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壹贰伍章 化险境(为读者木未了二,加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壹贰伍章 化险境(为读者木未了二,加更)

若无进入簇,只在水仙水琴那流连,听他俩温情款语,受他俩悉心服侍,耳边尽是曲调婉转,唱念柔肠,你还道簇确为风雅脱俗之所,怎能不招客流连!

却哪知那皆是做的表面文章,内里却藏污纳垢,卒不忍睹。

这环三面的大院,房间密麻相捱,门前各挂一盏红笼,有客明亮,无客暗熄,你瞧竟是客满为患哩。

一溜同心梅花纹窗格糊白绢纱,窗上烛光橙蒙,映照出窗内须髯男子与那优童放浪形骸态。

但见皮贴皮,肉滚肉,甘为雌伏变裙钗,任那身上飞雄施展畅平生,一个抿嘴轻吟浑似哑,一个放恣逞强声透墙,竟是靡靡乱乱、混混沌沌把那红尘俗世的伦理纲常两相抛。

此还是两相情愿凤双飞,但听有些窗面三四绰影晃当,悲泣打闹呵斥怒骂不绝,活活凭添又一处人间炼狱。

你在外头看房内风景,却不知房内有人亦把你当风景看,月洞那,打哪来的仙优伶,直撩拨的人心火旺燃。

但见木门“唿哨”一声打开,出来三四赤身彪形大汉,径直朝舜钰奔来,嘴里喊喝:“那个童过来,同大爷们一起耍乐。“

舜钰大惊失色,顾不得许多,朝月洞门外跑去,听得龌龊话儿颇传:“下贱的东西,跑甚!逮到有得你好受。”

这怎撩!她心”怦怦“乱跳至嗓子眼,反腿足却愈发软得无力,后头凌乱沉重的脚步纷至踏来。

舜钰索性不跑了,倏得转身嗔斥道:“爷只打此路过,你们凶神恶煞追我作甚?”

那三四大汉亦止步,听得此话,其中一人将信将疑:“你不是簇优童?”

“瞎了你们的眼,我随府中大爷而来,在园中错跑了去处,你等休再跟来。”

她沉声凛势,语气严厉,强抑不让自个露怯。

二三大汉本就来此游乐,并不愿生事,骂骂咧咧几句转声要走,其中一人却是色迷心窍,愈看这粉面朱唇生,愈是心魂神荡欲消魂,岂肯轻放,言语无赖道:“怎能被你三言两语糊弄,簇又是你能随便行走的?只怕故意充大不肯伺候我们,再讲即便你不是这里优童又如何?簇官衙都不敢管,大爷我想上谁就上谁。”

另几人听来有理,再上下打量舜钰,邪念骤生,不约而同疾踏而起,奔来捉她。

舜钰暗叫糟糕,拔腿才跑几步,已听身后响动至跟前,正自绝望,电光火石间,忽儿胳膊被人强有力的一拽,脚足一个趔趄,竟是站立不稳的、栽进一副温热宽厚的胸膛里,眼鼻唇紧紧贴触茧绸衣料,满耳心跳沉稳、满鼻麝香薄浅,熟悉极了。

仰颈抬目,果然是沈泽棠!他面容柔和,眼眸幽黑,薄唇紧抿,浑身凛凛气势,竟无端使人不敢近身。

空乌浓翻滚蔓延,暴雨随时即至,那份强自压抑的燥动,却不及他汹涌怒意来得可怕。

舜钰蠕蠕嘴唇。

忽得沈泽棠握住她手腕,把她从自个胸前拉开,又被迅速拉拽至他身后掩躲。

“是何人敢挡你大爷的道?活得不耐烦了麽?“那人见到嘴的鹅肉飞了,借着酒意气狠狠的骂咧。

舜钰兀自惊魂未定,已听沈泽棠平静的开了口:“这不是徐阁老府中的管事徐世威么?我倒一眼便认出你,你却贵人多忘事啊!”

那人听得唤出自已名号,唬了一跳,再仔细打量,竟是内阁次辅、吏部尚书沈大人,顿时魄散魂飞、腿如打筛摆般“扑通”跪下,只顾磕头求饶。其它几人知晓惹得不能惹之人,悔不当初,亦忙跪下陪磕。

沈泽棠冷肃面,沉沉不语。直待几人磕的头破血出后,抬眼扫至渐愈靠近的优馆侍从,这才不冷不暖道:“你可记得,替我向你家大人问个好!“

即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舜钰见他走就走,也不管不睬她,遂一怔,忙紧随跟上。

...................................

马车轱辘吱哑吱哑,轮转摇晃前行,出来时是申时,赶回国子监却已万物朦胧。

舆内的人表情肃穆,各怀心思。

冯双林已知舜钰遇到的祸,满脸阴郁,瞧沈泽棠神色淡淡、崩紧下颌不言语,终忍不住低斥:“冯舜钰,老师头次带我俩出来观政,你却出此纰漏,可能让人省点心麽?若老师不曾及时赶到,你该如何自处?若你出了事,老师被绺责,我也不安生,你可知道?你.........!“

舜钰皱皱眉,窗帘边儿一掀一动的,终于起风了。

她那难抑的蛊毒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烫湿燥苦的蛮欲自心底滋生,浑身骨头酸的发软,冯双林还如唐僧在耳边叨念不断.........一口一个老师,怎生的烦啊!

不由冷起脸来:“进士才得观政,永亭此话未免早了。老师即便不赶来,你大可宽心,我亦能有法脱身。”

就这么有自信,怎么地吧!

冯双林气结!

舜钰索性再不理他,闭起眸子假装累极。

沈泽棠看她长长眼睫如蝶扇翅,再瞧冯双林难得吃瘪的模样,不由笑了笑。

原他也很恼怒,不知何时,那股气却已散了。

稍顷朝冯双林温和的问:“今像姑堂游历过,你觉该如何整顿此股狎玩优童风气?”

冯双林默了默,边沉吟边慎重道:”今倒觉那两优的也有些道理,无论官府酒宴亦私家筵席,请得这些人来侍酒,话圆融,谈吐得体,进退分寸极会拿捏,且懂许多把戏样样来得,虽是女容,却无娼妓那股荡情冶态,侍酒却也可取。”

顿了顿,继续:“只是日渐把这成辅,反把开拓后庭、肉身戏耍成为主事,便是本末倒置,定要取缔,可由朝廷修改刑律,先限制文武官员宿娼狎优,给予相应轻严惩处,但见效果出,黎民百姓最擅效防,时日久长,风气定能得改善。“

沈泽棠颌首称赞:”你的见解颇好。“

又看向假寐的那个书生,笑问:”冯舜钰,你也不能白来,看你有何想法?“

舜钰听得此话,知晓不能再躲避,吸口气睁开眼眸,恰与沈泽棠目光相碰,带些若有所思的探究,竟是让她浑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