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540章 合欢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沈霖同温嬷嬷等管事坐在廊庑烤火,忽见田姜由丫鬟婆子簇拥着过来,皆吃了一惊,连忙站起迎前行礼。

”二奶奶怎麽来了?“沈霖陪笑道:”这里烟熏火燎油味忒重,往日里三奶奶都是候在外厅.......“

田姜摆摆手:”外厅离这里甚远,稍会忙起来还不够传话两头跑的,易耽误事儿。“

着婆子已搬来黄花梨大圈椅,覆了雪青洒花丝绒椅搭,再摆好烧热的铜脚炉,田姜解了斗篷递给翠梅,自坐下,又有丫鬟斟来滚滚的茶水。

温嬷嬷去领了主厨及掌勺来问安,他(她)们平素不曾见过田姜,皆道崔氏为人上这姿,此时余光悄瞄,竟是个花容月貌的年轻嫩妇,哪敢还多看一眼,连忙上前磕头行礼。

田姜给了压岁钱,又道合欢宴各位只要尽心、做得无差池,待宴罢还有重赏,众者欢欣鼓舞,再磕头谢过。

聊了会话,日头渐西沉,给廊前吊着的熏火腿,度上一层晕黄的颜色,恰此时陆嬷嬷过来禀:”合欢宴按去年老样子,摆福善堂明间,先可上果子茶食等,待其它亲眷一并到了再正式开桌。“

田姜问管厨的林家媳妇:”果子茶食备了哪些?“

”有神仙富贵饼、蒸山药糕、鸡油松穰卷、酥油泡螺儿.......“田姜正认真在听,忽见沈二爷背着手从外头进来,换过先前的朝服,穿身簇新的宝蓝绣飞鹤纹的直裰,她连忙道:“可以上了。”

遂起身去迎,沈霖等几更没想到沈二爷会来,唬得也紧随跟上。

田姜扯着他衣袖,仰起脸问:”您怎麽来了?“这里最是烟火浓处,莫如沈二爷这般位高权重的朝廷大员,就是平常人家的男主子,也是远庖厨的。

沈二爷摸摸她的粉颊,温和道:“我来看看可有人欺负你!”目光淡淡瞟过沈霖等管事,不怒而威。

.......二爷这话的过了。田姜看着一众倒吸口凉气的脸庞,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沈二爷依旧神态自若,待坐定即招沈霖到跟前来,让他寻厨司来报菜名。

沈霖哪敢怠慢,早有管事出去了,一溜烟功夫,二道材、三道案酒的、四道下饭的、五道汤品的厨司主掌,皆匆匆听命赶来,至他跟前颤颤兢兢见礼。

先是主二道材厨司,上前按次报菜名:“共八个碟儿,有梅干腌红甜姜、十香瓜茄、糖醋蒜苗白、酱甘螺、塞糯米桂花糖藕、十样攒盘、炖烂熟肥美蹄子、烹酥皮鲊及鸡丝肉米咸粥儿,还有一道南枣与元眼炖的甜茶、给夫人姐们吃,另备御赐香茶给老爷们。

沈二爷听了颌首,又叫来掌案酒的司厨,不过是腌鸡腊鸭熏肠红糟鱼等佐酒果菜,配的是金华酒和三老爷从蜀地带回的烧春酒。他吩咐备些甜酿酒给女眷们酌,司厨连忙答应下来。

接着是掌下饭的司厨报菜名:“共十盘儿、鹿筋酥烧松鼠鱼、火腿爪皮软煨海参、松菌笋尖煨拆骨鸡块、葱白椒料桂皮盐酒烧羊肉桶、挂炉烧鹅配薄饼甜酱腌瓜葱段......”

沈二爷打断他,蹙眉道:“第一大割通常以整只烧鹅或烧金猪做为开席,图其酥皮艳红吉利,且刚出炉趁热吃滋味犹佳,你怎忘了?”那厨司满面愧羞,只言一时慌张报错次序,硬着头皮继续道:“还有火腿鲜撺斑鱼、蛋白爆炒荔枝腰、蟹肉烧苔菜、混几道火室里焙的春夏鲜蔬。”

沈二爷想想,叫过汤品厨司,禀两道汤品,一道罐煨山鸡丝燕窝汤,一道攒汤,又名双凤喜临门满池富贵汤。

他旋即吩咐,吃过合欢宴,各房还得回院焚香上供,时辰不易过长,四五道汤饭齐上,最后再备添换三五碟果食清口。

司厨主掌应诺着退去。

田姜先在旁瞪眼倾听,终于明白何为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沈二爷语毕端起盏吃茶,看了看她问:“你还有何要交待的?”

见田姜摇头便搁下茶盏,拉起她的手:“走罢,我们吃宴去。”

田姜不肯:“二爷你自去罢,这里总要有人盯着。”

沈二爷笑着看她稍顷,点点头:“那我也在这里陪你。”

沈霖等几垂手立在侧旁,一直大气不敢出,终盼着这尊佛要走了,怎又打算留下?还要不要人活!

陆嬷嬷颠着脚匆匆过来,气喘吁吁道:”二老爷让人好找,老夫人寻你去开桌呢,二奶奶也叫一道去。”

田姜还有些犹豫,沈霖上前作揖陪笑:”二奶奶就放心去罢!二老爷方才嘱咐吾等已铭记,断不会出甚麽差池的。“

田姜怎麽觉得他语气里有股子求她走的意味!

”那我走了,但得有甚麽拿不定的,就来寻我。”她一步一回首地叮嘱。

待跨出门槛,才抿起嘴儿笑着看沈二爷:“还有甚麽是二爷不通晓的呢?”

园里红通通的灯笼都点燃了,廊下纱灯也散着温煦的光芒,沈二爷把她的手握进滚热的掌心,噙起嘴角笑而不语。

............................................

回至福善堂明间,里已坐得满满当当,沈老夫人身边留着个位儿,远远瞧她走进房,忙命丫鬟去领她过来。

沈泽棠则坐到沈三爷身侧,沈三爷把盏敬他,一面好奇问:”嬷嬷在厨房里寻到二哥,您在那里作甚?“

沈泽棠端酒一饮而尽,才微笑:”你二嫂娇气得很,我不去帮她,还不知被欺负成甚麽样子。“

沈三爷连忙道:”二哥怎不早,我可让崔氏去助她一臂之力。“

沈泽棠笑着摇头:”是个倔强不示弱的性子,谁得话都进不了耳.......”他顿了顿:“只肯听我的话。”

”.......“沈三爷无言以对。

合欢宴开桌,上过菜,便是案酒,但见美酒佳肴盘碟堆盈、一众推杯换盏,笑语喧阗,渐入了佳境。

烧鹅由庖厨亲自上席操刀削片,田姜取过面饼涂了甜酱,夹片鹅肉,再添了葱白腌瓜,卷起递给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接过笑着吃了,颌首称赞滋味十足,赏了厨司三钱银子。

崔氏脸色一僵,遂把自己卷的给了溪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