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陆壹章 叵测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李嬷嬷用帕子擤擤鼻涕,嘴里恨怒道:“那老儿五年里,我问过他不下万次,万次都装聋做哑,嘴跟蚌壳般撬不出条缝来。”

孙氏摇头,啧啧冷笑两声:“这世间除死人外,就没有不出口的话,宫里头有冷宫及浣衣局,衙门里有审堂及炼狱,高门大户有家法家规,各有各的路数,是你只知直头憨脑的,用的不得法。”

李嬷嬷听此言,忙起身至孙氏跟前,跪下就拜,嘴里央告不停:“我一无知老妇,哪想得出什么精巧法子,现只求大夫人怜悯,替老奴做回主,只要能寻到我那哑孙子,来世里定做牛做马,以报答大夫人恩德。”

绾晴的手指被菱角尖戳了下,红一圈,可疼,再没吃的心思。

又听她们话甚觉无聊,欲起身要走,却被孙氏命着坐下,她不敢拂逆,只得闷闷玩手里的帕子。

孙氏再看向李嬷嬷,稍默道:“打蛇打三寸,擒贼先擒王,你得相中他的要害出手,那秦柱整日醉生梦死,状似无牵无挂的,莫被他骗,你瞧你为个孙儿都跟疯魔了般,他又能冷情到哪里去?若需要人手,只管来问我讨就是。”

李嬷嬷反复掂量这话,突得醍醐灌顶:“大夫人可是指秦兴?”

“我可什么都没。”孙氏拈了片雪藕,水汪汪牵连缕缕的丝,咬一口,嚼得要至吞咽入喉,舌尖才能尝到淡淡清甜。

还是摘得过早了,犹带生嫩。

李嬷嬷陪笑着称是,老着脸还想套问个详细,孙氏却神态懒懒,问五句答一句的,遂不好再待,只得讪讪拜过自离开。

房里一时无人,绾晴好奇问:“李嬷嬷辞十分有趣,舜钰表哥是个女的?娘亲觉得有无可能?”想想捂着嘴扑哧一笑:“若是换成女装打扮,他倒也十分美貌。”

“那老货是疯了。”孙氏颇不以为然:“你想舜钰在肃州府学萤窗苦读,经县试、府试、院试得中秀才,现又在国子监里进学,后有乡试,会试及殿试,不学问才能,非女子难媲及,就他与监生同吃同睡同学,若是个女儿身,怎可能不识破。”

绾晴觉着此言很有道理,又笑问:“即然娘亲不信,怎还教她法子,去探那车夫口信?”

孙氏端起茶碗吃茶,瞥她一眼,低声:“她那哑孙子丢得确实蹊跷,前些日子听张夫人私下里讲,京城这几年不太平,有桩案子迟迟未破呢,一帮数人团伙,会劫掠男女老少去,到剃发刮睫,割眼鼻耳唇,大到取心肺肠胆,卸胳膊大腿,再重金卖给需索之人以全其身,若愿再出银子,还能帮着缝补嵌装,医术忒是高明。她夫君在刑部任员外郎,此言理应不虚。”

“娘亲是疑哑仆被劫掠或卖去割了器官,还是疑二伯父牵扯其中?他是太医院院使,医术自不在话下。”绾晴脸色一变,倒底女孩子,打个噤害怕起来。

“莫怕,你二伯父瞧着倒也不像,娘亲仅猜测罢了,所以支个招让那老货去探探底也好。”孙氏不再赘述,转而道:“你已近及笄,他年嫁入权贵人家,后宅未见得安宁,待人处事就需懂权谋,从明儿起你常来我房里,现教于你做壤理,还不算晚。”

提到姻缘嫁娶,女孩儿总是心乱如鹿惴惴的。

绾晴也不例外,脸儿微红,笑嘻嘻点头应承,二人又了会话散去不提。

..........

吃过晚膳,看色还早,舜钰迫着梅逊一道出府,去寻秦兴和他爹秦柱的住处。

府里的车夫辛劳,白日黑夜没个正点,遂专僻处院子供食宿,方便随时待命。

秦柱原也是住在府内,后来酗酒的凶狠,坏了手脚筋,再驾不得马车,被罗管事寻了理由赶了出来,秦仲怜他不幸,每月拨点银钱,这才在外头租了处遮风挡雨的地儿住下。

幸而离秦府不远,穿过金帽儿胡同,再过一座潘家桥,拐入窄窄的菜市巷,因是晚市,地上稀汤汤的湿人鞋,更有摒弃的残茎烂叶东一根,西一片,入眼肮脏狼藉。

卖疏果的商贩大多收摊离去,余下几处卖肉的案子,三五人站成一列操刀。还有卖活鱼的,用柳叶串着红嫩的腮,浸在浅抱桶一汪清水里,鱼腥肉膻混着烂菜叶味儿,直冲人鼻来。

舜钰蹙眉,随着梅逊在幽暗巷内左弯右拐,终至处破败屋子前停下,推开院门,只见里头乌洞洞的,跨进槛儿朝前走十来步,才见一扇窗里,有茕茕昏黄的烛光摇晃不止。

但闻“吱扭”一声门开,“谁在那?”是秦兴壮着胆子厉喝。

“你大爷!”梅逊吼一嗓子完,嗤嗤笑起来,秦兴急忙举高火折子,亮光处见来的是梅逊与舜钰,唬的目瞪口呆,连奔带跑到跟前来,惶惶急问:“爷怎么来了?这里狭又暗的,仔细被绊了摔跤。”

嘴里边,边将火折子俯低照着舜钰脚下,一路迎进来。

屋里也好不到哪里去,没女人收拾,到处脏乱不堪,憋闷的人透不过气来。

舜钰让秦兴把窗扇打开来,一阵凉风钻进又绕出,使整个人精神一擞,她四处张望,寻到半旧不新的方桌前,坐于长条凳上。

桌前还坐着秦心老爹秦柱,不晓得在出什么神,怔怔不搭理人。

他面前摆着磕破一角的空酒盏,旁有一雕花烧窑酒罐,簇新新的,揭了盖,一股子清冽酒香在鼻息处流淌。

无甚下酒肴馔,仅熝青菜炒面筋此类几碟,另还有一海碗白水煮面条子,洒了把红辣椒,已吃了大半。

秦兴在灶间捣腾半会儿,才掷壶来上了茶水,但见碗里黄渗渗地,看着实难入口。

舜钰笑着让他勿用忙活,吃过一肚子茶来的,现不渴。

秦兴心下更过意不去,却也无奈,转头羞惭惭的对他老爹唤:“我在表少爷跟前伺候,你不曾见过他,在秦府里他对儿子最好。”

秦柱听之一动,这才慢慢看向舜钰,双目浑浊且无神,不知怎的,忽儿落下老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