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447章 情浓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此章防盗。

街心处有一辆木施乌油轮涂膏的马车,外围子是深蓝厚呢洋绉滚条,镶满乌银金钱制的花件,青篷顶沿一圈鎏金穗子,随轱辘轮转而摇摆荡垂,王美儿眼羡,紧盯笑道:“那是沈阁老的坐车,你瞧挂的是并蒂莲鸳鸯大红帘子,他才娶妻室,瞧哪哪都透出一股子喜庆........。”

她话没完呢,只觉人影一闪,收回视线,秦砚昭面色郁沉,一言不发,辄身直朝自个乘轿而去。

王美儿抿嘴笑笑,又朝远去的马车望一眼,这才交待把车门的侍从回教坊司,遂落下帘子。

............................

待回至栖桐院,沈二爷去了书房,田姜由翠梅服侍洗漱后,歪在床上看书。

不知何时色变了,雨水滴滴霏霏敲打梧桐叶儿,从窗棂透进一缕晚风来,更觉满室寂生凉,猩猩红毡帘轻响,一只花狸猫顺着缝儿钻了进来,抖擞沾毛雨星,再躬腿撑爪,伸个懒腰儿,踱至床沿边喵呜,欲往上跳。

“我的祖宗,你这一身的湿.....。”翠香急忙俯身拿棉巾替它擦拭,那猫儿喉咙呼噜呼噜的,却也任由着摆弄。

翠梅及采蓉坐在桌前傍灯做针黹,田姜命她们把绿鹦鹉架从廊上摘下来,另挂在耳房里避风雨,采蓉起身去了,过会笑呵呵缩着肩跑进来,道:“那绿鹦鹉实在精怪,早不知躲哪里去,几个屋子查过皆不见影儿。”

吴嬷嬷端碗燕窝粥入房,恰听得忙:“鬼鬼祟祟跟在沈指挥使后头,瞧着方向是去了二老爷的书房。”

田姜倒无所谓,只要不被猫儿吃了就好,她放下书,接过燕窝粥,用调羹划着热气,想起甚麽,抬眼问她:“我怎没见着莺歌?她现在何处?”

吴嬷嬷回话道:“听三夫人身边玫云提起,今早莺歌嫂子去问她讨卖身契,原因儿一是莺歌年纪摆着,二呢家里日子今年好过了,不忍得姑子在此受苦......。”

她顿了顿:“是拿着二老爷亲笔信去的,玫云也不好劝,只得给她卖身契打发走了。”

田姜“嗯”一声,垂颈口吃燕窝粥,倒是翠香笑问:“这事儿怎还麻烦二老爷,该知会夫人才是。”

吴嬷嬷心翼翼道:“莺歌是二老爷近身丫鬟,伺候着也有数年,或许话更随意些......。”

田姜默少顷,忽而又问她:“你是这里老人,想必诸事都清楚,也毋庸瞒我,这莺歌可是二爷的屋里人?”

吴嬷嬷支支吾吾地,想想笑道:“这事夫人还是亲自问二老爷罢,老奴若是误传了话,便是罪该万死了。”

田姜瞟眼看她会儿,看得她低下头去,才道:“不过随口问句而已,我并不放心上,吴嬷嬷言行谨慎,倒不能是坏事,却也令人难亲近。”

话的语气很平淡,吴嬷嬷却听得心惊肉跳,勉力陪笑欲辩解,却见夫人将空碗儿递来,她连忙接过,又有采蓉捧来茶水伺候漱口,再不便杵在这里,只得惴惴先去不提。

...........................

崔氏独自捧着手炉,冷清清立在廊下,色如泼墨,雨丝斜斜密密织成网儿,锁着不让人来。

玫云由外推半边院门而入,恰见有人提着盏红笼照路,有人撑着青布大伞,伞下那高大魁梧的身影一晃就过去了。

她问走近的丫鬟:“方才路过的可是二爷?”

玫云颌首禀道:“是二老爷从书房出来,要回栖桐院歇息。”

“已这般夜深人静了......。”崔氏语带戏谑:“春宵一刻值千金,他倒舍得让那妖精独自守空房。”

妖精......玫云怔了怔,待反应过来,也不知该甚麽,只抿紧嘴默不吭声。

崔氏睇她一眼问:“老爷可有书信捎来?”

玫云摇摇头,低声:“在门房那查遍几回,今确实没有了,待明日我再去看。”

崔氏撇嘴冷笑不语,恰有个婆子打着伞叩着院门,却不敢冒失进来,玫云看得不清,提起灯儿照也只是个模糊影子,遂大声问:“是哪个房的?这般晚来寻奶奶若无紧要事,明再来禀话罢。”

那婆子道:“是雁姐儿同溪哥儿院里的管事柳嬷嬷。”

“怎就你一个来?雁姐儿同溪哥儿呢?奶奶等了这许久。”玫云奇怪的问。

那婆子嗓音含着忐忑:“原是由奶娘领着来请安的,哪晓得园里雨路滑,兼满地被风吹断的乱枝,不慎绊了一跤........。”

“可有摔着磕着哪里,请大夫了没?”玫云急问,崔氏的脸色蓦得沉下来。

那婆子连忙回道:“恰二老爷经过及时接着,并未摔磕哪里,就是衣裳湿了,恐着凉气浸骨,便带回去重换衣裳,又怕奶奶等得焦急,特来通报一声。”

崔氏满脸怒意,恨声道:“不必再带过来,你去寻王大夫瞧一遍我才心安。今晚衡溪院的丫鬟婆子不允歇息,给我好生守着她姐弟俩,明早再来我这里领罚。”

那婆子跪着磕过一个头,颤颤兢兢消失在黑帘雨幕里。

..................

田姜把书看完,准备安寝,听得帘外翠梅道二老爷回了,话音才落,但见沈泽棠走进来,腰腹间湿了片。

她有些疑惑却也没问,只趿鞋下地。

服侍二爷洗漱的绿蔷和红芸被她遣散,现在莺歌又去了,她是他的妻,本就该伺候他的。

遂拢拢有些凌散的发髻,走至沈泽棠面前,伸出手自然地替他更衣。

沈泽棠见她穿着豆绿软绢衫儿,荼白镶银丝夹裤,腰间系一条水红汗巾子,乌油发松松的,更显出一番娇媚来。

他握住在胸前忙碌的纤白手指,微笑道:“气太凉,穿得这样单薄,快回被窝里捂着去,勿要寒着了。”

“可是.......。”田姜有丝儿迟疑。

沈泽棠松开她:“便是你不在,往日里我也不惯谁在跟前伺候。”他转身径自去了净房。

田姜回至床上,心不在焉拨着书页,忽想起沈二爷衣上那片湿,他好似忘带换洗的衣物.....。

索性择了件直裰朝净房去,才至门前,即见羊油灯的黄晕顺着帘缝透出,伴着泼水的淅淅沥沥声。

不知怎地竟有些踌躇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