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626章 番外章 沈二爷的前世今生(十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26章 番外章 沈二爷的前世今生(十八)

沈泽棠看见舜钰执青铜剑,刺没入清风的腹部。

她松开剑柄,朝后趔趄数步,垂首盯着手面上喷溅的鲜血,正顺着指缝儿淌落于地,再望向捂腹跪地的刺客,面无表情。

徐蓝手握鹊画弓已绷紧成饱弧,对准清风眉心蓄谋待发,倏得指骨一松,雕翎箭势不可挡。

电光火石间,沈泽棠双腿夹紧马腹一腾跃,抛出的短刀在半空下沉,将直直射来的离弦箭截成两段。

高头大马仰蹄长嘶,他斜侧过半身,伸长胳臂揽紧舜钰细腰,一把提溜上鞍紧搂怀里。

清风被同伴扶起朝林中逃去,忍痛回首,恰与沈二爷视线相碰,彼此沉默交会,又分道扬镳。

沈泽棠摆手阻止将兵追赶,只给沈容一个眼色。

胸前的人肩膀轻颤,把他的衣襟都哭湿了,拿刀柄去抬舜钰下巴尖儿,想探她的表情,却不让看。

一身傲骨儿,不惯在人前脆弱,前世里是,今世里也没改半分。

沈泽棠亲亲洁白的额面,也不勉强,捞起衣摆把她手上的血渍擦拭干净。

徐蓝凑近前唤了声:“凤九!”却见她愈发把头埋进老师胸膛,谁也不爱搭理的模样。

沈泽棠朝他道:“胆子,吓坏了!吾送她先回一步,这里交你和唐府尹扫尾。”

言毕即拉紧缰绳,辄身头也不回地朝马车疾去。

徐蓝愣怔了会儿,他脑中掠过一抹奇怪的感觉,却又很快被一缕无根山风吹散了。

.......................................

江南细雨催熟梅子收黄,暑风穿堂过院,撩得阶前高柳蝉鸣。

沈泽棠背着手,边走边同唐同章在聊话,十数侍卫随在其后。

唐同章愁眉苦脸低道:“沈大人能否在应府再多呆些时日,青龙山一把火烧得线索俱无,唐金如今生死不明,下官无从找起,还需大人多多指点。”

沈泽棠嗓音如常温和:“本官身为两江巡抚,此趟之行主责纠察百官,抚军安民,判断审案非吾之能,唐府尹倒不妨奏疏朝廷以寻解决之道。”

唐同章碰了个软钉子,心知他是有意推诿不愿多管闲事,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抬袖拭汗,嘴里嚅嚅应常

眼见近了沈泽棠宿住的院子,徐泾朝唐同章作揖笑道:“二爷有困午的习惯,还请唐大人留步。”

唐同章连忙告辞离去,沈泽棠目送他没了影,这才迈步跨入槛内,园里静悄悄的,鸦雀无闻。

待他踩上踏垛,才见沈容匆匆过来迎。扫望四周,方挑眉问:“沈指挥使在何处?”

沈容拱手欲要答话,忽听一声粗犷地大笑,从半卷的竹帘内传送出来,那是冯舜钰的房间,自从青龙山被救回后,便染恙卧榻好些日,今才渐康愈,这沈桓在她房里作甚?

徐泾观沈二爷蹙起眉宇,暗忖沈桓啊你真让人不省心,只得为其开脱道:“沈指挥使对冯生多有愧疚,这些日是殷勤了些,纯属赤子之心,并无杂念!”遂命守在门前侍卫前去通传。

沈泽棠摆手沉声道无用,一行人走近帘前顿住。

..............................................

舜钰歪在床上倚着团花靠垫,饶有兴趣看沈桓用把短刀削苹婆(苹果),莫道他是个糙汉,却糙中有细,将那苹婆皮削得一卷卷薄而不断,稍刻完成递给她,舜钰连忙称谢,接过咬一口,十分的酸甜脆。

沈桓瞅着她吃,想想:“你初病愈正需饮食大补,吾听这里的府吏讲起,在夫子庙乌衣巷内,有个馆子擅制桂花盐水鸭,他处的汤馄饨更是远近闻名,面皮薄透,肉馅鼓饱一团,再舀一勺熬的浓白鸭汤,那滋味绝美,晚间我就去买来,给冯生一尝。”

舜钰笑着点头,忽而抿唇道:“在青龙山时,是我逼沈指挥使下山报信的,不是你弃我而去。换句话,纵是你留下我离开,或许半道遇到‘鹰盟’刺客也未定,那更是等死的份儿,所以你毋庸对我愧疚甚麽!”

沈桓手里把玩短刀,见舜钰满脸认真地解释,要打消他的负罪感,这心底不由温暖又感动。

痴活二十几年,如冯生这般善解人意的,实在难遇几个,即然有缘相逢一场,就不该彼此错过。

他脑门一热、一冲动,一拍大腿,嗓音粗嘎道:“冯舜钰待你身骨康复,我们寻个庙义结金兰如何?”

“义结金兰!”舜钰目瞪口呆,这又是闹哪出?!

沈桓愈想愈觉的此主意甚妙:“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在京城无亲无故,想必遇着难处也无处可诉,日后大哥罩着你,定不容谁嘲笑你、欺辱你、敢动你一根寒毛,我与他拼命!”

舜钰眼眶一热,前世里看透世态炎凉,尝尽人情冷暖,不曾想今世里却处处得真情呵护。

百般感慨齐涌心头,一时竟不出话来。

沈桓只当她默许,亦是欢喜的很,大笑起来:“我们既然要结拜,定要起个霸道威武的称号,方能震慑一众!“他顿了顿:“就叫神器兄弟如何!”

“神气兄弟?!”舜钰用衣袖一抹眼睛:“听着挺孩子气的。”

“非也非也!此神气非彼神器。”沈桓嘿嘿两声,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眼神,抬起下额,瞟瞟彼此腿间。

舜钰秒懂!

倏得涨红脸皮,感动也瞬间没了,磨着牙道:“这般称誉冯生实不敢当,还是沈指挥使自受罢!”

“谦虚啥子!”沈桓竖起大姆指,推心置腹:“考学搜身那日,我可看得仔细,冯生身板虽瘦弱,那物倒可谓惊地泣鬼神,它是神器当之无愧!徐泾沈容那帮侍卫,我同你他们可怜的很,只有你哥我.........”

....................................................

一众侍卫铁青着脸。

“靠!这孙子........”徐泾忍不住低骂,这是逼哑巴开口话啊。

沈泽棠也听不下去了,清咳一嗓子,沈容上前用力打起帘瑁

沈桓听得身后动静,猛得回首,沈二爷由侍卫簇拥着进房来。

但见个个面色不霁,摩拳擦掌。

再看二爷喜怒不形于色,心底暗道糟糕,这副阵仗显见众人,把他方才的话尽收耳底去。

“二爷!”他急忙站起拱手作揖。

沈泽棠“嗯”了一声,越过他,在床沿边的椅子撩袍端带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