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616章 两相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舜钰一晚也没睡踏实,看着窗户纸发清了,索性穿衣趿鞋下榻,翠梅捧来热水伺候她洗漱。

待梳理完毕,她走出房门,秋生早凉,院落桐叶,风清吹破雾白,挟着孩童咿呀娇啼声。

隔墙缭起一缕青烟,送鼻息一丝苦味,是董娘子在给沈二爷熬炖药汤。

她凝神细听那边动静,奶娘抱着元宝和月亮从明间出来,家伙们吃得饱饱地,见着娘亲眉眼弯弯。

舜钰抱起元宝啃他的肉手,逗着问:“想不想见爹爹呀?”

元宝听着找爹爹,精神大振,咧着嘴呃呃要走,月亮也跟着有模有样的学。

舜钰便叫翠梅抱了月亮朝邻房去,董娘子闻声开门,显得有些惊讶。

这一大早拖家带口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二爷起了没?”舜钰扫了一圈没见沈桓等侍卫的影子。

董娘子回话:“昨晚儿二爷寅时才歇下,这会儿还睡着。”至现时二个时辰还未樱

舜钰脚足微顿,神情有些犹豫:“倒来得不巧。”想着辄身打算回去,元宝不乐意了,指向正房拱着身子直扑,月亮瘪嘴儿要哭不哭的样子。

奇怪........啥时候跟爹爹这麽要好了!

听得院门嘎吱一声,沈桓拎着大圆白糖烧饼和猪肉心烧卖过来,见得舜钰拱手作揖,也未多话,径往厨房里去。

“娃儿想爹爹,我带他们看一眼就走。”舜钰自言自语,董娘子伶俐地走前头心打起帘瑁

屋里昏暗静谧,阳光透过窗缝溜进亮色,烛火与炉香一明一灭终是熄了,四个用过的茶盏搁于香几面。

舜钰暗忖昨晚她走后定是又有人来过.......轻撩起帷帐,沈二爷仰面坦直躺着,胸前搭着锦被,紧阖双目,呼吸平稳,睡得很是熟沉,连她们到榻沿边都未曾惊醒。

元宝蹬着肥腿儿要下来,舜钰把他放在榻角边玩,哪想得了自由便不由娘,手脚并用飞一般朝爹爹爬,爬到爹爹的脸前,翘起屁股一个墩儿坐结实,得意地嘎嘎笑起来。

舜钰忍不住也捂着嘴笑,沈二爷此时不醒也得醒了。

把元宝肉嘟嘟的屁股蛋拨到一边,他吸着气坐起身,翠梅将月亮搁到锦被上,偷笑着退下。

沈二爷看着元宝和月亮兴奋地直往他怀里扑,顿时心化成一滩水,再望向原本笑容憨媚的舜钰,视线相碰,她忽儿眼眶发红.......其实很明白,她是带娃儿来讨好求和,知道他的软肋是什麽!

既然这般七窍玲珑,怎就猜不透他的心意呢!

沈二爷叹口气,伸手将她也揽进怀里抱着,嗓音很柔和:“眼睛红甚麽?愈发地娇气。”

“才没红。”舜钰素日里由他宠惯了,昨晚被那般冷待就委屈,此时见他愿搭理自己,反倔起性子看向帷帐,言不由衷:“是笑儿无赖,吾朝谁敢把二爷的脸坐在屁股下呢!”

“没有吗?”沈二爷扶着元宝在腿上蹦哒,神色很从容:“你不是也坐过........”

舜钰一把捂住他的嘴,羞臊的颊腮如抹胭脂,拿眼儿瞪他:“孩子在呢,教坏他们父之过。”

沈二爷咬她手心一下,也笑了:“我的孩子是教不坏的。”

放下元宝再抱起月亮,月亮的桃花眼同他如出一辙,笑眯眯地惹人疼。

舜钰嚅着嘴唇:“二爷昨儿气甚麽?那样的时候,若是真被皇帝玷污去身子,我也再无颜面见你......”

“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沈二爷打断她的话:“我只要你坚强地活下来,未来时日太漫长,没你相携至老不行!”

舜钰眼泪颗颗流下来。

沈二爷俯首温柔地亲她,这个一脸聪明相的丫头,碰到情爱的事就犯傻,还需多调教啊......

月亮看着爹爹咂娘亲的嘴儿,也伸出粉嫩舌头咂吧咂吧。

而元宝手儿抓着爹爹肩膀,摇摇晃晃的使劲抻腿,忽而大喘气......站起来了。

................................

杨衍终是出事了。

舜钰捧着复审卷宗寻他印章,恰锦衣卫指挥使罗冠、吏部尚书萧云及都察院右都御史高达同来颁旨,果不出先前所料。

他被以吾朝《附律》第二十条,文武官员凡有龙阳之癖者,不得担任秩品四品以上职阶为由,除大理寺卿职,左迁巡城御史,秩品四品、隶属于都察院,其职巡查京城内东西南北中五城的治安管理、审理诉讼及缉捕盗贼等事,在城门边设的巡城御史公署坐阵办理公务。

大理寺少卿姜海暂代其职。

待交割完毕,众人唏嘘离去,杨衍面无表情的整理自己杂物,不经意抬眼,舜钰还捧着复审卷宗站在窗前,神情复杂难辩。

杨衍拍拍指间尘灰,语气很淡:“冯寺正给吾倒盏茶吃罢。”

舜钰将卷宗放下,去提茶壶却是空里咣当,盏里还沾着残茶,便提壶带盏出了正堂,拿水洗净碗盏,想去问谁讨要茶叶和滚水,经过少卿堂窗门前,听得里头叠声儿笑,探头悄看,大理寺上下官儿挤得满当当,正在给姜海恭贺道喜,连历事监生张步岩也在这里打浑。

这正是:人情莫道春光好,只怕秋来有冷时。

舜钰去寺丞苏启明那里撮出龙井茶放壶里,冲好水回返,斟凛至杨衍的手边。

杨衍端起吃口再慢慢放下,窗外日阳当午,秋鸟啁啾,若大的正堂仅他(她)俩面面相对,有股子冷清萧瑟兀自蔓延四散。

他心底倒满足,深知自己脾性有多讨人厌,更况朝堂无父子,花难百日红,当他离开时,能有一人挚诚相送已是福气........却是这人又让他放心不下。

稍顷抿起嘴角道:“冯寺正你怎麽办呢?女儿身份、皇上觊觎,四围虎狼伺伏......我......护不住你了!”

舜钰听得鼻子莫名发酸,对杨衍......她其实一直都无甚麽好感,清高傲慢爱折腾人,三不五时对沈二爷耍阴下套,各种手段也不算光明利落。

可若从他忠君护主的立场来看,却又可谅可解,更况他虽表面逞凶狠,却愿替她瞒下女儿身份、在她遭危难时挺身相救,明知会被削官剥职却义无反鼓做了。

她终还是欠下他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