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628章 番外壹:沈二爷的前世今生(最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28章 番外壹:沈二爷的前世今生(最终)

马车嘎吱嘎吱行驶逶迤石道间,薄凉山风吹得松柏群吟,烟霞栖枝梢,把一挂飞泉铺染金黄。

一只鹿从车前莽撞跑过,赶车汉子“迂”一声,紧勒一把缰绳,车舆剧烈晃荡,颠醒了一路打瞌睡的舜钰。

她星眼慵松,歪头茫然然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稍顷,烦恼地暗自攥紧覆在胸前的黑色大氅。

沈泽棠阖起书册,朝她挑眉微笑,开口道:“吾名唤沈泽棠,主事内阁辅臣兼吏部尚书,你是历事监生冯舜钰,随吾两江巡查百官政务,已在回京途中,现正往南山拜见神医钱秉义,期他能治愈你的蛊毒之症。”

窗帘子掀起荡下,夕阳爬溜进来,沈泽棠的面庞忽明忽暗。

舜钰想了会儿,抿起唇笑了:“沈二爷每次都要一遍,我没忘呢!”

沈泽棠暗自吁口气,还知唤他一声沈二爷,还没有把他彻底忘掉........

欢喜之余也有几分酸涩,他眸中光影闪烁,半晌才低道:“凤九........别忘了吾啊!”

舜钰心一软,摇头反慰他:“二爷大可放心,钱神医一定有法子的!就算他医术不济,我也不会把你忘记。”

自晓得这蛊毒会令她忘却人事,便尽可能将记忆详尽撰写于本子上。

她脸上掠过一抹狡猾,被沈泽棠尽收眼底,不点透,只噙起浅笑,伸出双手环过她纤细的腰肢,忽而连人带大氅整个儿拥进怀里。

舜钰怔了怔,搡搡他胸膛,却被他抬起下巴尖儿,俯首凑将近来。

火热且温柔的亲吻,有芽茶淡淡的甘苦,鼻尖嗅着他指骨间若有似无的墨香,她浑身如筛,能感觉沈二爷的呼吸渐沉浊,令人喘不过气来。

“嗯........”舜钰被二爷箍的贴上胸膛,彼此间不留一丝缝隙儿,她不得不抬起胳臂绕上他的脖颈,指尖无意识地摩挲他浓密的发根,羞涩地想要推开他,却不知怎地将他攀的更紧。

马车早已停了,徐泾隔着帘子支支吾吾:“禀二爷,钱神医在路边歇息哩!”

隔半晌听得里头窸窸窣窣一阵,沈二爷嗓音喑哑:“让他再候一会儿!”

...............................................

道边一棵屈曲古松下,一穿青布麻衫的老叟,坐在石上敞怀迎吹山风,脚边一竹蒌,塞满黄精白岺等草药。

一只白鹤伴在侧,旁若无蓉剔翎。

沈泽棠近前见礼,那老叟拈髯笑问:“信里提及中蛊毒的冯生在何处?”

话音才落,就见二爷身后探出个人来,笑眯眯地,白面朱唇儒生,显得过份清丽憨媚。

招手唤她近身前细量,猝不及防捏住她左腕默数脉息,稍刻又换右手,待松开,只朝沈泽棠饶有兴味地看去。

沈泽棠面容平静,微微颌首。

“有意思!”钱秉义拍腿大笑,把衣襟一系站起身来,竹蒌也不拿,他二人并肩往山谷深处而校

一众侍卫早已是见惯不惯,沈容背起竹蒌,徐泾呼喝着驱赶白鹤,笑笑间,一缕长烟从青林上缭绕,再走数步出曲径,眼前豁然开朗,一涧泉水奔流,边沿铺晒数捆湿苇,一间土墙灰瓦,柴门推开鸡犬相闻,一个童子跑来,手里抓着只大王八,凑到钱秉义跟前求夸赞:“平日里只顾藏着,今却摊着肚皮在石上晒日阳儿,被我捉了来,师傅晚间我们吃顿好的。”

“为师今儿个吃素!”钱秉义清咳一嗓子。

那童子有些不得解:“师傅每日里无肉不欢,何时吃素过?”

钱秉义朝他挤眉弄眼,这老实孩子,一个王八再大,也不够十多张嘴塞牙缝的。

“这老儿........”徐泾哼了声,想念起沈桓,若是他在,早就跳出来仗义直言了。

沈泽棠笑而不语,后头又随来几个侍卫,把箱笼抬到院央打开,半片鲜猪、一串大鱼、腊腌鸡鸭、烟熏肠子,六坛金华酒、还有两袋鼓鼓米面。

钱秉义喜笑颜开,让童子舀两碗米并交待:“拿去给陈家大娘,请她同她媳妇儿来这里帮忙拾掇酒饭。”

住山里多为禀性纯良的贫户,邻里十分友善。

那童子乐颠颠去了,徐泾等往昔来过,挽袖勒臂走进厨房自去烧火炖茶。

钱秉义则把沈泽棠和舜钰让进房内。

房内十分简朴,纸窗透风,四壁清旷,空气里弥漫一股子草药味儿。

沈泽棠在半新不旧木桌前坐下,椅凳发出吱扭响声。

钱秉义复替舜钰再诊脉息,又让她将衣解松,蛊毒成花,除有一瓣半绽半掩,其它皆尽情舒展,殷红滴血,分外艳冶夺目。他脸色微变,问道:“今可是十五月圆之日?”山中无甲子,寒进不知年。

沈泽棠“嗯”了一声,替舜钰整理衣襟。

急赶慢赶而来就是此因。

舜钰睇他神情凝重,心底微沉,舔舔唇问:“钱神医可有破解此毒之法?”

钱秉义拈髯半晌,不答反问:“萧乾怎麽的?”

沈泽棠从袖笼里取出张药方子递上,沉声回话:“此毒霸道难解,萧大夫只能替其保命,却难阻花开,但得花开齐全,她前时所经之事、所识之人将不复记忆。”

钱秉义接过方子看了会儿,终叹息道:“吾也无所能矣!”

舜钰不失望那是假的,不过历过前尘旧事,也死过生过一回,倒把许多看开了。

她瞟见钱神医欲言又止,晓得他还有话要同沈二爷,遂站起朝门外而去。

待四下无人,钱秉义看着沈泽棠一副失魂落魄的态,甚是稀奇,这还是头回得见哩!

“她又不会死,至多甚麽都忘了,你何至于此!”

沈泽棠摇头,笑容里皆是苦涩。

钱秉义看不过去,压低声:“你也毋庸这般丧气,《蛊毒必要方》我细细研过,‘阴阳交合蛊’以血为引,以情为蛊,只因用情至深难以割舍,誓要生死轮转黄泉不改,此为大险大恶,置死地而后生之蛊,若要解除必要清其血引,断其情念,行剑走偏锋之道。”

“我有个不得之法,女子怀胎乃阴阳交配正果,胎生血脉溶于母体,有清血之能,明女子覆水难收之志,是恩断意绝之根,待十月胎出,蛊毒落,她自会不治而愈。”

让冯舜钰怀上他的子嗣........倒是不难,还会是前世里.......那个同她共赴黄泉的孩子吗?

沈泽棠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晚霞似火,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不出的凄凉痛楚之色。

...........................................

一晚不得好眠。

沈泽棠如困兽深陷梦魇,有雨打竹梢声、有松风呼啸声、有榻间翻书声、有月下抚琴声,有娇娘呢喃声。

忽儿觉得很冷,却不知何时大雪纷飞,他披着石青刻丝鹤氅从马上翻下,贴五彩门神的乌油院门半敞,他大步迈槛而入,却顿住,一路在心底千呼万唤的心上人啊,穿着荼白暗花镶豆绿边竖颈大衿衫儿,倚靠在那棵老梅树下,胸前鲜红斑驳,被白茫茫大雪映得触目惊心。

一步一步走至她跟前,缄默不语地望着。

他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不晓过去多久,俯身捡起一块吐满黑血的帕子,心的叠起拢进袖里。

沈泽棠喘着气猛然坐起,心怦怦跳得厉害,额上覆满冷汗,窗缝已透进清光来,他趿鞋下榻,掀帘走出房,却见那童子正在洒扫院落,闻声望来道:“你是要找冯生麽?她要出门走走。”

沈泽棠蹙眉敛目,未曾多语直朝门外而去,才出槛儿即见十步开外,舜钰独自坐在崖边椅上。

他松口气,不疾不徐地走到她身后。

万里澄空,山色如黛,烟横长林,水响飞音,遥听数声牛笛。

他听得舜钰头也不回地问:“你是谁呢?早起后,我发觉自己甚麽都记不得了!”

沈泽棠闭了闭眼再睁开,嗓音如常的温和:“吾名唤沈泽棠,主事内阁辅臣兼吏部尚书,你是梁国公府徐老夫饶外甥女,名唤田姜,今带你来南山求医问诊,待下山回京后.......“他顿了顿:“家母会与官媒去府上求亲,你要嫁吾为妻,吾会很疼你,不让你受一丝儿委屈。”

舜钰扭头打量,穿一身苍青绣云纹直裰,衬得他很高大,眉眼清润柔和,显得儒雅极了。

是以虽然看着陌生,却觉面善,令人想要试着与他亲近。

她咬了咬嘴儿,试探地问:“若我不愿呢?”

沈泽棠微笑起来:”你愿也得愿,不愿也得愿,田姜,你嫁定我了!“(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