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叁陆壹章 猎前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舜钰一咬牙:“是!”

这几日她过的都是甚么日子啊.....清风及春林性子残暴诡谲,一时不察,就要缺胳膊断腿要了命的。

提心吊胆活在恐惧里,皆因沈二爷在南京一声不吭弃她而去。

每每受了清风的委屈,她就把沈二爷恨的不要不要的,就也想让他缺胳膊断腿,要了他的命。

沈二爷放下手里的书,淡看徐泾一眼,谦然起身,朝舜钰语气温和道:“那就去,不过我不识路,还得麻烦你陪随。”

舜钰颌首“嗯”了声,径自要往门外去,却被伙计挡住了去路,他笑嘻嘻拱手:“这位爷,烦请先付了茶钱哩。”

舜钰仅存那一锭银子,一路行走没银子就没底气,拿眼睃挽弓青年,竟绷着脸装无知,她暗自晦气,磨磨蹭蹭去掏袖笼儿,半日儿掏不出。

于是听得沈二爷朝伙计道:”她那茶钱记在我宿店费里即可。“嗓音含的笑意掩也掩不住。

伙计唱个大喏忙让开道,舜钰默了默,还是没骨气的空手抽出袖笼,声若蚊蝇地咬着狠:“这是你欠我的.....别指望我谢你。“

沈二爷眉峰微挑,也不多甚么,率先走出门,青衣汉子已赶着马车停在跟前。

沈二爷撩袍端带先跨上,伸出手给舜钰扶。

舜钰环顾四周不肯移步,有些不确定的问:“就你一人去?”

话音才落,挽弓青年凶戾地瞪她一眼,沙哑道:”这位爷必是喜欢独行,要你多话!“

沈二爷微微笑了笑,不看他,只低:”上来。“握住舜钰的胳臂略微使力儿,她便被捉上了车。

青年也脚不沾地的跳上马车,随他俩一同坐进厢里。

就听车轱辘噶吱噶吱地,左摇右摆使离客栈,一晃眼儿,过了几个卖河鲜的摊,斜仰着往月拱桥上攀爬。

舜钰心底忐忑难安,脑里一团乱,她以为沈二爷即便不带侍卫全去,沈桓沈容或徐泾好歹总要跟着去的......这下可好,他就这样单枪匹马的来,这趟不死也得死了。

耳边听他还在笑问:“你们俩.......是兄弟?“

挽弓青年一脸憨笑,舜钰摇头,不情不愿回话:”.......邻居。“

沈二爷“嗯”了声,挺认真的评价:“乍看倒长得有几分相像,都是黑面皮,江南的人偏肤白秀气,你们是外乡人?”

舜钰懒懒得不想话,江南人怎样,外乡人又怎样,总是逃不脱个死字。

由着挽弓青年去应付,偏头看外头商铺子,见得远处有一排四间平顶屋子,正门上悬一匾,匾上书“惠民药局“四个大字,她心一动又恍然,也不知问谁:“今日可月圆?”

“自然,今日十五岂会月不圆。”沈二身穿宝蓝绣云纹的锦帛直裰,显气定神闲的作派。

果然没算错日子,确是十五,她的蛊毒随月升发作,药丸就在袖笼里,独缺合欢花。

马车忽得一顿,推开厢门,沈二爷照例先下车,挽弓青年随后,舜钰抠着椅皮本想寻个理由溜了,抬眼即见二楼窗前,清风春林正盯着自己,无奈咬着牙跟在他俩身后,一步三挪的进了”胜元酒家“,上了二楼。

二楼与舜钰初初走时有了些变化,走时这里除去刺客便无旁人,而此时再来时,竟座无虚席。

掌柜满脸笑容可掬,迎上来拱手寒暄,引领他们坐至角落靠窗的位置,有道画屏半围,嘈杂人语便褪了半数。

舜钰用余光扫了一圈,除了些许见过的刺客面孔,其实都很陌生,有官爷、有商贾、有纨绔、亦有贫民百姓。

他们旁边一张桌子,坐着一对夫妻,男子面貌虽清冷,穿着墨绿直裰,显得很正派的样子,他的妻子更是温良,低眉垂眼的持壶,扯起袖口,很心替他斟茶,任谁都难以想像,这竟是”鹰盟“令人闻之丧胆的顶尖刺客、清风与春林。

”今是吾与你俩缘份,若有甚么想吃想喝的,尽管点来就是。“沈二爷依旧很温善。

舜钰忽然甚么都不想了,极时行乐才不辜负自己,她把脑里能想到的都了一遍:”鱼肚煨火腿、鱼舌烩熊掌、蒸鹿尾、糟蒸鲥鱼、燕窝鸡丝汤......。“

掌柜听得汗涔涔,有抹肃杀自眼神中一逝而过,他陪笑着:”甜水镇不过是个镇子,实比不得城里食材丰富,这些若备齐全,马不停蹄也得有十日......。“

舜钰冷笑,指着沈二爷:”你以为他付不起帐麽,他有的是银子。“又偏头看他:”是不是?“

沈二爷噙起嘴角,好脾气的颌首:”她的无误,吾平生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掌柜的用袖管抹过额面,嚅嚅:“大爷不缺银子,我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哩。”

舜钰撇撇嘴,心底的滋味难形容。

沈二爷伸手将她颊边散开的碎发,捋至耳后,淡笑道:“现至吃不到有何打紧,日后我再请你吃就是。”

舜钰怔愕的抬眼看他,这话又是何意呢.....难不成二爷已经发现了甚么.......。

却见他面不改色地朝掌柜道:“尽管将店里最好的菜色上来就是。”

掌柜急忙应承着拱手退下,春林端盏吃茶,语里尽是疑惑:“书生其貌不扬,身无长处,怎会让沈泽棠对他这般厚待?”

清风的目光随沈二爷的手指而动,再默默地收回,他抿着嘴唇低道:“这世间许多事或情,本就无根而生,无源而起,你只需知道,今日这二人要借你及属下之力,死在这里即可。”

春林有些惊奇的打量他,清风性子薄冷,素来少言寡语,这话倒的意味深长。

当然,此念头也不过是一瞬而过,她此时的心思并不在这上。

一场围猎刺杀沈泽棠的好戏即将开码,这让春林浑身的血液,在四肢百骸内急速地流淌,沸腾又冰冷的感觉,如同她第一次杀人时,少了惧怕,多的是难以抑制地兴奋。

她生就是做杀手的料,所以她需要一块能震摄下的里程碑,等了这些年,终于让她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