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壹柒叁章 表心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宋沐蹙眉注视着跪在案前的冯舜钰。

数月前,这个入初级堂的少年,不知高地厚寻来,据理力争要升中级堂,他惜才爱才,允他季考优等,即可破格提拔。

他果然未负期望,季考优等不,与崔忠献词曲试比高,把那桂枝儿民间插科打诨调,竟是念的雅俗共赏。

而今他挟乡试解元之名号,求升率性堂。

宋沐拈髯苦笑:“冯生应知国子监之规,监生入学凭大考等次分堂肄业,初堂修业一年半、升中堂修业一年半,经史兼优、文理俱通者才得升率性堂。你入国子监一年不足,更应韬光养晦,潜心修行,如此这般,三年后会试可期连获三元,仕途必得坦荡!“

他又:”奉劝冯生一句,做学问当细水流长,切忌急功近利,为师希你目光长远、抱负远大,而不只是少年成名一举人。“

舜钰作揖感谢,朗朗道:“大人不知,五年前学生已过院试,得廪生名。正欲乡试科考时,受府学的方先生拦阻,依他话意,学生年纪尚,见识浅薄,应再多加磨砺才是。学生思极是,谨遵师言从之。而今即然解元加身,学生更需趁热打铁、应试明年春闱恩科,是等不及三年后了。”

宋沐淡笑:”你道贡举考很容易麽,吾朝三千余人应试只取三百,与我同考的那届解元,数次观场屡不得中,如今垂垂老矣!“

舜钰听毕,沉静道:”即便恩科不中,率性堂行积分制,八次考积分满,便可经考选,由皇上授予官职。“

宋沐摇头:”你不知官场风气,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尔等非科举而得官职,受人薄蔑或排挤,且多不得重用,冯生还是三思而后校“

舜钰叹了口气:“那是后话,如今学生自知对‘策论’解读浅显粗鄙,不及冯双林纳意深奥犀利,而率性堂可监外历练政事,是增长眼界,开拓见识最快之途。且国子监学规有曰,乡试中举前三名者,可酌情升率性堂,学生斗胆恳请大人允许。”

宋沐一时无言,显然冯舜钰是属驴的,倔强的很。

再见其入率性堂之心灼灼,略一思忖,开口道:“我虽为国子监祭酒,却不可一言堂,待我与司业等教官商讨、呈报监事沈大人后,再做定论罢。”

舜钰神色有些失望,却也知心急不得,遂恭敬谢过,又聊了些别的话儿,自去不提。

......................

接下去的日子还算惬意,太子赏的银两及衣裳粮米、很快分发至各监生手郑

皆晓得是托了冯解元的福,低头不见抬头见时,亦多了尊敬及和善之意。

但也有魏勋之流,心中羡慕嫉妒,遂生出恨意来,但凡见着舜钰提着文物匣子过,总咧着嘴跟在后头,嘻笑起哄,”冯大物“乱喊一气。

舜钰不听不闻,只管与傅衡等几个同进同出。

旁人有奇怪问她听后不气麽!舜钰便笑道,国子监里冯姓监生或教官多如牛毛,谁知他们在喊哪个?

此话辅盖地的传开,魏勋渐察觉日子愈过艰难,终有一日,博士冯希烈无故让他把《道德经》全本抄一遍,直抄得他手软筋麻,热泪盈眶,此后虽再不喊”冯大物“,心底却将舜钰恨极。

这日十五休学,馔堂里,舜钰、冯双林、傅衡及同窗四五个,围一桌吃饭,武生代明过来,把只浓油酱赤的烧鸭腿儿,搁进舜钰的盘里。

舜钰有些疑惑的看他,笑问:”你自个不吃?这给我个鸭腿儿,都吃出鸭屎味了,算怎么回事?“

代明翻个白眼儿,气哼哼道:”我哪有这麽好心,是徐蓝交待每日给你鸭腿一个,你可记得给过几个了?“

舜钰咬了口鸭腿,唇上蘸着油汁儿,眉眼笑眯眯的摇头,谁没事干记那个!

代明咬着牙道:”自古文官多无情,果然没错!这是第七个,再吃三个,徐蓝就回来了,是让你要记得他!“

”不给我鸭腿,我也记得他呀!“舜钰有些糊涂了。

代明抚着胸口走了,再不走,他的心要被冯舜钰气得炸裂。

傅衡凑近舜钰低笑:”听武生那边传言,元稹很是欢喜你,晚上在梦里都喊你的名字,凤九----凤九----“

倒把徐蓝的声音学得八分像。

舜钰面不改色啃鸭腿儿,听得也笑了:”一准瞎传的,元稹要么叫我娘炮,要么叫冯舜钰,何曾喊出过凤九。”

冯双林把鲜鱼汤喝得见底,问傅衡讨帕子擦嘴,又慢慢道:“梦里的事情,谁又能的清楚。”

众人皆附和所言极是。

舜钰咬咬牙,从袖笼里掏出帕子丢给他。

冯双林笑了笑,揩起帕子欲往唇角拭去,忽得一顿,这四方纯白的棉布帕子,一角用黛青线精绣着个“沈”字。

冯双林脸色阴郁下来,眼神黑漆漆的,半晌,把帕子搁至桌沿边,忽然站起身,一声不吭的走了。

舜钰并未注意他的异样,正盯着不远另一桌,张步岩扒拉着碗里冒尖的米饭,不知怎的,竟吃得哭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傅衡见舜钰一脸诧异望着某处,也跟随瞧去,叹息道:“听闻张生的寡母托人捎来信笺,得了个甚么古怪的病,家里能卖的都卖了,那病也不见得治好。”

舜钰瞧他那难过的样子,又觉得十分可怜。

.....................

出了馔堂的门,张步岩看见舜钰站在廊下,同书童秦兴和梅逊在低声话。

遂也不理,只顾埋头走自已的路儿。

忽得前头有人拦住了他,抬头看,竟是冯舜钰,不想理他,朝左边走,又被他挡左边,朝右边走,又被他拦右边。

”冯舜钰!“张步岩顿住,满脸生气的神情:”莫以为你是解元了不起,就可随意挡他人去路?“

舜钰倒不恼,从袖笼里掏出五两银子塞给他,抿着嘴道:”原在肃州时,你娘亲对我多有照顾,算是聊表我的一点心意。“

语毕也不理他,径自一个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