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壹零捌章 诡谲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读者Janeu的剧场,我爱到不行!

记者J:蛊,你最近气色不好,面有菜色。

蛊:每月吃着毒药,初一十五泡着毒药汤,要不是我骨骼清奇,是个不世出的好苗子,早就挂了!

记者J:.....

蛊:但是最近都没肉,太虚弱,快扛不住了。唉!

记者J:大伙都很好奇,你怎麽没乒秦三表哥。

蛊:(斜睨记者)连徐老儿都嫌弃的身板,我怎啃得下嘴!

记者J:(嘴角抽抽).....

.............

舜钰入的诚心堂可谓人才济济,除肃州同窗张步岩,冯双林、徐蓝、崔忠献、郝禄等认得外,不少满腹经纶儒生亦深藏不露,且十分谦逊友善。

每每助教或博士读书讲义时,提些诸如“不以规矩,何以成方圆哉!”、“日月得而能久照,四时变化而能久成。”此类义题时,但凡被点起概论者,皆能让听的人、敬佩之意油然而生。

舜钰方才知追逐科举的儒生,并非都为升官发财、大富大贵,更有怀揣治国为民大抱负的,以拯救下苍生为已任。

譬如徐蓝。

张步岩临摹完字帖,拭着指尖的墨渍,回首悄问坐自个后头的舜钰:“徐蓝数日未见踪影,你可知缘由么?”

舜钰笔尖未停,半晌才淡道:“若问缘由你该更知晓,我才初初入诚心堂。”

腻烦张步岩这不磊落的性子,总是虚实难辨的把人琢磨,不累麽!

张步岩撇下嘴角,看了会她临帖,这字是愈写愈倒退了!心里很是欣慰,忽笑:”听闻徐蓝有了相好,可不是哪家闺秀,..........是我们诚心堂里的监生,花含香排除,你猜会是谁?认得的。”

舜钰描完最后个字,慢悠悠搁下笔,这才瞪圆双眸看他,恍然大悟:“呀!徐蓝的相好,原来是你?”

崔忠献摇着洒金扇儿凑过来,笑眯眯地。

张步岩涨红了脸,恼羞成怒道:“凤九妄言侮蔑,血口喷人,气煞我了。”

忒经不起玩笑,舜钰摇摇头,叹息:“此堂我初来乍到,认不得谁,你偏来问我,定是我俩皆认得的,我不是,只认得你,想必就是你了。”

“嗯,的有几许道理。”崔忠睇向张步岩,上下打量番那身板,戏谑的笑:“若果是你,我只能,徐蓝那厮真没救了。”

旁有同窗听得只言片语,捂住嘴嗤嗤笑个不住。

张步岩脸红的要滴下血来,恨恨看向舜钰,冷冷道:“都甭乱七八糟的瞎猜,徐公给吴司业递来帖子,听闻邀请四五监生至他府上作客,那个相好的也在其内,是驴是马总会拉出来蹓蹓的。”

“你倒是消息灵通。”崔忠献用扇骨敲他的肩膀:“从谁那里听来的?”

张步岩趋炎附势的性子,在这高丽皇子跟前哪敢隐瞒,老老实实:“是修道堂的魏勋,花二百钱从熊芳那里得的消息。”

熊芳被喻为国子监里的”锦衣卫“,尤擅搜集打探情报、抄代考此类见不得日之事,花银钱买来得必是真的了。

”.........那个神人!“崔忠献莞尔微笑,又问:“可打听出邀的哪几人?”

张步岩摇头,咬着牙道:“那熊芳狮子大张口,非五两银子不可,遭众人唾弃,反正不久就晓得,不怕多等几日。”

这厢正嘀咕着闲话哩,堂长至冯双林跟前,蹙眉传话,先生让他去拿改批的练字簿。

冯双林阖起《钦定春秋传汇纂》,揉了揉眉心,缓慢起身周整衣冠,这才离了位,目不斜视从舜钰几个桌前过,窗洞透进一缕夏风,吹得他衣袂飘散,留下一股味道.........难形容。

监生胡坤拿出个香囊深嗅一鼻子。

张步岩忽想起什么,笑道:“平日里永亭倒是与徐蓝形影不离,相处甚好,你再看他唇红齿白、髭须俱无,这副男生女相的模样,莫不就是徐蓝那位相好?”

崔忠献用扇骨朝他额头又是一下子,敲的忒狠,张步岩龇牙咧嘴的哼呜一声。

舜钰抿了抿唇,淡淡开了口:“大凡男风之乐,只有十几岁姣童可作耍,旦得满过二十岁,就断然不可的了。”

冯双林二十已过,人尽皆知。

“这是作何讲法?从未听闻过。”胡坤满脸儿好奇,崔忠献薄长眸子微觑,瞧不出思量甚么。

舜钰继续道:“大凡姣童年纪,且身子骨弱,阳气未升,与那女子无二样。便好做女子之事。旦得满过二十,即是个伟岸丈夫,若再与人做此勾当,便是所谓的两阳相斗,媲美二虎相争,总是会有两败俱伤者,甚可伤及性命。”

她顿了顿:“你看那些个唱戏的多为十一二龄清童,被教艳曲学妇人妆束,由豪商富官弄去寻乐,还有芙蓉胡同那道尽是堂馆,里头纂养年少貌美童,至晚明角灯亮,绛蜡高燃,男人进出不绝。你们可见有养二十几年纪、身骨硬朗长成的么?”

这少年一本正经胡诌的本事,应可上人间几难闻啊!崔忠献摇了两下扇儿,掩去唇边一抹浅笑。

“凤九,你我年初同至京城,你你........怎数月功夫,已如此见多识广?”张步岩听得瞠目结舌,已然信已为真。

舜钰笑了一下:“我有个表哥极不长进,终日花酒地,玩倌弄妓,你若还想听,哪日我带你与他认识!”

“你........你又嘲辱我!”张步岩铁青了面庞,大怒。

舜钰懒得理他,倒是胡坤咂了下嘴儿,神情诡谲的低道:“若我是徐蓝,除去凤九的不算,我也不要永亭,相貌再美有何用,你们闻他身上那股子骚味儿,就够让人受的。”

转而眼含探究地问舜钰:“你们同一斋舍一个房里,阳明兄最是护短的脾气,打肿脸充胖儿不曾闻到骚味儿,凤九你哩,可不许扯谎。”

舜钰抬眼看他,很平静道:“如今夏日炎炎,动辄就是一身热汗,甭他,就是你我,至晚儿谁身上没个腌臜味,盥洗干净即可,再莫背后人短长,旁裙以为你妒忌他才识学问好,反显得你面目犹为可憎来。”

胡坤听的脸上一会红一会白,恰堂长来寻他去先生那里背书,哼一声气咻咻站起走了。

张步岩也转过身去兀自生气,唯有崔忠献依然斜侧着身子,双目熠熠,直把舜钰认真盯看。

半晌忽儿一笑,凑近她耳畔,声音轻不可闻:“若我是徐蓝,旁人都可不要,只要你哩,所以凤九,你可要当心了。徐公的手段可是毒辣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