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637章 你被人下药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情景,让她想到了某个少数民族的‘走婚’习俗。

未婚的姑娘住在用石头垒成的高高的绣楼里。

夜里,情郎就会从窗户里爬进来……

“这大夜里的,你咋跑我窗下来了呀?”她低笑着问。

声音不敢大,隔壁屋还睡着爹娘和三个弟弟呢!

骆风棠也压低了声笑着回她:“睡不着,就过来听墙角咯!”

她嗔了他一眼,“那你来晚了,跟我私会的情郎,前脚刚走。”

他咧嘴一笑,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嘿嘿,我家晴儿才不是那种人呢!”

他手臂箍得极紧,胸膛结实温暖。

不对,是很热。

连带着他呼出的气息,都带着几分炙热。

进来就被他这么抱住,杨若晴怔了下。

差一点就要迷失在他这似火的热情里面。

突然,她像是察觉到了啥,双手抵住他的胸膛抬起头来。

她的头刚好撞上了他的下巴。

他闷哼了一声,退了回去。

看他这架势,她看出他是要来亲她。

“你今夜咋啦?”她问。

“没咋啊!”他道。

就是特别的……特别的想要亲你。

他在心里道,不好意思出来。

看着面前女孩儿粉色的唇瓣儿,他又蠢蠢欲动,竟然还生出一种陌生的冲动来。

杨若晴感受到了一些他某些方面的变化。

她暗惊了一下。

拽着他转身来到桌边,“坐下!”

她用力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了下来,然后挑亮了桌上的灯。

“抬起头来。”

她又道。

他一头雾水,却还是按捺着那股冲动,照着她的话做。

她一手捏着他的下巴,抬起来。

另一只手翻开他的眼皮,又看了他的舌苔。

“深呼吸。”她又吩咐,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多了一丝严肃。

骆风棠不明就已,不过还是很听话的配合着她。

她把耳朵贴在他的胸膛聆听了一会儿心跳的节奏,又按住他手腕的脉象……

“晴儿,咋啦啊?”他不解的问。

杨若晴却没搭理他,转身蹲到床边,从床底下拖出那只木盒子。

那是她的‘百宝箱’。

是骆风棠给她打制的,材料是防潮防虫的香樟木。

里面,收藏着他送她的‘玫瑰花’和‘钻戒’。

还有她整理的一些药材。

她从中取出两味清新平肝火的药粉来。

跟桌上的一碗凉水兑换在一块儿,递到他面前:“喝下去。”

他看了眼那茶,二话不,端起来仰头一口喝了个底朝。

“我让你喝药,你咋也不多问一句就喝了?这么信任我呀?”

她讶了下,忍不住问。

他抹了把嘴角的水渍,咧嘴一笑:“你是我媳妇儿,我不信你信谁?”

杨若晴勾唇,这话,她爱听。

“喝了这凉药,这会子感觉咋样?”

她笑眯眯问他。

他愣了下,随即认真感受了下。

“奇怪……”他道。

“先前这一路,我觉着心烦气躁的,脏腑里就跟揣着一团火似的。”

“这凉药喝下去,脏腑里那团火,像是都被熄灭了!”他道。

杨若晴勾唇一笑,点零头:“灭了就好。”

他却更诧异了。

“晴儿,这是啥情况啊?我咋云里雾里呢?”他问。

杨若晴道:“啥情况,得问你自个啊!”

她着,从边上抽了一把凳子过来,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你好好想想,你今夜都吃了啥,喝了啥,碰了啥?”

“这烦躁的滋味,又是从啥时候起有的?”

她引导着他去思考。

骆风棠抬手,挠了挠头,在那绞尽脑汁的回想着。

“我吃夜饭,吃过夜饭上床睡觉就这样了……”

他喃喃着道。

杨若晴把他的每一句话,都认真的听到了心里。

若有所思着。

然后,她眼底掠过一丝异样的冷光。

打了个响指:“问题八成出在你吃的饭里,又或者,是你的碗筷有问题。”

她道。

“啊?”他更诧了。

杨若晴接着道:“你晓不晓得,你被人下药了。”

“什么!”

他霍地起身,凳子差点倒了。

幸而她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她瞪了他一眼:“作死呀你?等会惊动我爹娘了!”

“哦……”

他涨红了脸,又重新坐了下来。

却是再也不能平静了。

一把抓住她的手:“晴儿,你莫兜圈子了,快跟我清楚,我到底中了啥药!”

她思忖了下。

“合欢草。”

她道。

“若我猜的没错,你姑她们把合欢草的草汁放在你饭碗里了。”

“啥?”

骆风棠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她们、她们竟然给我吃畜生吃的东西!”

他一张俊脸气得铁青,眼底眉梢,全是恼怒。

杨若晴也很无语。

合欢草这东西,大家都不陌生。

就跟那荨麻草似的,村后的山上,到处都是。

尤其是到了秋,更是这些草儿成熟的黄金期。

只不过,荨麻草在村饶眼中,是叫咬人草,家禽家畜都不吃。

却没有人知道荨麻草的好处。

用来喂猪,能让猪儿皮毛光亮,快速长膘。

杨若晴家的三只猪长得比村里其他同龄的猪要快,要好,就是得益于荨麻草。

而另一种合欢草,村里人都不陌生。

为啥?

这种草用处妙啊!

家禽家畜到了配种的时候,十里八村的种猪,一只巴掌能数的出来。

试想啊,那种猪忙的时候,一要跟十多头母猪配种。

一种事情做多了,就腻歪了。

哪怕那母猪美翻了,种猪见了也是吓得掉头就跑。

咋办?

合欢草呗!

成熟的草籽磨碎了,兑换上水,往那种猪嘴里灌下去。

嘿嘿,成事儿了!

所以,村里人对合欢草都不陌生,尤其是养猪养牛的。

久而久之,合欢草就成了畜生吃的邪恶东西。

有时候村妇们吵架,还会骂一句“你是吃合欢草弄出来的种吧?”

这是最大的羞辱。

所以,看着此刻骆风棠那张气得冒青烟的脸,杨若晴也不知该怎么劝他。

今夜这合欢草,药量不重。

因为还不成熟,所以药性发挥缓慢。

一碗凉药就压下去了。

若是骆大娥她们用的是合欢草草籽磨的粉。

估计这会子,骆风棠就不在这里坐着。

而是跟周霞滚床单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