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叁陆零章 引二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那是下下之策。”春林忽儿抓起尼姑的手,看着指甲尖蹙眉:“尼姑子能涂蔻丹?”

”谁又不能涂的?“尼姑暗扫清风,”鹰盟“第一刺客,可不是想见就得见的,你瞧他眉峰眼角皆是冷漠无情,照样能把饶三魂六魄勾去。

思绪还在飘飞,她的面容突然『露』出一抹痛苦惊恐之『色』,张大嘴本能想喊叫,却被丝帕堵的吐不出半个字来。

那只涂了鲜红指甲的手纤长又白腻,被齐腕斩断掉落地,血还在汩汩喷涌。

清风正用另一条丝帕,慢慢拭去剑上沾染的血渍。

掌柜出手如电点了尼姑的脉门,让送茶上来的伙计领她去暗房。

众人变了脸『色』,舜钰握盏的手都有些哆嗦,这是个弱肉强食无需客套的江湖,里头的男女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

春林重重一拍桌子,怒极反笑道:“你为何伤她?她指甲盖里淬的巨毒,十条毒蛇都比不过,她但凡轻触过谁的身体发肤,五步之内必死无疑。”

清风将剑『插』回鞘里,淡淡道:“你以为凭她能近沈泽棠的身?一个轻浮的尼姑子,犹如一颗老鼠屎,只会坏了一锅粥。”

无人吭声,春林哑口无言。

她知道清风的不无道理,可那到底是追随自己的人,就这般被废了,想着不甘又憋闷,遂咬着牙道:“看你胸有成竹,想必定有引沈泽棠到这的法子,不妨来一听。“

清风看向舜钰,那目光寒冷的如他手中剑锋闪动的光,他话的很坦白:“郑云你今总逃不过一个死字。”

舜钰平静的“嗯”了一声,清风显得有些奇怪,原以为这书生会吓破胆儿,跪下哭喊着哀求饶他一条命。

他接着:“看你想选怎样的死法!若能将沈泽棠引来这里,我让你死的如睡着一般,若不能,断手足挑筋脉,抠眼割舌挖心活活痛死。你也勿需指望沈泽棠搭救你的命,他救得你一时,却救不得你一世。”

着话抬头望向窗外,赤日正当午,街道人烟三两,满耳蝉声不绝。

他难得语气带了善意:“还有两个时辰,你好自为之。”

舜钰站起身欲走,却被春林止住,唤过之前那挽弓青年,让他随跟在侧不离。

舜钰明白她用意,暗自冷笑一声,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一排菱花大窗被叉杆撑着半开,看着二人一前一后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春林才收回视线,似乎在自言自语:”那样寻常一个书生,怎会有法子把沈泽棠引来呢?“

默了许久,才听得清风道:”白蚁能毁千堤,蚍蜉可撼大树,更况她呢。“

悦来客栈。

沈泽棠坐在凭窗处,翻过一页书册,朝窗外悠闲地望去,莫道江南的雨如烟似尘,却也能绵绵细细地打落一地的海棠花。

他忽听得有人在问伙计,可有什么解渴的茶,这问的饶是有趣,若是常人总是会问,可有何能拿得出手的茶。

解渴的茶太有人间烟火气,自然不好在这里,实因悦来客栈是甜水镇最大的客栈,来此多是贵客,这里的伙计,都长了一双势利眼。

那伙计打量他俩身着粗布直裰的穷酸相,觉得很可笑,所以他的话也可笑起来:“二位客倌,你若要喝解渴的茶,出门左拐直往前,走到尽头就是甜水河,不但解渴还管饱,更不用破费银子。”

一楼坐歇吃茶的人寥寥,正在百无聊赖时,听得这番话,嗤嗤地低笑,那伙计脸上的神情愈发神气活现起来。

舜钰蹙了蹙眉,原指望随来的青年刺客,能掏银子吃茶,却见他面无表情、似耳聋眼瞎的态,此会再被伙计揶揄了几句,心底火气骤起,从袖笼里掏出沉甸甸一锭银,往桌上“砰”的搁下,指着沈泽棠桌上摆的紫檀茶壶,冷笑道:”他喝的是甚么茶,我便喝甚么茶。“

伙计羞红满脸,忙掬腰应了声,逃也似的溜了。

沈泽棠听得那嗓音,心一动,抬眼看去仅见半边侧颜,肤『色』黝黑,风尘仆仆的样子。

另个青年面容普通,但看身型手掌,应是江湖中人。

他这几日带着侍卫风雨兼程,或许疲倦的缘故,总是听得舜钰在身后或哪里唤他,待得回眸转看,却哪里又有她娇俏的影子。

怕不是又一场臆想,他垂首将书翻一页,坐他对面的徐泾提壶斟茶,不知是有意还无意:”冯生不知过得好不好?“

他叹口气,虽不知冯生过得好不好,有个人却过得不太好,看得大伙也是心有戚戚。

想必冯生过得极好罢,徐蓝与她国子监同窗,且在应府,见他俩形影不离,那般情意笃厚简直羡煞旁人。

有几个笨侍卫得了老夫人嘱咐,可没少在沈二爷跟前明着暗里进谗言。

可等沈二爷真的弃了冯生,带他们连夜赶路时,心里又生起惆怅。

那监生长得真好看,起话来跟黄莺啁啾似的,有时还会从二爷那里偷些名酒香茶给他们。

但愿到了江西吉安,再见她时,还没有被徐蓝拐了心,不然二爷真要孤独终老了。

徐泾吃口茶待话,却见掌柜和伙计走到旁侧一桌跟前,拱手陪笑道:“这伙计狗眼看韧,二位爷多海涵,这茶名唤杨河春绿,从蜀地狮子山峰脚下采摘,日夜快马兼程送至簇,其口感苦里回甘,且香气氤氲,可令人神清健爽,意气焕发。“

舜钰听得额起冷汗,怪道掌柜都来陪不是,听他讲讲便晓得要破费许多银子。

端起茶盏吃口,果然滋味不俗。

恰听得徐泾在问沈二爷:”酉时即要出发,二爷中饭也未吃甚么,甜水镇旗亭酒肆不少,不妨去走一走。“

沈二爷还未答话,余光即见那个黑面书生,”腾“的站起,莫名兴奋地走来,朝他拱手作一揖,开口道:”这位爷可是在寻用晚膳的去处,生刚从‘胜元酒家’而来,那里的佳肴美馔,琼浆玉『液』可是人间难觅,必是要去尝尝的。”

沈二爷目光灼灼望着她,忽儿唇角噙起:“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