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大齐悍卒 > 第776章 观感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陈华笑道:“有了你李公公的支持,我就是如鱼得水了。”

李宝平讪笑道:“将军可千万不要折煞了杂家,杂家就是个奴婢而已,将军能够跟杂家商量便是看得起杂家,杂家十分感激了。不过将军,杂家倒是有些担心那个叫杜云生的,到时候会找咱们的麻烦呐!”

“有他老爹镇着,这杜云生就是再多两个胆子,恐怕也不敢乱来。放心,在我们和杜仲静彻底撕破脸皮之间,他儿子杜云生不敢有任何异动的。”陈华胸有成竹的道。

不觉之中,一行人已经回到了四国馆,两个受伤的兄弟已经醒过来,但是都不是很好受。陈华弄出来的假死药效果很好,就是用完之后会感觉十分难受,二人把胆汁都快吐出来了,那种让人作呕的感觉依然没有消失。

稍稍安慰了两人几句,陈华就去休息去了。

而另外一边,却有几个人辗转难眠。

北凉新任的凉王杜仲静、北凉兵部尚书、北凉吏部尚书、北凉二王子。

这四个人,算得上北凉权力的核心了。基本上北凉内部的事情,几乎都是他们几个在处理。年迈体衰的户部齐尚书从来就没有进入过杜仲静的圈子,而这几个人,都是杜仲静心腹中的心腹。

“这次齐国来使,你们怎么看?”杜仲静面上看不出悲喜,一边小酌着北地才有的红薯酒,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冲自己几个心腹问道。

身上的伤还没好,杜云生看上去显得有些萎靡不振。要搁在往常,杜云生绝对是第一个站出来发表自己的意见的。可能今天是被老爹当着外人的面打了一顿,杜云生这次出奇的没有当这个出头鸟。

兵部尚书瞿町田眼观鼻鼻观心,似乎也没有率先开口的意思,倒是户部尚书朱宏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

杜仲静沉声道:“怎么?没事的时候你们都说朕这个北凉皇帝能够得到齐国的认可。现在齐国人来了,你们怎么反而没有任何意见了?”

三人中有两人浑身一震,早就想要开口的朱宏缓缓道:“陛下,臣以为,这次齐国来使,应该跟前些日子那个齐国二皇子派来的何富元不无关系。现在齐国内部已经不稳定了,朔方那个叫陈服章的将军在北狄大草原上把大月氏近百万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现在驻扎在朔方城的三十多万边军已经形成了割据的态势。

而且大齐京中正在内斗,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根本无暇顾及我北凉。可如果我们答应了那位二皇子的要求,插手齐国的内政,以大齐那位皇帝陛下的脾气,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臣以为此番最好是顺应那些齐国来使的意思,不要跟他们起冲突,尽量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办事,兴许这些齐人能够满意咱们的态度。”

兵部尚书瞿町田瞬间就恼了:“朱尚书,你这么说未免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吧!我北凉也有数十万大军可以抗衡,为何一定要顺着这些齐人来?

你们也看到了,那些齐人那态度十分倨傲,一个阉人而已,便能对陛下颐指气使。这口气你咽得下去,我可咽不下去。”

“不管你咽不咽得下去,这口气咱们都得咽下去。且不说之前那些人反对陛下当北凉皇帝,这些人贼心不死。光是齐国在朔方城放着的几十万大军,你当那个是摆设?

当年齐国之所以不愿意对北凉用兵,是因为他们想要利用北凉抗衡北狄人的入侵。可是现在北狄人已经元气大伤了,而齐人却并没有伤什么元气。只要李神通想,他随时都可以挥军西北。

你说我北凉有几十万大军,可我倒是想问问你,北凉四镇已经丢了一镇之地,剩下的三镇,真的有那个能力抗衡齐国的铁骑么?”朱宏并未动怒,他只是就事论事。

要说时势,他算是北凉这些大臣里面看得比较清楚的。就算是北凉全盛时期,也无法跟齐国抗衡,就更不要说现在了。

当年的齐国还是中原四国实力排在第二的,可是却接二连三灭了西秦和南楚,北凉只是在夹缝中求生而已。

他肯说出这些话,是因为他是杜仲静的心腹。即便跟同是心腹的瞿町田不和,他也不会为了一点点私怨而不顾大局。

瞿町田张嘴还想继续反驳,杜仲静抬手制止了他的话头:“都不要再说了,云生,你怎么看?”

杜云生一肚子火气没有地方发,正好自己老爹问自己的看法,瞬间就爆发了:“儿臣赞成瞿尚书的意见,北凉不是没人,没理由就这么被人家给看轻了。如果那些齐人还敢放肆,儿臣建议先杀了这些人,再跟齐国宣战。”

杜仲静眼眸中散发出来的光芒愈发冷淡,其中还夹杂着一抹失望在其中。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也巴不得打败齐国成为中原之主,所以他才铤而走险把自己那个风评不错的哥哥从北凉皇位上赶下来。

可现在看来,就算是自己打下了这个江山,只怕将来也没有人能够守得住江山。自己的几个儿子里面最聪明的就是二儿子杜云生,奈何这小子心思太过狭隘。

反倒是那个被软禁的侄子颇有贤才,不少大臣对他风评都不错。

一想到这里,杜仲静不由感到一阵头大。

“哼,你们只知道要打,那好,朕问问你们,我大凉现在能够用到的兵力有多少?国库里面还有多少存银?跟齐国作战,我大凉的悍卒能不能以一当十?”杜仲静沉声道。

他的话已经明确了自己的态度,他不赞成跟齐人撕破脸皮。

接下来就不再是商量,而是杜仲静单方面训斥儿子:“你将来是要继承北凉大统的人,如果你继续下去,朕不得不考虑换一个人继承北凉的基业。杀掉一个百来人的齐人使者团队,换来齐人数十万大军围城,如果你脑子就这么点容量,朕没什么好说的。

你觉得齐人是傻子么?他们既然敢派人来,必定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特别是齐人的二皇子派人来北凉的事,估摸着也没瞒住李神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