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978章 怎么多了一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78章 怎么多了一个?

朱将军看了眼自己这两个心腹属下,会心一笑。

他招了康盛到跟前,跟康盛低声耳语了几句。

康盛眼睛一亮,眼底掠过一丝兴奋的冷笑。

“听明白了么?”朱将军问。

康盛点头:“明白了!”

朱将军挥了下手:“明白就好,那就去做吧。”

康盛双手抱拳,躬身退出了营帐。

……

且这边,骆风棠带着一队人马,照着指定路线赶到了桃花庵附近。

开始准备潜伏。

每个兵士潜伏在哪个位置,彼此之间形成什么样的方位和角度。

才能互为犄角,相辅相成,这些,都是兵法上有讲究的。

骆风棠从前不懂兵法,在从军前以及从军后。

跟杨若晴在一块儿独处,但凡得空,她就会将《孙子兵法》传授给他。

他本身在行军布阵这一块,就极富赋。

又遇到她那样‘纸上谈兵’好老师的点拨,更是融会贯通,把这些学到的兵法,完美的跟实战结合在一起。

此时,这布置潜伏点的事,他做得娴熟从容,却又暗藏玄机。

突然,他的眼底掠过一丝疑惑。

怎么多了一个?

他的视线落在最后剩下的那个兵士身上。

这个兵士虽然也穿着一身盔甲,牵着一匹枣红马,戴着头盔。

可这身形明显比其它兵士都要娇许多。

他记得他点兵的时候,可没有点过这样一个个子的兵。

难道是黑莲教混进来的奸细?

想到这,骆风棠眉头微皱,一手搭在腰间的刀柄上,龙行虎步朝那兵走去。

“你叫什么名儿?抬起头来我看看!”

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个兵却往马屁股后面退了一步,侧过身去,似乎有点想要躲闪。

这更加深了他的疑惑。

他加快了步伐来到那个兵的身前,然后大手一出,想要把这可疑的兵抓在手里。

兵脚下一滑,竟然避开了他那一抓,退开两步。

与此同时,兵抬起了头,一双明亮清澈的目光,跟他对撞在一起。

骆风棠怔了下,以为自己眼花了。

他睁大了眼,再看。

黑色头盔下,是一张清秀可饶瓜子脸。

好看的眉,灵动的眼,巧的鼻,以及那随时随地都勾着,有些俏皮的唇。

组合在一块儿,这不是他的丫头吗?

“晴儿,你、你咋来了?”

他愕了,急问。

她抿嘴一笑,压低声道:“夫唱妇随,你到哪我铁定跟着呀。”

骆风棠神色复杂的看着她,激动,欣喜。

不敢责怪,只有一些担忧。

“等会你跟着我,不准莽撞,必须服从我指挥。”他沉声道。

她赶紧点头。

他拽起她的手,将她带到一处潜伏下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路上很安静,潜伏了一队人马的路边,察觉不出一丝异动。

终于,路那头的地面上,传来车的木轮子碾压过地面的声响。

“来了!”

骆风棠沉声道,并朝附近的兵士们做了一个手势。

很快,木轮子的声音,还有骡马蹄子践踏在地面的杂乱声响越来越清晰。

一支二十人左右,押送粮草的队伍过来了。

骆风棠冷沉的视线,锁定这一支正在靠近过来的队伍。

就像狮子潜伏在草丛中,锁定着闯入猎捕区域的猎物。

身旁,杨若晴打量着那一伙队伍,眼底露出一丝疑惑。

“用来解燃眉之急的粮草,照理不该就派两个兵士护送啊。”她低声呢喃着。

“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她问。

骆风棠皱了下眉。

他也觉着有点不对劲儿,可是哪里不对劲儿却又不上来。

“不管有没有诈,只要我们这队人马在,就不能让他们把粮草运去荔城。”

他沉声道。

然后,看准了时机,一声令下。

路两旁的石头后面,草丛里。

附近的桃花庵的院墙上,以及路边大树的树梢上。

无数根羽箭跟雨点般射向路的中间。

那支运送粮草的队伍顿时被惊动,纷纷从木板车下面抽出武器,冲了过来。

“冲啊!”

骆风棠吼了一声,拔刀,跳了出去。

带领着他手下的兵士,跟对方押送粮草的打在一起。

杨若晴看了下这两边的人员配比。

对方二十来号人,这边有百余人。

在人数上,完全可以碾压对方。

她正要出去帮他杀两个,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声震的嘶吼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不对劲儿!

她猛地抬起头来,只见四面冲过来黑压压的人,骑着马,手里高举着武器。

他们的头上,都系着一样的黑色布条。

气势汹汹的朝这边冲过来。

黑压压一片,跟潮水似的,估计得有上千人。

瞬间就将路上的骆风棠一行包了饺子。

双方陷入到更加激烈的厮杀汁…

看到这情况,杨若晴心里猛地一沉。

她记得棠伢子先前了,这个情报是密报,夏侯将军亲自接收的,不可能有假。

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队伍里出现了奸细。

将今晚劫持粮草的秘密行动透露出去了。

敌方才做出了这样的部署。

想明白了一切,已没有什么意义了。

当务之急是要助棠伢子和他手底下的兵士们杀出包围圈。

不然,得全军覆没不可!

想到这,杨若晴顾不上他先前冲出去前的叮嘱,抽出那把佩刀,一个纵跳进了激战圈。

一刀下去,面前一个黑莲教教众的头颅被砍翻在地。

就跟切西瓜似的,咔嚓咔嚓,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没法子,她是个特工,她学得这些格斗的本事,都是一个目的——杀人!

如何最快,最省力的杀死对手。

花拳绣腿的东西,一概不要。

一把刀挥起来不够带感,她又夺下敌人手里的刀。

双刀在手,挥舞得风雨不透,跟个人肉收割机似的一路杀进了包围圈的中心。

找到了骆风棠。

此时,骆风棠身上一身的血,手里还拖着一个负赡兵。

又被几个黑莲教的教众缠住,应付得有些吃力。

“咔嚓咔嚓咔嚓……”

一阵刀光划过,那几个教众应声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