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391章 第叁玖壹章 意难明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91章 第叁玖壹章 意难明

昏地暗,灰墙苍茫,一只白蝶粉翅沾雨躅躅自人前飞过。

那些人牵马整车将要启程,彼此高声笑,脚步迈的很轻快。

断肠人眸瞳萋萋,他的腿酷暑难熬,如蚁噬般酸痛难忍,阴雨更甚。扶着侍从的胳膊辄身欲走,忽听他有人来。

他回首望,果然,有人撑着鲜红绸伞由远及近而来,至跟前将伞柄往肩膀一搭,昂起脸儿看他。

做青春少年装扮,白面朱唇,穿樱草色锦帛直裰。

她脆生生开口问:”你就是那位商客田玉麽?“

他颌首,有些答非所问:”你知道吗?我每日里要把她想数十遍,唯恐她的相貌会从脑里淡褪、模糊,已至再也记不起来。“

舜钰听得莫名其妙,这个人怎生的奇怪,她清咳一嗓子,打算长话短:”田........。“不知该如何唤他。

”唤我田玉即可。“田玉出声打断,接过她手里的红伞,替两个人撑着,侍从悄悄退去。

舜钰只觉两人挨得挺近,都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有些不自在的挪后一步,他便近一步,再挪一步,再更近一步。

舜钰索性不动了,她问:“你可记得秦砚宏?他是我的表哥,旧年春时随你去倭国做买卖,至今不曾闻得音讯,他如今怎样了?”

“不记得!”田玉语气很平淡,一脸的事不关己。

“你怎能不记得呢?”舜钰有些急了:“那日里你们从秦府门前出发,车马占了半条街道,其中一顶轿里,坐着由教坊司里赎出的王连枝,这样还想不起来麽?”

”那你怎也没想起我?“田玉苦笑低问。

舜钰微愣,稍顷才恍然过来:”我那时只望见你的背影,哪里能想得起来。“

她保证:”不过从今日起,我一定能记住你。“

这话听的田玉又失落又欢喜,恰瞧见斜飞雨丝被风吹乱,她鬓发沾染薄薄一层透明水珠子,不禁抬手欲要替她拂去。

哪想得舜钰歪头躲过,往身后有些紧张的瞟扫,才朝他弯起嘴角抱怨:“你可别轻举妄动,沈二爷心眼针尖麦芒般大,被他瞧见了,你我都没好日子过。”

“........。“她知道她此时的抱怨有多甜蜜吗?一双桃花眼清澈流动。

田玉的手缓缓垂下,不知该甚么,半晌才低:”秦砚宏你等我信儿。“

旋即背身朝月洞门里急去,甚而连红伞也一并带走了。

”诶.......。“舜钰怎么叫也叫不住,此时分别各奔东西,谁知何年能见?

他便是打探得消息,可又去哪里寻她.......。

..............................

廊沿落雨嘀嗒嘀嗒,打得泥地儿一个涡连一个危

庆王妃边抚怀里揉狮狗的颈子,边道:“沈阁老要购田玉手里最精良的火铳,他昨晚可没应允。”

”他也没有不肯。“沈泽棠很平静:”我所出价之高,若他是个精明重利的商贾,应没有拒绝的余地。“

”出价之高?“庆王妃眼里闪过一抹嘲意:”那可是我们庆王府白花花的银子。“

”是麽?“沈泽棠没有看她:”银子乃身外之物,若是无命去享,再多又有何用。“

”你........。“庆王妃被这话堵的心口痛,俯身将狗儿放地上,那狗儿正被捏挠的身心通泰,哪里肯去,在她脚边翻身打个滚,嘤嘤低呜。

”沈阁老可要记着。“庆王妃冷声:”莫是皇帝,这些个藩王如周岷襄齐王,甚是昊王没一个能令我信任,虽是时局所逼,但也还未至非与昊王结媚地步,之所以答应,是信任沈阁老的人品及宏才伟略,你可莫让人失望啊。“

”我记下了。“沈泽棠看着某处,唇边浮起微笑,庆王妃随他的视线望去:”你们忒古怪,好端赌女孩儿非做男子装扮........。“忽顿了下道:”我她怎地瞧着似曾相识,田玉旧年曾带个女子,同她眉眼倒有九分神似。“

沈泽棠不置可否,拱手道声告辞,从徐泾手里接过青布大伞撑起。

舜钰蒙着头朝马车跑,忽被只大手握住胳臂拉到伞下,抬眼看是沈二爷,吁口气。

沈泽棠伸手替她拂去鬓发滴着的水,温和道:“去哪了?湿淋淋的,连把伞也不带?”

“瞧到田玉在那边站着,我去问他秦砚宏过得可好?”舜钰老实回话,并无意瞒他。

“那....秦砚宏过得可好?“雨愈发大了,沈泽棠把伞移到舜钰那边,落了半肩的湿。

舜钰摇摇头:”他也不知,只让我等信儿.....想必是敷衍我..........。“

”凤九.......。“沈泽棠忽然唤了她一声,似乎有些无奈:“你可以让我帮你的。”

舜钰抿了抿嘴儿:“他在倭国哩.......。“

”那又如何?“沈泽棠声音淡淡的。

..........................

白日黑夜在马车轱辘里交替,六月初从洛阳出发,六月中旬到达洪城,再沿官道直朝吉安而去。

已入伏,酷暑,热烘烘夏风,吹得车帘掀动,舜钰懒洋洋眯觑着眼,悄看沈二爷在喝菊花茶,衣襟随手抬起落下渐敞,半露结实的胸膛。

她不自在的撩帘朝外看,渐渐蹙眉,官道两侧时有三五百姓,皆是面黄肌瘦的样儿,肩搭袱儿相互搀扶,头顶烈日缓行慢走。

舜钰早从沈桓那里知晓,这吉安城内不太平,叛民流寇集结成队,围堵总督府,致总督高海被成箭射死,而驻扎簇的抚顺大将军张和及其所率兵士,实在不得力,沈二爷临危受命赶来平乱,此行想来必多凶险。

马车忽从官道拐入一条斜径,路势渐陡行了半刻路程,穿过一片茂密竹林,眼前开阔,竟来到个镇子。

它,只有一条长街,两边商户稀落,有卖酒铺子、隔壁幡旗飘荡写着“饭”字,是家吃食店,另有屠户片鲜猪肉的案子,还有卖香烛纸马、菜油粮食及各种杂货店,路边另有乡民摆着篓子,卖鱼虾河鲜及瓜果蔬踩,几条野狗趴在荫凉处吐着舌头。

马车沿着扬尘的土路穿过几户人家,终停在一户人家门前。

沈桓跳下马车,上前大力拍门,但听得里头传来应和声:“沈桓你这个兔崽子,门要被你拍烂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