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拾章 假笑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早,二夫人刘氏带着舜钰去见大夫人孙氏,为进族中义塾读书一事。

才进禧容堂,游廊上站着五六个丫头,瞧到她们入了院门,纷纷走动起来,回话的回话,打帘的打帘。

未至屋内,已听得隐约传来笑声,迈进门槛,一股子暖热熏香扑面。

但见临窗大炕中央摆着张紫檀炕桌,上搁海棠浮雕茶壶,一色的精巧盖碗,已泡好茶,滚滚直冒烟气。

另用鲜红漆盘盛了甜香橘饼、枣泥馅雪花糕等茶果。

孙氏三十年纪左右,穿着青色薄袄儿,三蓝花卉蝴蝶黄底裙,一手托白瓷镶金碗,一手拈杏叶黄匙儿舀燕窝吃。

炕沿边立的管事婆子,不晓得了什么有趣的话,她把匙儿丢进碗里,丫头忙上前收走,孙氏便揩锦帕子边拭嘴角,边弯唇笑,发髻中插的那支鎏金宝石软翠簪,随着轻摇微颤。

正见刘氏她俩进来,依旧眉眼含笑的起身迎,舜钰上前见礼,孙氏亲昵地握她手,上下仔细打量,一脸和颜悦色:“钰哥儿长得好模样,听书还读得好,怪不得老太爷停不住嘴得夸呢,我家老爷从不夸饶,昨回来也跟我赞了你几句。”

又看向刘氏:“这年节里我是整日忙得不落脚,还得你带侄儿来见我,二弟妹是个心大的,定不会同我计较吧!”

“怎会,晓得这府里你是最忙的。”话间,刘氏已在炕上坐,丫头端过束腰梅花凳,伺候舜钰坐了,极快地斟来茶。

两人聊了几句闲话,刘氏明来意:“今是为舜钰进义塾读书的事,他肃州府学的举荐信还未到,即便到了,还得等翰林院定期复考,才得入国子监进学,这一段时日也无处可去,倒不如去义塾跟着先生念书,总是好的。”

孙氏笑而不应,看着舜钰会儿,慢慢问她年纪,又问身边可有伺候的人,住在府里哪个院落。

刘氏代她回话:“我妹妹家里不宽裕,随钰儿来的厮名唤梅逊,做些应答跑腿的活,我拨了肖嬷嬷近身管她食沐起居,和砚昭住一个院子。”

孙氏吃了口茶,指着立窗边的丫头们:“钰儿身边光一个嬷嬷,想必照料的不仔细。我这些个丫头极不错,你帮着挑二三个满意的。”

转脸招呼舜钰:“钰哥儿你也瞧瞧,雪樱和采嫣做事仔细利落,性子也温顺,很是会伺候人。”

雪樱和采嫣上前来给刘氏和舜钰见礼。

刘氏看她两个神情流光溢彩,举手投足暗藏风流,抿着唇强按不喜:“钰儿年纪,来京是要勤读书考功名的,这两丫头未必太好看了些,只怕他年纪禁不住诱,反把学业荒废了。况且砚昭的丫头厮齐全,也会兼给他使唤着用,这个倒不用大嫂多费心。”

孙氏扑哧一笑,命两丫头退下,才道:“弟妹可把钰哥儿看管的十分紧,我们府里这些少爷们,谁没个什么事呢,我听闻砚昭同房里一个唤柳梅的丫头,好了些年,总也得给抬个名份不是?这般遮遮掩掩,倒惹得旁的少爷惦记,反生出些乌七八糟的事来,大家颜面都不好看呢。”

刘氏脸一阵红一阵白,昨肖嬷嬷连夜里来寻她,她才晓得.......。

遂勉力笑道:“哪有的事!砚昭是个订过亲的,素日最沉稳,什么孰轻孰重,他最会拿捏,大嫂莫要道听途了。”

府里皆知,秦砚昭是和大理寺左少卿周靖山的嫡女周泫清于前年订亲,那可是个四品大员,且家风甚严,可容不得出什么乱子。

孙氏不以为然,溜看舜钰一身青布直裰,暗撇了下嘴儿:“老太爷崇尚怀古,爱穿青布裳子,你莫因他喜好而奉承迎合,如今京城里年轻辈可不兴这个。”

又朝身边个高挑丫头交待:“屋里昨新到一匹绢,我记得是月白色,银丝团花纹图样,再去库楼里寻些湖蓝或秋香色的缎子料,一并裁几身衣裳给钰哥儿。”

舜钰知孙氏秉性,惯爱话夹枪带棒的,看人难堪了,再丢个甜枣来,索性也装糊涂,一应淡笑谢过。

孙氏让人拿了个压岁荷包递她手上,笑道:“起族中义塾,是秦家同宗子弟读书处,外姓亲戚倒不收的。好在你大伯父每年朝里捐了不少银两,还是能得上几句话,去知会声应无大碍。如今过了元宵,只怕先生就要开课,到时你同砚宏砚春择个好日子,我派了马车送你们过去。”

舜钰再谢过,刘氏松口气,神色也舒展些,孙氏慢慢吃茶,凝了会神,突然:“今砚宏也来求我,让你同他一起去义塾上学,倒不晓得你们这么好了?你们兄弟和睦是好的,可砚宏砚春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疯起来没个正经,钰哥儿总是心些,莫被他们带坏去。”

舜钰也颌首应下,恰有丫头进来禀话:“六姑娘翦云来了。”

孙氏一笑,刘氏一怔。

翦云走了进来,呆了呆,不曾想母亲和表哥也在,脸上泛起红晕,有些羞涩的轮个问安。

刘氏面上不痛快,板板地问:“你不在房里针黹,大清早的就来叨扰大伯母做甚?”

翦云还未答话,孙氏已笑着拉她坐自个身边:“你莫怪她,宫里的大姑娘遣人送了一盒花来,我让云儿来挑几枝戴。”

“你这房里女孩儿多,只怕都不够分的,还想着云儿作甚。”

话间,雪樱已拿来个锦面盒子递给孙氏。

孙氏边揭盖边道:“昨我瞧着有三枝通草堆花,水红色的,旁人带都不像样,云儿发乌油油的,就属她带最好看。”

着拣起一枝,替翦云簪于鬓上,又指给刘氏看。

刘氏心里愈发添堵,声不错,道房中还有事儿,下了炕要走,舜钰也起身,同孙氏作揖告辞。

才要出门,刘氏回头看向翦云,见她还坐在炕沿不走,忍不住问:“你不同我一道回房么?”

孙氏亲热的挽住翦云,代为答话:“云儿昨绣的花样很好看,我要同她讨教呢!可不能放她走。”

刘氏只看着翦云,瞧她低垂头,确无走的意思,不再强求,脸上起了一抹失望。

出禧荣堂,刘氏同舜钰比肩走,数步后低问:“你觉得大夫人怎样?”

“看上去为人很是和气......!”舜钰斟酌着词句。

刘氏冷哼一声:“你年纪,哪里懂得人心险恶。愈是表面善于笼络人心的,愈是难缠的很。”

她想想有些不放心:“不过她有句话倒是对的,砚宏砚春是无事也要整出三分事来的,你切勿同他们亲近。”

舜钰笑着应允,刘氏又提点几句,这才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