无损的布袋里面。

阿不福思只是侧头打量了一眼,他对卡兰高超的魔法天赋并没有表露出任何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当卡兰将布袋系紧,重新放到桌面上后,阿不福思才终于以低沉的嗓音说道:“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秘密。”

“你与我的哥哥还真是相似。”

卡兰优雅的微微颔首。

“多谢您的赞美,先生。”

阿不福思微微眯起了双眼,他最后还是将这张纸片收了起来,并伸手要拿过这袋子金币。

“记得下次用你那该死的硬币提前通知我再过来。”

他的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看起来这袋子金币多少还是会起到一些作用的。

“既然你想要让我白白挣这笔钱,那我就不问你为什么不用猫头鹰的事情了。”

“好了,快点走吧。”

但是卡兰没有立即松开抓紧布袋的手。

“我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要问。”

他直勾勾的盯着阿不福思。

“有关多卡斯·梅多斯,我想要知道更多与她有关的事情。”

阿不福思再一次皱起了眉头,他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着。

“多卡斯·梅多斯?”

在卡兰的视线中,阿不福思摇头说道:“一名实力强大的巫师而已,我与她并不熟悉,她也不是那种会经常光顾猪头酒吧的人。”

“你问错人了。”

他直接了当的说道,并把这袋金币拿了过来。

卡兰这一次没有继续阻拦。

阿不福思本就是凤凰社中不知名的存在,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也很少与其他成员有过接触,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接触,只与邓布利多校长有过单独的交流。

他不熟悉梅多斯的经历,只能算作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看到卡兰如此痛快的交钱后,阿不福思以怪异的眼神盯了他一阵子。

卡兰看出了阿不福思心中的疑惑,他微笑着说道:“你应该知道那些毒液帮我赚了多少钱。”

“而且你如果觉得太多的话,就当作是我提前预付的费用好了。”

“用于酒吧和旅馆的费用。”

阿不福思莫名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感叹卡兰莫名其妙的心理。

他走到柜台前,将金币全都放在了自动打开的抽屉里面,随口说道:“那你可就要失望了。”

“猪头酒吧只负责卖酒,你能喝的也只有黄油啤酒而已,这足以让你撑破肚皮。”

“至于你说的什么旅馆,只能说你读过的《预言家日报》还是太少了,猪头酒吧早就不再提供旅馆服务了,但你可以去三把扫帚那里居住。”

在说完这番话后,他也不顾卡兰作任何反应,又一次催促着卡兰快点离开。

卡兰重新将隐形衣披上,他面无表情的离开了酒馆。

路上,在幽暗的月光下,卡兰又回头望了一眼猪头酒吧。

在1979年末至1980年初的这段时间里,未来的占卜课教授西比尔·特里劳尼在猪头酒吧与阿不思·邓布利多进行了一次面试。

就是在这次面试中,西比尔·特里劳尼做出了那个与伏地魔有关的预言。

而她当时由于经费紧张的原因,居住的地点也正是猪头酒吧这个破旧的旅馆。

可在如今,猪头酒吧却不再提供旅馆服务了。

卡兰望着灯光逐渐熄灭的屋子,缓缓眯起了双眼。

或许,发生改变的不只是桃金娘。

也不只是伏地魔。

也有着猪头酒吧。

甚至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在想到这一点后,卡兰逐渐加快了脚步。

他像是在赶着尽快回到城堡,又像是在逃离着些什么东西。

寂静的夜里,四下无声。

唯有从远处隐约传来的嚎叫声,才能让卡兰从思绪中脱离。

当再一次路过三把扫帚酒馆时,卡兰远远眺望山坡的方向。

那里有一座高高的房屋,在刚刚结束的假期里,卡兰就已经听到了与这有关的传言。

那是闹鬼的尖叫棚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