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玄天龙尊 > 第2277章 能量探秘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盘古世界,一则消息轰动各方势力。

佛门无比高调地向世人宣布,不久前轰动整个盘古世界的地祥瑞异相,乃是因为佛门俗家弟子杜龙突破时空大道,成就佛尊之躯所造成的。

为此,佛门释迦牟尼佛祖还亲自赐予杜龙佛尊法号——玄龙尊!

玄龙尊之名,自此成为盘古世界各方尽皆为之震撼的存在,一时间各方势力都在议论此事,杜龙这个东方战神之名再次让各方为之瞩目。

从仙凡世界飞升至今不足两个纪元年的时间,就从区区一个凡人之躯成就佛尊境界的大能强者,这绝对是整个盘古世界开劈地以来的第一人!

玄龙尊、东方战神之名至此已经算是实至名归,再也没有人会去质疑杜龙这个东方战神的名号,他已然成长为足以媲美西方战争女神雅典娜的传奇人物!

须弥山,大雷音寺佛门圣地无比高调地宣扬此事,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警告西方光暗两族,杜龙已经是东方佛尊境大能强者,再也不是任何一方势力可以随意对付的人物。

一场盛大的庆典在须弥山大雷音寺展开,盘古世界各方势力纷纷来贺,就连西方光暗两族也派来了使者。

然而,人们见到的杜龙却依然停留在帝阶境界,随后很快便释然了,所有人都知道突破达到佛尊境界的应该是进入血海九黎部落遗址的那个分身。

为此,光暗两族的使者心情极其复杂,他们非常清楚杜龙应该是踩着光暗两族众多王境强者的肩膀,一路突破达到了佛尊境界的实力。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西方光暗两族接连不断地有王境强者陨落,就连王境后期境界的强者也都陨落了好几个。

而这些人却都是陨落在了血海之中,反观东方佛道两门非但没有任何一个神尊境强者陨落,反倒还成长出像杜龙这样的时空大道佛尊,着实让西方光暗两族为之恼恨无比。

‘撒旦大魔王!’幽冥地狱界,一座被黑暗常笼罩的巨大宫殿内,猛然响起一声轻喝:‘你对东方佛门的玄龙尊有何看法?!难道要任由他成长为可以威胁到光暗两族的可怕存在?!’

‘阿雷伯特!’阴暗的大殿中,一个声音犹如从九幽深处悠然响起一般:‘连王境后期境界都接连陨落了数人,你难道还不死心吗?!’

‘哼!’光明圣王阿雷伯特冷哼道:‘那些废物都是最普通的王境后期罢了,死就死了吧!只是这个玄龙尊那可是以时空入道的妖孽人物,本座还听他在五行大道方面的修为境界也极高,外加斗战大道、玄决功法等等,一旦被他成长起来,绝对会威胁到你我二人了!’

‘你难道想要出动至强级别的王境强者去对付他?!’撒旦大魔王的声音再次响起道:‘那可不是普通王境强者,损失任何一个人都将会对光暗两族造成极其巨大的影响!’

‘哼!只要不是你我二人陨落就行了,至于其它至强王境若是自己实力不济,那也怪不得别人了!’阿雷伯特声音冰冷地回应道。

静!

阴暗的大殿内部陷入短暂的沉寂之中,暗黑大魔王撒旦显然是在考虑思量着什么,光明圣王阿雷伯特并不急着开口催促,而是很有耐心地在那里等待着。

‘唉!’撒旦大魔王的声音终于又响了起来,便听他长叹一声道:‘对方仍在九黎部落遗址内部,另两具分身也还没有与之汇合,这倒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既然如此,自然没有错过这个好机会的任何理由了!’

‘哈哈!’阿雷伯特大笑两声道:‘那就这样定了,只要灭了对方那个突破达到佛尊境界的分身,那此子将来的成就必定非常有限,再也无法威胁到你我二人了!’

西方光暗两族的最高掌舵人很快就达成了共识,这二人都不是什么善茬,都非常清楚继续任由杜龙成长下去的后果会很严重。

既然现在还有遏制其成长的机会,自然也就不会放弃如此难得的机会,过了这个村恐怕就要没了这个店了啊!

须弥山,传送阵台之上。

杜龙在许多人灼热的目光注视下,直接传送返回大唐国都城去了,至于杜氏一族的家眷们则是藏身在他随身携带的洞世界里面。

就在他离开没有多久,一个看似并不起眼的僧人来到传送阵台,直接掏出一枚金色停牌道:“阿弥陀佛!贫僧奉罗汉堂之命,到西海龙宫一趟,请速速为贫僧开启传送阵!”

传送阵台上,立马有负责传送的僧人上前查验令牌,确认无误以后这才开始动手调教传送阵,直接将这位看似并不起眼的僧人传送走了。

西海龙宫,这名僧人走出传送阵台,已经有一名龙族子弟恭候在阵台之下,直接向传送阵台的虾兵蟹将们打完招呼以后,立马领着这名僧人离开传送阵台,然后直奔西海龙宫大门外电射而去。

直到将这名僧人送出大门外,二人互相客套了两句后就分道扬镖了,那个僧人直接闪身消失在茫茫大海深处。

嗖、嗖、嗖。。。

一次次瞬移,这名僧人绕了很大一个圈以后,终于出现在血海边缘区域!

打量着眼前这片茫茫血海,这个僧人又四下扫视了一圈以后,在没有看到有任何可疑身影后,这才毫不犹豫地闪身进入了血雾笼罩的海域。

血海内部,僧人轻车熟路地朝着远方飞掠而去,随着一些时空裂隙的出现,他不敢再通过瞬移赶路,只能凭借着自已的身法速度朝血海深处电闪而逝。

‘好浓郁的血色杀戮气息啊!果然如外界传言那般,极远古时期的那场灭世大战,给这片海域带来了无边的灾难,导致时空不稳,无边杀戮气息郁结不散!’僧人边赶路,边好奇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也不忘向随身携带的时空岛暗中传音道。

第九时空岛内,夏青莲与杜莲儿母女二人盘坐在地上,也是满脸好奇地注视着凭空显现出来的外界画面。

这名僧人赫然便是杜龙的分身变幻而成,他显然是不想被外人探查自己的出行路线,这才改头换面地来到血海之郑

‘夫君所言甚是,我们幸好生活在盘古世界相对和平的年代,倒也不用经历当年那种毁灭地的旷世之战!’夏青莲也是感慨万千。

‘非也!’杜龙苦笑摇头,显然并不太认同夏青莲的这个法道:‘青莲!在你看来我们也许并未曾经历过当初的那场灭世大战,然则,谁又能确定我们这些人是不是当年那场灭世大战陨落的生灵,在经过轮回转世以后的下一世呢?!’

二女纷纷瞪大眼睛,她们显然没办法反驳杜龙的这个法,只是轮回转世之比较玄妙,就算夏青莲曾经在幽冥界弱水宫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却也对轮回转世不甚了解。

‘爹爹、娘亲!’杜莲儿的声音突然响起道:‘莲儿不知道自己的前世是什么生灵,只知道这一世能够成为你们的女儿,那是莲儿不知道修了几辈子的幸运!’

‘呵呵!’

杜龙与夏青莲纷纷为之笑出声来,夏青莲更是轻搂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道:‘娘亲与你爹爹能够有莲儿这么乖巧懂事的好女儿,那才是我们不知道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呢!’

因为杜莲儿的一句话,让这一家三口变得其乐融融,特别是杜龙与夏青莲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这对夫妻二人常年聚少离多,实际上总会感觉亏欠了杜莲儿太多太多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次二人决定要进入九黎部落闯荡的时候,杜莲儿提出她也要跟着一起去的时候,杜龙并没有犹豫太久就答应下来了。

‘夫君!我们是直接赶往九黎部落遗址所在地吗?!’一家人聊得差不多以后,夏青莲这才重新进入正题。

‘不!’杜龙摆摆手道:‘九黎部落陆沉以后,它实际上就像是一座秘境一样,我们早几年进去和晚几年进去的差别并不大,我此番之所以决定要进血海,除了要赶过去与这里的分身汇合共享突破达到时空大道大成圆满的记忆以外,我还想要去那些拥有原始能量火山的海岛去看一看!’

‘原始能量火山!’夏青莲早就听杜龙提起过此事,故而倒也能够理解他的决定:‘也罢!青莲也想去看一看所谓的原始能量火山有何奇妙之处!’

之前她曾见过杜龙取出压缩后的原始能量,只是这种能量被压缩提取出来以后,跟实物又有着一定的差别,而这也是杜龙想要去实地继续研究一番的主要原因。

时间一流逝着,半年时间转眼便从指间流逝。

‘咦!前方终于有一座海岛没有被血色杀戮气息所笼罩,想必岛上应该有原始能量火山吧!’这一日,杜龙突然指着前方的一座海岛兴奋地传音道:‘走!咱们过去看一看,希望这里是分身传信所的那座清溏岛吧!’

杜龙的三个分身可以进行跨越任何时空的简单联系,自然可以分享一些重要的情报,只是当初在兽尊森林内的分身突破佛尊境界时,没有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女娲秘境那道分身的缘故,这才导致了他并不知晓自己的一个分身已经由时空入道。

咻!

话音刚刚落下,他便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到那座海岛上空,直接惊动了海岛上负责警戒的原始人类,阵阵急促的警报声随之响彻海岛上空。

大量身披兽甲的原始人类腾空而起,整个原始部落寨墙之上很快就聚满了原始人类,其中一名壮汉在众多族饶簇拥下排众而出。

“前方来者何人?!我们这里并不欢迎外人,你要是想去九黎圣地遗址还请绕岛而过,否则将被视为入侵者来对待!”那名大汉板着脸极其严肃地发出警告。

“在下乃是须弥山大雷音寺的佛门弟子,今来到春并没有任何恶意,想必诸位都知道盘古世界佛道两门,已经与血海的原始人族结为同盟关系了吧?!”杜龙挤出一脸尽可能和善的笑容大声回应道。

“佛道两门确实与我原始人族结为同盟关系,可我又如何能够确定你的身份?!你要是某些别有用心的势力假扮的话,岂不是要给我们部落惹来大的灾祸?!”那名壮汉并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

事实上,这个壮汉就是杜龙认识的清溏岛主姒魁,只不过杜龙三个分身之间的超时空传信只能传递一些口头信息,并不能将姒魁的音容笑貌与灵魂气息也一起传送出来。

故而,此刻杜龙的这个分身实际上却并不认识眼前的姒魁,也不知道眼前这座海岛是不是清溏岛,他只是按照分身给出的坐标一路前进,并不能确定沿途是否有偏离路线。

“这。。。”杜龙倒没有料到对方会如此心谨慎,一时间竟然被噎住了,半晌方才继续道:“敢问这座岛屿叫什么名字?!诸位是否知晓血海之中有一座清溏岛?!”

“清溏岛?!”姒魁神情微懔,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杜龙的问题,而是不答反问道:“你为何会知晓血海当中有一座清溏岛?!”

“呵呵!”杜龙轻笑一声道:“在下有一个同门,不久前曾经在血海清溏岛停留过一段时间,还曾帮助清溏岛的原始人族共同抵御变异海族的入侵!”

“请问你的这个同门姓甚名谁?!”姒魁微眯着双眼,继续开口追问道。

“他名叫杜龙!”杜龙很干脆地回答道,对于此前这些原始人类倒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毕竟对方与外界几乎没有什么联系。

“杜龙?!!”姒魁身体微微一震道:“也罢!那我就告诉你吧!簇便是清溏岛!你若果真是杜龙的同门?!不知你又该如何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里就是清塘岛?!您难道是清溏岛主姒魁?!”杜龙双眼猛然绽放出道道精光,搞了半自己居然站在清塘岛上,却不得其门而入啊!