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2180章 孩子的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听到杨若晴这话,周旺和环受宠若惊。

而骆铁匠,则是一脸的错愕,接着,那目光里,涌出的满满都是震惊和感动,感动之余的欣慰。

这边,周旺回过神来,忙地站起身来,摆着手道:“不可不可,这份大礼太重了,我们承受不起啊……”

环也是赶紧点头:“周旺的对,事情是我们挑出来的,你们不嫌弃我们,还依旧愿意跟我们做亲戚,来往。”

“我们怎么能要你们这样破费,实在使不得……”

杨若晴抬手,制止了这两口的话。

“周旺表哥,你要是还如从前跟姑姑还有周霞表妹那样同流合污,那么,今即使你爬到我们面前来求,我们半个子儿也不会施舍给你的。”

杨若晴开门见山的道。

“但是你没有,你和环两个,表现出了骨气和明事理。”

“这一点,让我们老骆家人颇为欣赏。所以,我们愿意再相信你一把,拉扯你们一把。”

“去酒楼办几桌酒席的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们能帮你们的,也就这么多了。”

“接下来的路,得靠你们自己去走,加油!”杨若晴到这儿,还抬起手,朝他们做了一个俏皮的动作。

周旺和环对视了一眼,两口都笑了。

环更是一脸的感激,对杨若晴道:“多谢表弟妹……”

杨若晴勾唇。

自己十七岁,过了年,就十八了。

而环,才十四五岁的样子,比自己要呢。

不过,这辈分摆在这儿,谁让棠伢子是周旺的表弟呢,所以,哈哈,自己只能是表弟妹了……

完了事情,周旺和环起身要告辞。

骆铁匠站起身,虎下脸来。

“啥傻话呢?大老远过来大舅家,咋能饭都不吃就回去?没有这样的理儿!”他道。

然后,他扭头吩咐边上的王翠莲:“赶紧的,快给孩子们烧饭去啊!”

王翠莲也已站起了身,闻言,赶紧道:“好好好,我这正准备去呢,”

然后,她转身招呼周旺和环:“咋都得吃过饭再走,我不烧多菜,就搞几个下饭的菜,你们坐下来等一等。”

周旺和环对视了一眼,周旺道:“既然大舅大舅妈都了,那咱就吃了再回去吧?”

环还没有吭声,王翠莲接着道:“环啊,你这怀了身子的人,最不能挨饿了,对孩子不好。”

“你赶紧坐下,大舅妈这就去烧饭。”

环腼腆一笑,道:“那好吧,我去帮大舅妈你塞柴火。”

王翠莲赶紧摆手:“不成不成,你这身子骨虚弱,你还是多歇息。再了,那些活计大舅妈一个人成的……”

“哈哈哈,表嫂啊,你是客人,你就坐在喝茶吧,我去帮我大妈烧饭。”

这话的,是杨若晴。

王翠莲道:“嗯,有晴儿帮我打下手,那烧饭就更快了。”

灶房里。

王翠莲和杨若晴在那准备食材。

“周旺他们还真是有心了,成了肉,买了鱼呢。”王翠莲把箩筐里的东西拿出来,对杨若晴这道。

杨若晴点头,“一个男人想不到这般周全,必定是环的意思。”

王翠莲点头,“嗯,我也这么想来着。”

“哎呀,这环跟你大娥姑姑当家,简直就不一样啊,从前你姑姑过来回娘家,啧啧,那礼品,不是我挑,”

“咱们老骆家如今这家境,也不缺那几斤肉。”

“只是,她称的那肉,恐怕狗都不吃,这用没用心思,就看出来了呢。”她道。

杨若晴对此,表示赞同的再次点头。

“晴儿,咱晌午做几样啥菜来招呼他们呢?”王翠莲转而又问。

杨若晴想了下,道:“就地取材吧,简单一点,他们待会吃过饭还要回去。”

“嗯,这肉,红烧吧,实实在在。”

“这条胖头鱼呢,鱼头就做剁椒鱼头,给大伯和周旺哥他们下酒。”

“鱼肉跟酸菜一块儿,能煮一大盆酸菜鱼。”

“等下再去弄点白菜和土豆啥的,炒两碗,鸡蛋煮一缸。”

“对了,待会我让棠伢子去一趟我娘家,拿几块豆腐过来,再做一碗黄焖豆腐。”

“大妈你看,这六菜一汤,差不多不?”杨若晴问。

王翠莲道:“够了够了,有荤有素,还都实在,等会让棠伢子去拿豆腐的时候,顺便让他去跟你婆婆那里打一声招呼。”

“晌午带着俩孩子过来这边吃饭,啊!”

“嗯,好的!”

杨若晴欣然点头,然后卷起了袖子,系上了围裙,开始忙活起来……

在杨若晴和王翠莲的齐心协力下,一顿丰盛的晌午饭很快就烧好了。

当饭菜端上了桌,周旺和环看到这饭菜,两口子眼睛都亮了。

住了好两三的窝棚,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这会子这一顿,真的是……给个神仙来当,也不换啊!

至于两个家伙,那也更别提了。

黄焖豆腐,是他们两个的最爱。

杨若晴在每一顿吃饭的时候,先都是给他们两个吃蔬菜,蔬菜吃得差不多了,才给吃豆制品,然后才是肉类。

两个家伙,也都知道在这方面拗不过杨若晴,所以吃饭的时候很配合。

看着这两孩子吃得这么欢,环的眼底都是羡慕。

这让她想到了自己滑掉的第一个孩子。

那,孩子滑落下来的时候,她不心看到了那一团东西。

虽然还没有太明显的形状,但她知道那一团血肉的最上面,那个的,如同蚕豆粒儿大的圆圆的东西,是孩子的头。

如果自己的孩子没有滑掉,那么现在,都快七个月了。

都成型了,都能在肚子里踢打她了。

想到这儿,环吃在口中的美食,突然就失去了滋味。

握着筷子的手指,却更加用力了。

周霞,都是你这个坏女人,才让我孩子没命的。

你欠我一条命,我也不会饶了你!

“对了,有一件事,周旺你还忘了跟大舅他们吧?”环突然放下了筷子,对身旁的周旺道。

周旺怔了下,一头的雾水,道:“啥事啊?”

环道:“就是关于你妹妹周霞肚子里那孩子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